锦乡里

锦乡里 作者:青铜穗 状态:完本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类别:悬疑灵异

皇孙陆瞻前生与乡野出身贫寒的妻子钦差成亲,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复活回去他松了口气,并打定主意从根源上割断这段孽缘。不想直到一切如愿以偿,他却突然间意外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仅也在始终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并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穿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拜访求娶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宋湘望她半晌,蓦地扯了下嘴角。

她这七年随他浮浮沉沉,也算尽职尽责,如今已经因为他而丢了性命,无论如何,他保会她两个孩子是应该的!她要老天爷也替她看着!

宋裕相貌也十分出众,要不是当时已经成亲,否则被点个探花只怕也是很有可能的。

宋家是燕京人,算不上大户人家,也称不上世代书香,但祖上积累了些薄产,子弟耕读两不误。

但世事总是难如人意。七年前她在菜园里把昏倒在地的陆瞻带回了家,然后就被闻讯赶来的晋王重谢,接着又被请旨赐婚。

不害怕是假的。但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毒,是能一步到位的剧毒。

宋湘容貌出众,少时上街,每每都能收获一大堆人的注目礼,兼之自幼由博学的父亲亲自教育栽培,亲厚大方,知书达礼,按照预想,怎么着也要嫁上个品性好,有前途的夫君,生儿育女,安安稳稳地度过这辈子。

她回想了一下,昨夜依旧是陆瞻入睡后,她四面巡视完才上的床。当时夜色宁静,月如银盘,各家各户都没有动静传来,床上陆瞻的睡容也仍然是眉头微蹙,身姿笔挺,一副头发丝里头都写着即使被迫只能睡上一张床,也要与她分清界限的模样。

他们至少也是生育过两个孩子的夫妻,低谷的时候也是结伴过来的,就是再情不投意不合,再不能接受她的身份,有那道赐婚圣旨压着,那也是要结伴走完这一生的。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丫鬟仍处在兴奋之中,完全没察觉到她的异样:“奴婢说公子回京了,是王妃派人来接的——这是好事啊娘子!公子恢复身份有希望了!”

总之别的人她都不在意,让她至死都无法释怀的是陆瞻。

可惜宋裕身体欠安,少时溺过水,留有不足之症。在翰林院呆了几年,宋湘十岁那年祖母过世,他正好丁忧养病,十二岁时他过世,留下宋湘和母亲以及幼弟孤儿寡母地度日,还有留下祖母主持分家时给他们的三十亩田地。

总而言之,陆瞻的命是他们当中最有价值的这毫无疑问,其次是两个孩子。她是最可有可无的。毒下在碗上,孩子们还小,用的是小碗,他们一家四口,要排除掉孩子还是相对容易。剩下的的碗,不管是她还是陆瞻,总能蒙中一个——大约流着皇室血脉的陆瞻到底命要衿贵些,老天爷也保佑他,所以她便成了陆瞻的替死鬼。

佟庆望着这样的她,半路上硬生生地把脚收了回来。

佟庆是潭州府的驻军将领,朝廷指派监视监管着他们一家的人之一。

她们这样的小户人家,纵然衣食无忧,也受人尊敬,但跟皇亲贵胄,尤其是晋王府相比,那还是完完全全不在一条线上的。说句“出身乡野”,也不算埋汰。

晋王礼贤下士,重信重义,又是皇帝唯一特许留在京中开府的皇子,想来他的话是可信的。

但她仍是凭着自己的心智与修养渐渐得到了上下尊重。

第005章 熊孩子 01-11 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