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为君纲

妻为君纲 作者:晚歌清雅 状态:完本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类别:穿越幻想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了,不紧要。复活成了一个有娘生没爹教的私生女,也不紧要。在家里被人看不起,在学堂被太子、党被欺负,更为完完全全地不紧要。只要你有一个剽悍的娘亲,不会再有一个的剽悍的姐姐,有朝一日,终但是也可以妻为夫纲,妻为君纲。————————————★晚晚滴新书《感帝恩》传上咯,评论交流大家书友,通到车在下面~~“平时在家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


“娴儿记住了。”温娴脆脆地应了一声。

温婉前世是个自由职业者,直白点说,就是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凭着中文系的功底写些杂文啊小说之类的投给杂志赚点小钱。虽然生计维持得有些勉强,但是日子过得却是相当惬意,经常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以致于,某一天,一觉醒来后,就发现自己成了一名名九岁的女童。

“夫人、小姐,到了。”

说起这次进京的事,温婉就有一千个懊恼,一万个悔恨,刚穿过来那会儿,就碰上乡学的会试,温婉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卷子发下来,却原来是让大家以平时所常见的两种东西,各写一首诗。

柳氏转过目光,看向坐在旁边又开始打哈欠的温婉,沉声说:“婉儿也记住。”

“娴儿知道。”

一听这话,柳氏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簌然而下,低低摇摇头,然后将两个女儿往身前推了推,低声说:“就是孩子们一直念着你。”

据温娴所说,妹妹是在学堂被人嘲笑是野孩子,而跟人大打出手,结果被失手推入了河中,溺了水,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另一个温婉。温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原因,所以一时间发生了错乱。但是她也没有回去的办法,就只能懵懵懂懂地做个小女孩,等待着某一天错乱的时空扭正了,或许一觉醒来,就又回到了自己那个乱糟糟的小屋了。

温向东一身天青色的便服,步履轻健,一直以来的优渥生活使得年愈三十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四五的年轻人似的。他快步拾级而下,来到柳氏母女三人面前,柔声说:“辛苦你们了。”

温婉倒确实是不认得这个“爹爹”,从刚才第一眼看到他时,她就开始在心里感叹古代人真是早婚。想她在现代时,三十岁高龄,还一个男朋友都不曾交往过,这古代,人家三十岁的时候,女儿都十几岁了!

温婉是在发觉母亲呆立了半晌没有动静,抬起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泣不成声。温娴轻轻晃晃母亲的手,小声提醒说:“母亲,有人出来了……是父亲大人!”

高门大户,门第森严,柳氏是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踏入温家大门的这一天的。扶着两个女儿下车,一手一个牵着,颤着小步来到气势恢宏的温家大门前,抬头仰望着朱红大门上方高悬着的“温府”两个赤金大字,心中顿时有千百种感慨浮跃而起,一时间化作心酸喜悦的泪水氤氲了双眼。

马车在行驶了一个半月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南洋温家,这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据说,在东望刚建国的时候,温家就已经富庶南洋一带了。俗话说:富贵传家,不过三代,温氏一族却很难得到一直繁荣到今时今日,不得不说是一个令人侧目的奇迹。

温娴适时地轻唤了声“爹爹”,温向东神情一动,当下将温娴搂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小脑袋,低声喟叹:“娴儿都长成大姑娘了。”星目微合间,眼中似乎也隐约有了泪意。随即一转目,看到了呆呆地站在一旁的温婉,连忙躬下身,一把把温婉抱了起来,怜爱地捏捏她肉嘟嘟的脸蛋,轻笑着说:“婉儿怎么呆呆地看着爹爹,不认得了吗?”

“娴儿记住了。”温娴柔顺地点头应诺。

温婉不太明白这世界的礼节,只知道跟着温娴做肯定没错。随即柳氏也跪到两个女儿身旁,拜见了两位老人。

“那婉儿能不能不上学,每天都在家陪着爹爹?”

柳氏一听这话,手蓦地一抖,锐利的针尖就一下子刺入了手指,渗出了红红的一点血星子。放下手中的绣活,转身扶着温娴的双肩,正色叮咛说:“娴儿,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生辰就是甲酉年十月。”

走过一段青石大道,顺着竹荫一拐,就进入了后苑。还没到花厅,就远远地听到前方有人高声叫了声:“来了!夫人和小小姐来了!”紧接着寂静的内院就骚动了起来。

温向东也顺着她的话笑了起来:“对,瞧我!见了东就忘了西了!”说着,当下单手抱着温婉,另一手牵起温娴,大步往门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忘叮嘱两个女儿:“呆会见到老太君和老夫人,可要乖乖地叫人。”

第六章 初相遇 11-21 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