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状态:完本 点评: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类别:历史小说

这是一个奢糜开放的的朝代,世人皆爱牡丹,一掷千金。她叫牡丹,人这突名,更有左手培育出稀世牡丹的技能,只只可惜被人当作了草。幸好她经得风吹经得雨打,经得严冬酷暑。便,她的人生注定一生明艳倜傥。——*——*——*——*——已有近四本VIP《花影重重》《剩女不淑》《天衣多媚》《喜盈门》,坑品有保障,请安心跳坑。钟唯唯:“陛下,今夜您该临幸吕贤妃。”。


刘畅的喉结微不可见地动了动,情不自禁地将目光移在牡丹穿着的那件豆青色绣白牡丹的小袄上,素白的牡丹,偏生有着金黄艳丽的蕊,绣在前襟上,一边一朵,花蕊在日光下灼灼生光,妖异地吸引人。

简介:她本是暮年永帝最为信任的女官,新帝登基,她被迫成为记录安排新帝最隐私之事的彤史,日夜跟随,逃无可逃。新帝傲娇闷骚,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最要紧的是,他居然是曾经被她抛弃的二师兄……拖油瓶,你的亲娘到底是谁?!

刘畅立在帘外低咳了一声,牡丹纹丝不动。

刘畅死死盯着她,妄图在她精致美丽的面容上找到一丝裂缝,看透她伪装下的慌乱与痛苦,失望和悲苦。

刘畅再度黑了脸,好容易涌上的柔情蜜意尽数倾泻干净,转而化作滔天的怒火,他冷笑:“借?我用得着和你借?就连你都是我的,我用得着和你借?给你留脸面,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稍后我就叫人来抬花,不但要这盆,还有那姚黄,玉楼点翠,紫袍金带,瑶台玉露都要!”

不肯要是一回事,被拒绝又是另一回事,刘畅冷笑起来:“不行?你嫁过来三年,始终无出,现在又拒绝与我同房,你不是想要我刘家断子绝孙吧?”

刘畅的心突然软了,这珠子,还是她嫁过来的第二年,十五岁及笄,他随手扔给她的礼物,没想到她还留着,并将它坠到了鞋尖上。他顾不上生气,再度走到她身后,低声道:“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雨荷看见他的动作,吓得一抖,脸上的笑容越发谄媚:“公子爷,奴婢替您打帘子。”

“少夫人,您该午睡了。”一个穿着粉绿色半臂,束银红高腰裙,圆脸大眼的丫鬟走过来,笑嘻嘻地对着甩甩做了个鬼脸,作势要去打它。

刘畅一双略显阴鸷的眼睛在静悄悄的屋子里扫了一圈,道:“少夫人又在午睡?”

已经十多岁,成了精的甩甩根本不惧,怪腔怪调地叫了一声:“死荷花!”那腔调与牡丹身边的另一个丫鬟雨桐娇嗲糯软,还要转几个弯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配上甩甩的怪腔调,怎么听怎么好笑。

刘畅被她一眼看穿,有些恼羞成怒,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立时又被点着,他冷笑着看着她:“雨桐怀孕了。”

牡丹浓密卷长的睫毛在纨扇下轻轻颤了颤,唇角漾起一丝讽刺的笑。十指纤纤,取下覆在脸上的纨扇,慢吞吞地坐起身来,脸上已是一派的温婉:“夫君可是有什么事?”

刘畅立在帘外,透过水晶帘子,把目光落在那张宽大的紫檀木床上,十二扇银平托花鸟屏风大开着,帐架上垂下的樱桃色罗帐早已半旧,黄金镶碧的凤首帐钩闪烁其中,粉色的锦被铺得整整齐齐,并不见有人睡在上面。

钟唯唯:“陛下,这不是臣的职责范围!”

牛嚼牡丹,听牡丹这样说,刘畅的脑海里突然冒出她讽刺过自己的这个词来,他顿了一顿,收回手,沉默片刻,仍然下了决心:“你最近深得我意,今夜我在这里歇。”

刘畅皱了皱眉,把目光落到窗边那张被春日的阳光笼罩了的美人榻上。

牡丹笑出声来:“是,甩甩真聪明。”

深得他意?他以为他是帝王临幸?牡丹垂下眼掩去眼里的不屑与慌乱:“只怕是不行呢。”

新书《司茶皇后》云起首发 11-20 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