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尘序

浣尘序 作者:蛤蟆大仙人 状态:连载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类别:女生言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终会一吐。 桑妭原九天神女,天生我的荣耀百华。怎奈却一门心思无限向往四海歌舞,当被一世历劫弄得鳞伤遍体,纵已满目山河,她却既往不咎。 便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寡情寡义的世道,能让人念念不忘的,仅有债款不偿。 ————此文撰之《山海经应龙与旱魃》适才方过晌午,静谧的小郭就被圜雁桥上的人烟阜盛逐渐侵蚀。。


彼时小聚的仙僚,各自在此哭了一回丧,骂了一回娘。又谋划一桩毒计,相约要拿颜华入画,而后垫在靴中熏他一生臭味腌骨,咒他来日气运不佳最好吃茶撑死,待稍稍泄恨方才忿忿的散去。

恍惚间,我见到父君的昔日好友东王公,他带着一老一少两个生人前来,还扬言要施法为我祛除炙疾。

少年笑道:“殿下可曾拜读过夕梦子先生,所著的《秋月集》?”

至于那南极寿老,他久居长生天南山阁,逍遥如斯,固然有他为仙之道。可眼见鸿钧师祖隐迹在岁月的长河,身为他唯一的嫡孙,颜华不仅袭了无极宫的神爵还机关算尽处处横行。

这也难怪那颜华君如今总是一副恼恨之像,视乎是在等父君给那个暂时任帝一说讨个公道,再不济也划拳论个属,一展他精练至极的划拳神通,一雪先父遗恨,其心叵测不容小觑。

适才方过晌午,静谧的小郭就被圜雁桥上的人烟阜盛逐渐侵蚀。

我思忖半晌不得其解,又落在那里独自发呆,决计不在睬他。

我那时正痛楚难持,经他这么一说悠悠然教我心神宁静。因见他又要挨骂,急忙喘恹恹的抢先道:“两隔不识的重逢?却是句妙话,不过教人好生糊涂。”

果然,至此就生了脚气,可那颜华依旧康康泰泰的健在,始终未尽人意。

想开后,也不在报甚憧憬,听天由命是也。

这一忍,就至今了。

听她一袭话,说着龙皇辛想要去捉神女妭的手,她却‘噔噔’的莲步乱移,委实吓了个结实,歇力的往一旁挪了又挪。

龙皇辛终于还是紧紧抱住了她,神女妭又惊了一惊,几番挣扯周旋了几回,如同瞬间失尽气力,泣不作声任由他抱在怀里,像个木偶。

我岂不知桑棋这厮又要以我的名头,干些满足自个好奇心的勾当?

眼下竟无一处可安放她慌乱的脚步,她怔怔的立在那里,却假装不为之所动。

须臾那老妇就凑近指着神女妭狮吼般嚷道:“呔!那桥上兀的瞎女可是那小妖女的姐姐?”

记得那一回父君用尽储藏的所有的寒冰,可我依旧炙热难耐,到最后就连贴身的衣服都融掉了,也差点点燃了金阙宫的西湘院。

在说我那即成夫婿的神君颜华,此君司掌着三界气运,更何况至那先神娲皇氏泯迹后,唯独的补天玄石炼化九彩神华一籍,就掖在他无极宫中,极少外传,历来都是神君亲手督办。

显然他还不晓得自已经沦为天界笑柄。

第五话 迷茫再起 11-20 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