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脑出血

我与脑出血 作者:啊坤i 状态:连载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类别:女生言情

一个00年的大男孩患脑出血后的真实的故事。从哪里开始呢?。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梦境里我都非常依赖大树叔叔,我也非常信任它,有时候我的想法也不会实现,但我没有怀疑它,我只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做的善事不够才没能实现想法。

我当时就马上蒙了,赶紧拿开纸巾。

她抱着我娇滴滴地对我说“坤,我们该怎么办?”

我母亲走到我跟前,她拿起我的鼻饲管,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注射器,先是从碗里吸出一些水,然后打进我的鼻饲管里。我看着她心想“大树叔叔,快用果汁和肉丸填饱我的肚子,让我母亲知道我已经饱了不用给我打食物了……。”

我没有回复消息,但后来她每天晚上都会来病房找我,我对她的示好也从不拒绝,她给了我安全感。

H:“你躺平,闭上眼睛。”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我醒了,病房很安静,电视声音很小,隔壁病床的斌斌也没有拍背(这天是冬至,大家都在过节)。

写到此处我不由得感慨那时候的自己真是艳福不浅啊,那个样子还能有女孩子喜欢。不像现在我出院在家身边没有任何异性的陪伴也没有什么朋友可说话,只是自己常常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去海边吹风,去找寻生活的美好。这就是我现在真实的生活状态,加上每天的康复锻炼,我没有什么时间怀念往事,回忆青春。

我父母一直守在我的身边,他们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不顾一切代价把我救回来,我在icu里每天的费用都要上万块,我父母没考虑太多便急忙把刚在南宁市区买的房子给卖掉筹集资金给我治疗。

后来的一天,我躺在大厅里的床上做治疗,我父母在一旁聊天,他们走过来对我说“坤,你还不努力点,女朋友说过两天来医院找你。”我傻傻地躺在床上握起了拳头示意好,H笑嘻嘻的帮我做治疗,我知道她也听到了。

我在松岗人民医院icu住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苏醒也没有任何意识,我父母便把我转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这个床位是公司领导通过关系才住进去的,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是深圳最好的脑科医院床位非常紧张。专家告诉我父母“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助我苏醒,先看三个月,如果三个月还没醒过来就没办法了”。这让我父母感到恐慌,他们着急的四处寻医,得知那些大医院没有床位我父亲便花现金请专家来给我看病,但那些专家给出的结果都是三个月还醒不过来就没办法再醒过来了。很多亲属甚至医生都劝我父母放弃我,但我父母并没有放弃我而是坚持把我救回来。

在多次求助大树叔叔无果后,我开始想办法自己清理,我没有一点力气,我选择了一个最懒的办法:我把头缓缓转过一边(我转头的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我的脖子很僵硬。),当我把头全部偏向一边后我轻轻张开嘴巴,痰就这么慢慢从我嘴里流出来,痰流在枕头上(我能看到枕头是粉色的、毛绒绒的,这应该是我父母自己买的。),痰粘在我的脸上黏糊糊的,然后我又把头转过另外一边清理嘴里的痰。整个枕头都黏糊糊的,我没想太多,把痰清理干净后我就很快昏睡过去了。这个过程是没有人看到的,若是有人看到,他肯定会叫醒我的,但是没有。

但是我刚患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晚上我和小女友躺在病床上,她躺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柔软和芬芳,这是她的身体。

只见那个中年女性把吸痰管放进那个男人的气切,“滋滋——滋滋——”,那个患者躺在病床上,四肢直直的竖了起来(顺便提一句,虽然吸痰管插入气切的部分越深就可以把痰清理得越干净,但对患者的气切伤害也是非常大的而且反应也非常激烈,这个昏迷的患者都被吸得四肢竖起,你们自己想想就知道这个过程有多痛苦了。)。

我的想法并没有成真,我母亲一点点地往我的鼻饲管里打入食物,我能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花,她应该是刚刚哭过的,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我母亲每天以泪洗面,我不知道她哭过多少次,我只是感到心疼。)。

我的脑袋感到一阵剧痛(脑血管破裂),这种疼痛是我无法忍受的,我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在潜意识中产生出这么一句话。

春节过后,我的小女友也来医院找我了,她是我的初恋,在高中上学时我们就在一起,后来我离开学校就和她开始了两年异地恋。她是个小巧的女孩,一米五几的个子总是蹦哒蹦哒地在我身边,她很依赖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我在身边,我也一直保护着她。我和她提过几次分手,但每次她都扑到在我怀里大哭,这让我很心疼。我没患病前还是蛮多女孩子喜欢的,不是我吹,我每换一个工作都会有女孩子追。扯的有点远了,还是说说我的小女友吧。

她突然哭了,泪水吧嗒吧嗒地落下来打湿了我的肩膀,我说不了话只能拿着手机打字给她“你怎么了?”

第六章.这一年很简单,遇见她我很喜欢。③ 11-19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