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家庭特殊

醋谭从来不带朋友回家,李丽蜜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虽然都只有一次,但李丽蜜是去过醋谭的两个家的。

醋谭不想让同学到家里来是有原因的。

一来,是担心自己的爸爸妈妈思维模式太过惊悚,把同学朋友都给吓跑了,毕竟醋先生和谭女士,都很难被列入“正常人”的行列。

二来,说是有两个家,可是醋谭的家长一个比一个忙,家里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人。

家里“一片荒芜”、毫无人气,是醋谭不愿意带同学回去的另外一个理由。

醋谭从来不邀请,李丽蜜也很有默契地从来没有提过要求。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都好得和一个人似的了,却从来没有去过对方的家,也是有点说不过去。

既然刚刚在电话里面已经确认,可能会吓到李丽蜜的自家老爸还没有回家,那这会儿带唯一的死党去爸爸家小坐一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所谓了。

谁让今天想要到家里看看的这个人是李丽蜜呢?

这可是什么秘密都可以分享,什么事情都可以例外的首席闺蜜。

醋谭二话不说带着李丽蜜去醋爸比家,原以为,等待着她和李丽蜜的肯定会是一座空房子。

最多也就遇到做饭或者打扫卫生的阿姨,没想到,一进门就发现屋里居然还有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儿?”醋谭见到人之后,招呼也没有打一个,就直接发问了。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诶呀,你今天这是带同学回来了啊?”气质女人有点好奇地看着醋谭,不知道是想要看新鲜还是看热闹。

“对,这是李丽蜜,我死党,她说要来家里看看。”说完就转头和李丽蜜介绍:“这里就是我爸家,这一位是和我爸非法同居的女人。”

醋谭介绍人的方式,怎么听都像是带着很强的攻击性。

但是气质美女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好声好气地问醋谭:“你今天这个点回来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要择个校,李丽蜜要去双十中学,我派位没有派到那边去。”醋谭说要择个校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我想吃一个苹果。

“择校啊?你爸当年为了你念小学,不是头发都想白了才想出来的‘打肿脸充胖子’去纳税的办法吗?你还找他,你不嫌麻烦啊?”气质女人也有说话犀利的时候。

“我爸就算是头发真的想白了,那也是想出来了啊。那我不找我爸,我难道还指望你啊?”醋谭对待犀利的回应,就是要比犀利更犀利。

“你当然可以指望我啊。”气质摆在那里,说什么话都自带气场。

“真的假的?你能比我爸还厉害,你身上有择校资格?”醋谭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有些疑惑。

“怎么能没有?你爸还得费劲心思搞个纳税大户的名号,换我这儿,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气质美女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带着气场都变强大了。

“此话当真?”醋谭听完,立马就两眼放光了。

“那是自然。”气质美女带点鄙视地看着醋谭,好像在说,就这么点小事,至于兴奋成这样吗?

“如何证明?”醋谭一点都没有把对方鄙视的目光放在心上。

“不用证明啊,你爸没和你说,和他非法同居的女人是双百计划领军型创业人才吗?我要是没有择校资格谁还会有?我这可是明文规定的,不是什么隐晦的‘巨大贡献’条款。”气质美女说道“巨大贡献”的时候,脸上的鄙夷之色就更甚了。

就知道用钱解决问题,算什么本事?

“啊哟哟,这么厉害呀,你要能把这事儿搞定,你就是我亲妈。”醋谭瞬间就变脸了,态度那叫一个亲昵。

要不是气质美女一脸嫌弃地把醋谭往外推,醋谭就差直接一口往人家脸上亲过去了。

李丽蜜在一旁看得叹为观止。

但凡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可能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和自己的爸爸同居的女人吧?

“刚刚带你去的是我爸家,今天有和我爸非法同居的女人在,我爸家是不能待了,我带你去我妈家看看好了。”事情既然都解决了,醋谭就拉着李丽蜜从爸爸家里出来了。

见好就收,该闪人的时候,绝对要走的干脆利落,不要留下来坏人好事招人烦。

“现在有点太晚了,要不改天吧,我还要回去写作业呢。”李丽蜜没有想过一天要去醋谭的两个家。

而且她要是一下子两边都去了,醋谭回头又要求去她家看看要怎么办?

“晚什么呀?我爸家六号,我妈家八号,两栋房子就隔着一个小花园。”醋谭才不想让好不容易过来一趟的闺蜜,一来就直接回家。

“啊?你爸爸妈妈离婚了,为什么还住的这么近啊?”李丽蜜叹为观止的程度又更进了一步。

“你问我,我哪知道啊?他们两个奇葩。估计是想要看看离婚之后,对方过得到底有多惨,以此来增添自己平日生活里面的乐趣吧。”醋谭回答得一脸无语。

“这样都行?”李丽蜜感觉自己像是在听天书。

“怎么不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说话间,醋谭带着李丽蜜来到了八号。

熟门熟路的进门之后,就发现,原本应该空荡荡的沙发上,坐了一位气场不强但颜值超高的大叔。

“你怎么会在这儿?”醋谭无语,平时哪个家都没人,今天怎么哪儿哪儿都能碰到。

今天这一个一个是什么回事,这才四点多,都没有到下班时间好吗!

这个男人得是有多懒,多么不务正业?

“听说你妈今天会回来,我就在这里等她了。”大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干了坏事被抓包。

“那你就等到天荒地老吧。”醋谭翻了个白眼,然后有点不情愿地转头给李丽蜜介绍:“这是我妈家,这一位,是和我妈妈非法同居的男人。”

“天荒地老?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妈今天不会回来?”帅大叔听人说话的重点很是诡异。

他压根就没有听到醋谭是这么介绍他的,唯一关注的点居然是在“天荒地老”这四个字上。

“我又不找你办什么事,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醋谭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了满满的“唯利是图”。

“小姑娘,话不要说这么满,来日方长,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会需要我的帮助了。”帅大叔一脸自信地看着醋谭。

“倒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道理。你人笨就要多看书,去重温一下《镜花缘》第四十六回。

言尽于此。

我要送我同学回家了,她长得好看,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我等下还回来这里,我妈要是不想见到我,你就让她别回来了。”醋谭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掉了。

“和你妈非法同……呃……刚刚的那个叔叔好帅,你妈家也好大……”李丽蜜说话有点衔接不畅。

她想说和“你妈非法同居的男人”,但这一串字,李丽蜜怎么都没有办法说得像醋谭那么顺口。

李丽蜜其实不太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

她真正想问的是,这房子是你妈妈自己买的?还是你爸爸以前给你妈妈买的?

如果是你爸爸给你妈妈买的,那他对你妈妈和帅大叔在他买的房子里面同居没有意见吗?

这可是两隔壁啊!

但这些问题,向来有点端着的李大淑女是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的。

最后纠结来纠结去,就只问出一句:“你妈也是做生意的?”

“你说我妈啊?她艾滋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