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纳税大户

醋谭的爸爸根本就拿钻进牛角尖里面出不来的醋谭没有办法。

既然已经错过了能醋谭念实验小学的最佳时机,那就只能亡羊补牢了。

不然“人小能量大”的醋谭小朋友,随便使上那么一点点小力气,就可以直接让他的公司停摆。

醋谭一闹起来,战斗力绝对是全天候24小时在线的。

就算是睡觉,醋谭都可以做到,左手拿着公司的电话线和老爸的手机、右手怀揣着台式机电源线和笔记本电脑、双脚再勾着父亲大人的一条大腿。

遇到醋谭战斗值爆表的时候,老爸别说是去工作,就连想要去个卫生间,都是相当困难的。

说是寸步难行,也并不为过。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去最好的小学念书这件事情,是只要拼拼爹,就可以的。

实验小学除了划片区进去、被特招进去、找人开后门进去,还有另外一种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择校。

择校和比较常见的特招有很大的区别。

特招的资格是由学生自己获得的,而且去的学校是特定的某一所。

择校的资格是必须要经由父母的努力才能被授予的。

所谓择校,就是随便想选什么学校就选什么学校。

能拿到择校资格的父母,少之又少,所以择校生是比特招生稀缺得多的“资源”。

在这座国际花园城市,父母因为某一项成就,而拥有的择校资格,也不是永久的。

一次性使用,用完就直接取消的。

相较于择校资格的获得,想要去心仪的小学念书,反而是要容易得多的。

可醋爸爸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醋谭就读实验小学的问题,才是此刻火烧眉毛的问题。

老醋已经被挂在他身上的“考拉”女儿给彻底地折腾无奈了。

醋爸爸给全公司的员工放了两天假,帮忙研究特区的入学政策。

最后找到了一条比较隐晦的,并不算是明文规定的政策——对本区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的子女,可以在辖区之内选择学校。

找到这一条之后,醋爸爸就开始让人连夜深度解析“贡献”的含义是什么,“巨大”的标准又是什么。

最后的结论,竟是出奇的简单。

能够量化经济贡献的指标只有一个——纳税大户。

醋谭七岁的时候,醋爸爸的公司还算不得太大,而且政府也是鼓励企业家合理避税的,公司上一年缴纳的税,离纳税大户还有很大的距离。

醋爸爸为了醋谭“有书可念”,或者,从根本上来说,是为了自己的“有班可上”。

当机立断。

该纳的,纳。

可纳可不纳的,纳。

不该纳的,上赶着也要纳。

硬生生的“打肿脸充胖子”,成为了实验小学所在的思明区的纳税大户。

醋谭那个时候还小,并不了解自己那个从来都不怎么靠谱的醋爸爸,为了她念小学的事情,付出了多少的金钱和努力。

不懂归不懂,醋谭还是在心里给爸爸发了一朵小红花。

爸爸是好爸爸,信守承诺,让她可以和李丽蜜继续做同学、死党加闺蜜。

小朋友的友谊,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直白,醋谭把李丽蜜看得比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重要。

…………………………

一晃六年,小学即将毕业。

小升初的考试,醋谭毫无意外地考得一塌糊涂。

整个实验学校就找不出几个比她考的还差的人。

按理说呢,初中一样是划分学区就近入学的,醋谭和李丽蜜还是有很大的几率被派位到同一所中学的。

可人家资优生李丽蜜和醋谭这种半吊子的学生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李丽蜜因为游泳特长拿到了一中的特招资格,又因为舞蹈的特长受到了双十中学的青睐。

一中和双十,是全市最好的两所中学,不相伯仲,各有所长,颇有点清华和北大之间的那种竞争的感觉。

能够上实小的,多半都会被派位到一中和双十的初中部,只有一小部分会去到大同中学。

醋谭被派到了一中,李丽蜜很遗憾地被派到了算不上重点初中的大同。

可人李丽蜜有两个特招生资格在手,轻轻松松地自带“择校”功能。

醋谭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和李丽蜜能不能上同一所中学的问题。

让醋谭始料未及的是,李丽蜜居然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就直接选择了双十。

李丽蜜的选择让醋谭心里很不是滋味。

说好的做一辈子的同学呢?

想当年,她为了和李丽蜜上同一所小学,可是竭(撒)尽(泼)所(打)能(滚)。

醋谭觉得李丽蜜抛弃了自己,明明是很多年前就已经约定好的事情,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醋谭直接就彻底不理会李丽蜜了,即便那是她小学时代,唯一的一个朋友。

“如果可以,我做梦都想和你一起去一中。

可是我妈妈觉得我去双十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一中是体育特招,双十是艺术特招。

我妈说,女孩子自然是要做艺术特招生。

我要是去了一中,肯定就要天天练游泳。”李丽蜜满眼含泪,哭得梨花带雨。

“你确定不是因为我现在长得太丑了,你觉得和我做朋友很丢人,所以不想初中继续和我做同学了?”醋谭话里话外还是有点难过。

“怎么会,我从认识你开始,你就是最好看的。

谁敢说你难看?谁说我不理谁!

而且你不是很快就要开始做牙齿矫正了吗?

等到了初中,你就肯定又是比我还好看的校花了。”李丽蜜用特别有说服力的语气和醋谭说话。

“真的吗?那我回去问问我爸。”醋谭瞬间换脸,笑靥如花。

“问你爸做什么?”李丽蜜有些不解。

“择校啊,我小学不就是那么进去的吗?”醋谭什么事情都和李丽蜜分享过。

“你是说,你爸爸勉强做了一回纳税大户这件事情啊?

我听说那个理由也只能择校一次的,你都浪费在小学入学了。

初中你就好好努力,说不定你成绩好了,我们就还可以考上同一所高中。”李丽蜜经常打击醋谭这不求上进的性子。

“初中都还没有念说什么高中,三年不能和你在同一片校园的天空下生活,我肯定就直接不念书了啊。没有你,我念书还有什么意思?”在醋谭眼里,学习什么的都是浮云,只有李丽蜜才是最重要的。

“择校哪是随随便便,说择就择的?你之前可以择一次校,已经非常幸运了。”李丽蜜经常会被醋谭“朽木不可雕”的架势,给弄得非常无语。

“切,我爸不行,那我就去闹我妈,他俩既然离婚了,也总得一人做出点贡献才对。”醋谭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

“你妈也是纳税大户?”李丽蜜有些吃惊。

“不是啊,我妈做的事情好像不怎么需要纳税,听说都有免税政策。

总之我不管,我先去闹我爸。我爸要是不行,那我妈就必须行!

一人往死里闹一回,这样才公平。”醋谭的人生观,多少也有些扭曲。

醋谭是个行动派,想到就直接打电话:“爸,我有事找你,你等下下班回哪里?”

“下班当然是回自己家啦,你有事就先回家等着吧。”醋爸爸正在忙,简明扼要地回答完就挂了电话。

李丽蜜见醋谭打完电话,略带探寻地问醋谭:“我可以去你家看看吗?你还从来没请我到你家里去过呢。”

~~~~~

【今天的更新就这么华丽丽地结束啦~

改签约状态之前,一天都只会有一章。

是不是觉得不够看呢?

那就先看看《香爱》前传《邂逅调香师》吧。

《邂逅调香师》是小墨的第一本书。

只有将近40万字,是一本温暖而又治愈人心的爱情小说。

调香、马术,一根网线,一个美丽的意外。

———————书友全订群:454173】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