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说话算数

梦醒之后,醋谭坦然地接受了自己龅牙的事实。

再怎么难熬,也只要再熬一年最多两年就过去了。

等到咱牙整好了,等到咱上了初中了,怎么也能把丢失已久的校花头衔给拿回来。

妥妥的~

既然不是没得救的“绝症”,那就都不是事儿!

醋谭的小学生涯,尽管不是那么开心,即便不受同学待见,但也并非没有一丝光亮。

至少,她还有一个一直相伴成长的好朋友、好同学、好死党——李丽蜜。

醋谭和李丽蜜是幼儿园的同班同学。

那会儿,幼儿园有好多个年级、好多个班。

在所有的同学里面,醋谭是“园花一号”,李丽蜜是紧随其后的“园花二号”。

到了小学,在醋谭长残的时候,李丽蜜倒是出落的越发美丽了。

正常来说,应该是物以类聚,没有长残的不应该和忽然长残的继续聚在一起。

醋谭的大部分儿时玩伴和“仰慕者”都离她而去。

但李丽蜜并没有因为醋谭残了,就嫌弃和疏远她。

相反地,她从来都坚定坚决地站在了醋谭的身边,不仅不嫌弃,还经常帮醋谭打抱不平。

回击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嘲笑和针对醋谭的人。

小学的这些年,李丽蜜是当仁不让的校花,有很多的朋友,人缘极好。

因为长残而导致性格古怪的醋谭,则是就只有李丽蜜这一个朋友。

醋谭总是会担心,哪天一个不小心,丽蜜就和其他小伙伴一样,不和自己好了。

这样的话,她连唯一的朋友都没有了。

但醋谭的担心基本上都是多余的。

李丽蜜朋友再多,也从来都不会冷落醋谭。

李丽蜜是醋谭可以分享所有秘密的人。

人间好闺蜜,说的就是李丽蜜这样的人。

从性格上来说,醋谭和李丽蜜绝对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人。

醋谭从小就不务正业,尤其不喜欢学习。

幼儿园的时候,自然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多少人比学习成绩。

多半就是比比才艺,唱唱歌、跳跳舞,再不然就小小地背几首唐诗、蹦出来几个英文单词什么的。

这种事情,要不了多少努力,随便应付应付也就过去了。

更多的时候,幼儿园里真正比的,还是爸爸妈妈的手工和拍照水平。

但是到了小学,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学习成绩是衡量一个小学生成败的重要标准,没有之一。

小学时代的醋谭,长得丑就算了,成绩还特别不好,为人更是不求上进。

整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罐子破摔的德性。

不爱念书的小孩多了去了,但以念书念得不好而自豪的醋谭,还是有够特立独行的。

如今这个攀比要从娃娃抓起的年代,念书这件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家长拼死拼活、卧薪尝胆、孟母三迁。

然而,除了极少数特别有自主能动性的孩子,多得是不怎么会把学习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熊孩子”。

什么从娃娃抓起,什么赢在起跑线,什么学区房,那都是对爸爸妈妈的要求。

和“念书的主人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醋谭除了不爱念书,还是三分钟热度。

根本就没有坐下来好好学习一技之长的主观能动性。

长得不好看、没有一技之长、考试成绩还经常垫底,这样的小孩子,在念书这件事情上是肯定没有什么前途的。

不求上进的性格,再加上醋谭特殊的家庭状况。

醋谭的爸爸和妈妈管自己的事情都还管不过来,压根就没有时间去管醋谭学习上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醋先生和谭女士是学习无用论者。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并非是因为没有文化的。

相反,这两位都是高智商、高学历、高颜值的三高人士。

因为自己什么学历都有了、什么名校都念过了。

所以他们从来都不觉得小孩子一定要念书才能有出息,更不会把“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希望寄托在小孩子身上。

对于老醋和小谭来说,他们的娃儿,只要快乐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一无所长,还懒得“一骑绝尘”的醋谭,在教育理念奇葩的“特殊家庭”长大,当然是不想念书就不念书。

既然老爹和老妈都不觉得自家的小孩有认真学习的必要,醋谭自己又何必自作孽呢?

读书不好,就可以少念几年书,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父母对于子女念书问题的处理,多半是有钱的买学区房,没钱的竭尽所能培养孩子的特长。

醋谭属于前者,李丽蜜属于后者。

醋谭和李丽蜜是两个极端。

醋谭从小就热衷于“混吃等死”,李丽蜜则是品学兼优、才艺出众。

真正特别好的学校的学区房呢,大都在比较老旧的老市区,醋谭的爸爸有钱,所以早早地就买了实验小学的学区房。

醋先生和谭女士虽然观念特别超前,但在孩子念书的事情上,为了“掩人耳目”,做做样子总还是要有的。

李丽蜜要上实验小学,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家里都买了学区房的醋谭,也早早地就和李丽蜜约得好好的,要在小学继续相亲相爱。

那个时候,有朋友,有闺蜜,并且颜值还全面在线的醋谭,是觉得未来无限美好。

可学区房和学位,向来就管得严。

眼看着就要升小学了,醋谭的爸爸妈妈才知道,如果不实际居住在学区房之内的话,这学区房买了和没有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醋先生和谭女士是事先不知道有这样的要求。

但就算是知道了,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都不是那种可以为了自己的小孩,在老旧的小区至少“蜗居”个一两年,以达到醋谭入学要求的人。

“你们不是说,你们离婚了,不会影响我的吗?

你们不是说会让我快快乐乐的成长的吗?

你们不是说我想去实验小学就能去实验小学的吗?

你们不是说要让我和我好朋友小学也念一个班的吗?

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答应了我好朋友要一起去实验小学的吗?

要是去不了实验小学,我最要好的朋友都没有了,还念什么书啊?”知道爸爸妈妈没有把答应得好好的事情事情办好,醋谭就差分别在爸爸和妈妈面前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人家李丽蜜的家长,连个学区房都没办法买,还想方设法地把丽蜜弄进了实小。

自家的爸妈怎么能这么不给力呢?

这都快要入学了,居然只会搞乌龙,一点都靠不住。

简直就是没有把女儿的事情放在心上啊,有木有!

“哦,爸爸的小醋宝贝是不想念书啊?那你就玩儿去呗,你去国外找你表姐,或者回老家找你外公外婆什么的,爸爸放你一年假好了。”醋爸爸觉得自己非常快速地抓住了醋谭说话的重点。

醋爸爸腹诽:这小妮子,不想念就不想念,有必要拐这么大个弯子吗?

醋爸爸简直就是一个奇葩,就没有见过义务教育还建议女儿推迟一年“上战场”的。

义务教育法允许家长干这样的事情?

“谁要放假了,我都说我要和李丽蜜在实验小学做同班同学了!

你这是存心不想管你女儿死活对不对?

我告诉你,我要让妈妈给我找新爸爸,我要跟新爸爸姓。

什么醋是最重要的七个姓氏之一,我要让醋变成没有人要姓的姓氏。”醋谭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

老爸很忙,老妈也很忙,醋谭要是不闹腾闹腾,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好在,醋谭并不是特别需要存在感的人,所以真正闹的时间也是凤毛麟角。

但醋谭小朋友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不闹则已,一闹惊人。

醋谭的闹,不是那种在家里闹闹就算了的。

她可以像考拉一样,直接粘在爸爸老醋的身上。

从家里闹到车上,从车上闹到公司,再从公司一路闹回来。

醋谭并非喜欢无理取闹,但多少有点得理不饶人。

如果明明已经答应好的事情,却临时变卦,不管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就算是天塌下来了,在醋谭这里,都是不能够得到谅解的。

老醋被醋谭闹得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只能向女儿保证,会竭尽所能地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竭尽所能有什么用?

你要是没有办法让我和李丽蜜同一个班,那我书也不念了。

你公司的位置让给我坐,我明天就去你的公司上班。

一直上,一直上,一直上,上到我和丽蜜同班的那一天为止。”醋谭人小“志气”可不小。

老醋头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当时怎么就随口答应了自己的女儿要上实验小学的要求?

而且他也并不是嘴上随便说说、说完就忘的那种人。

在女儿面前,说话必须算数的原则,醋爸爸比谁都清楚。

这也是为什么,醋爸爸一答应完,就直接找人帮忙买了学区房。

醋爸爸是在给醋谭买学区房的那一年,把公司搬到现在的这座海滨城市的。

学区房,顾名思义,不就是买了房子就能上学的意思吗?

怎么还需要买的学区房是家长名下唯一的房产,并且还是实际居住的地址才能入学?

这都什么和什么呢?

醋爸爸是想当然了,他以为,醋谭的妈妈肯定会了解一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做。

有什么问题醋谭的妈妈肯定会通知他,毕竟谭女士可是比他早来了两年。

也怪他自己,没有花点时间了解一下如今这座城市子女就学的政策是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