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相抽搐

长相是人的第一张名片,名字是第二张,醋谭的第二张名片已经可怜的不要不要的了,第一张名片怎么都应该稍微给力一点才公平,对不对?

不都说,上帝是公平的,他关上了一道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可上帝一定忘记了,现如今很多的窗户,都是防盗窗。

窗子就算是打开了,防盗网还依然会在坚守。

除了各家各户的防盗窗,还有各种高级酒店的“防跳窗”。

为了防止客户轻生,很多高海拔酒店的窗户都是只能开小小的一条缝的。

想要把这样的窗户当成可供人类进出的门,其可能性,微乎其微。

总之呢,上帝的窗,开与不开,很多时候,是根本就没有区别的。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可俗话一定忘了告诉你下一句——龅牙毁所有。

现实总是那么的残忍。

对于女孩子来说,小时候长得好看,并非真的好看。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办法保证自己长着长着就不会长残了。

小小的醋谭,最最没有办法理解的事情是,幼儿园的时候,她还是公认的一朵“园花”,怎么一到了小学,不仅名字开始被人嘲笑,连长相都开始变得对不起观众。

乳牙期的醋谭,明明是一个人长相精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小姑娘。

怎么到了换牙期,嘴里新冒出来的那些恒牙就莫名其妙地开始横冲直撞。

这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不是一颗牙不听话,而是颗颗都飞扬跋扈。

醋谭的第一颗牙齿“长歪”之后,美美哒妈咪就心急如焚的带她去看最好的牙医。

虽然妈咪一再和醋谭强调,她这个女儿是多余的、是不请自来的,但妈咪对醋谭的颜值还是相当上心的。

妈妈在意醋谭的颜值,倒并不是有什么待价而沽的想法。

主要是因为她平时太忙,没有什么机会带女儿出门。

女儿要是长残了,不明真相的人肯定觉得生这个娃娃的人,长得也不怎么样。

是可忍孰不可忍。

医生看完,说小姑娘这牙齿,难看是难看了一点,但也到不了严重畸形的程度,最好等到十二岁左右,恒牙都长齐了,再一次性就纠正会比较好,不然长一颗牙弄一次可能会有会有很多重复工作,还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说话的人,是国内牙齿矫正领域的顶级专家。

明明把颜值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妈咪,居然就这么妥协了。

七岁到十二岁,基本上就相当于是一整个小学年华。

小学是接受教育的初级阶段,小学生的宽容度一般都比较低。

貌似已经懂事但又不是真的那么懂事,最是喜欢排除异己的时候。

在幼儿园,醋谭根本就没有人针对,名字奇怪算什么,光靠那一张脸,在幼儿园就有够讨老师和同学的喜欢了。

可这到了小学,好像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公主系的长相,野兽派的牙,这么强烈的对比,每每都能让人笑掉大牙。

醋谭如果生来就丑,从来都没有美过,那搞不好也不会有什么伤心和难过。

可她明明好好的幼儿园“园花”,怎么能忽然丑得对不起观众了?

小学伊始,醋谭同学就开始对人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醋谭无比怀念幼儿园时期的自己,那时候的她,长得好看,朋友也多。

如果可以选择,如果梦的主宰者不是想要直接把她弄残废了,醋谭觉得自己可以拿很多东西出来交换。

她可以不要大大的眼睛,不要高挺的鼻梁,不要标准的鹅蛋巴掌小脸。

随便哪一点,她都可以用来交换一口说话不漏风的,稍微规矩那么一点点的、正常那么一点点的牙齿。

可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心想事成呢?

就算有,梦的主宰者也不会同意随便想拿什么换就拿什么换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是这么想的,以后就真的不会后悔吗?

假如真的可以做有条件交换,一个人又愿意为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付出什么代价呢?

醋谭真的愿意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而变成眯眯笑眼塌鼻妹吗?

人,好像还是要知足才会常乐。

都说女大十八变,那从理论上来说,十八岁之前的长相,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可这些道理,七岁的醋谭又怎么会懂?

让耐心地等到十二岁,对于七岁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太遥远的未来。

伤心、自卑、难过,一样都不可避免。

醋谭不想跌落“神坛”,不想从众星拱月的白醋公主变成龅牙小妹。

医生说的后遗症是个什么鬼?

小小的醋谭压根就不想理会。

莫名其妙就拥有了一副让人看了想要抽搐的长相,美美哒妈咪明明就知道,怎么能说妥协就妥协了呢?

妈咪不是向来都是颜值至上的吗?

脑子转不过弯来的醋谭,开始钻牛角尖。

她第一次尝试在自己的梦里和梦的主宰者“讨价还价”。

醋谭说自己愿意用身上任何一个长相上的优点,来交换一口让人看了不反感的牙齿。

这样的要求,醋谭做梦的时候提过很多次,但主宰者一直都没空搭理她。

唯一的一次搭理,又直接把谭醋给吓醒了。

梦的主宰者回复说:

“不要再对你的牙齿抱有什么幻想。

我对你的长相特点没有兴趣。

如果你真的想要交换,那我就要收走你的一种感官意识。

可以收走你的视觉功能,让你成为瞎子。

可以收走你的听觉功能,让你成为聋子。

也可以收走你的语言功能,让你成为哑巴。

还可以……”

梦的主宰者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醋谭就直接从床上崩了起来。

天呐,这也太吓人了,主宰者想要的,没有一个是醋谭愿意给的。

而且,主宰者回应醋谭梦里所求的时候,醋谭都已经快要十岁了。

都已经是可以看到曙光的年纪了,再有个一两年就可以开始矫正牙齿了。

已经“悲痛欲绝”了好几年的醋谭,怎么也不会愿意因为自己的一口龅牙,直接变成残障人士。

醋谭再也没有尝试在梦里和主宰者“谈条件”了。

因为主宰者在梦里警告过她,如果再次企图在梦里挑战他的权威的话,就不会再给选择的机会,而是直接收走醋谭身上,他最想要的一种感官意识。

醋谭对梦的主宰者有天然的敬畏。

所以,她变得很乖,她不敢再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她学会了默默等待。

可命运却和醋谭开了一个玩笑,毫不客气地在她的牙齿重获新生的时候,收走了她的一种醋谭与身俱来的感官意识。

梦的主宰者帮她做出了选择,是幸运,还是不幸?

如果当时,在主宰者愿意给她选择权的时候,醋谭就主动上交自己的一种感官意识,她还会不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当然这都是好些年之后的后话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