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肤白如醋

相爱,简单的两个字,复杂的一件事。

至少醋谭从来都不知道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这多半是因为醋谭自幼成长的家庭环境实在是太过与众不同了。

醋谭这两个字,并不是想要写醋坛打错了字,也不是什么外号或者昵称,而是一个真真正正、实实在在被写入了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名字。

醋谭的爸爸姓醋,妈妈姓谭,这两个字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组合成了醋谭的姓和名。

很多家长都这么给孩子取名字,简单直接里面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情意绵绵。

没毛病~

可是好好的女孩子,叫醋谭。

这样真的好吗?

醋谭的大醋姓,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杜撰出来的姓氏,而是有着悠久历史文化传承的。

早在西周时期就有馈食礼祭司醋人这个“职业”。

“司醋人”里面的“醋”字慢慢转化成了姓氏,妥妥的一个绵延了几千年的古老姓氏,渊源流长。

作为稀有姓氏的传承人,从小,爸爸老醋就坚持不懈地给醋谭小朋友灌输——“醋姓是我泱泱中华最重要的七个姓氏之一”的理念。

从醋谭三岁开始,醋爸爸一逮到机会就问自家闺女:“小醋醋,你知道自古开门七件事是什么吗?”

“自古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醋谭小朋友奶声奶气地回答了爸爸的提问。

“小醋醋真棒,你要记得,这七件事情里面,没有一件是小事,也没有一个不是正儿八经的姓氏哦。”醋谭的老爸很少这么循循善诱地说话。

说到底,老醋大人拐了这么大的弯,还是为了强调“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七个字都是“真实有效且合理合法”的姓氏。

到了五岁的时候,醋谭小朋友“从善如流”,和大多是小女生一样,喜欢上了白雪公主。

醋爸爸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父亲大人“语重心长”地和醋谭强调,可以姓醋,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小醋醋,你知道醋还有白醋吧?

正因为如此,你一生下来就肤白如醋,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

你要是一不小心姓了酱,那就只能是小黑妞一个了。

就没有办法做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的白醋公主了,知道吗?”

醋爸爸忽悠起自己的女儿来,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五岁的小女孩子,最是爱美之心爆棚的时候。

似懂非懂的醋谭,因为自己的姓氏“美得像公主”,而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

或许,在醋爸爸的内心深处,他对自己的姓氏是没有什么自信的。

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费劲心思地“从娃娃抓起”,时不时就热衷给自己的宝贝女儿灌输这股子“歪理邪说”。

醋谭换了两所幼儿园,各路小伙伴好像也没有觉得醋谭的姓氏有多么的特别。

那会儿,要么是因为醋谭长得太卡哇伊太惹人喜爱了,要么就是没有多少人知道“醋谭”这两个字隐含的“现实意义”是什么。

可打从醋谭念小学开始,就意识到被自己的无良老爹给忽悠了。

什么可以让她美得像白雪公主一样的姓氏,简直就是信口胡诌。

姓酱就一定得是黑酱油吗?不是还有“白里透红”的千岛酱,“红不隆咚”的番茄酱吗?

如果她的姓氏真的比别人重要,还比别人美,那为什么每次老师点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同学们就会哄堂大笑。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努力“维持秩序”。

老师让同学不要笑的时候,自己还经常忍不住。

等到醋谭喊“到”,老师找到人之后,紧接着就会问:“真的有醋这个姓啊?”

老师强忍笑意的表情,比哄堂大笑的同学还要更恼人。

醋大宝宝可是很傲娇、很爱面子的。

于是乎,醋谭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给自己换个姓氏:“爸爸,我决定了,我不要姓醋。”

“小醋醋,你爸爸我姓醋,你就只能姓醋了,你不要姓醋的话,你需要换一个新的爸爸了。”醋爸爸对自己在女儿心里的地位还是很有信心的。

“真的呀?换了新的爸爸,就可以不姓醋了吗?那我让妈妈赶紧帮我找个新爸爸来。”醋谭说着话,就愉快而又蹦蹦跳跳地跑去找妈妈了。

醋爸爸这回是自视过高了。

有道是,爸爸诚可贵,面子价更高,若为姓氏故,二者皆可抛。

“妈妈,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一个新的爸爸,只要不姓醋就行的那一种。”小妮子醋谭,说起话来,已经颇为严谨了。

小小的醋谭这会儿是真心觉得,妈妈找新爸爸事小,本姑娘要换姓氏事大。

“不姓醋的新爸爸就行啊?所以,你不是想要新爸爸,是不想跟你爸爸姓,是吧?”妈妈看问题,总是那么一针见血。

醋谭点头如蒜,妈妈不愧是妈妈,不仅人长得好看,智商还这么高。

“这事儿简单,你可以跟妈妈姓啊。

你爸那老醋头,根本就是一个瞎了眼还不会取名字的。

你妈我当时怀孕的时候,老臭醋非说我肚子里是个男孩,还说生出来要叫醋谭子。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你说是不是?

还好是你妈我争气,没有生个儿子,哪有男孩子叫‘醋坛子’的?

简直荒谬!

我和你爸爸离婚,说到底就是你爸不会取名字导致的。

这件事情,你那又酸又臭的醋爸爸绝对是罪魁祸首,你知道吗?”妈妈小谭话里话外都表明自己是坚定坚决地站在醋谭这边的。

但自家妈咪表达支持的方式,怎么就这么惊世骇俗呢?

谭女士其实也一样是不怎么喜欢醋谭这个名字的。

娃儿是她生的,凭什么她的姓氏要放在醋的后面。

他姓醋的既然那么能,什么事情都要和她争,咋不再争气一点,自己肚子里面蹦出一个娃来呢?

醋谭的妈妈经常放话说,她当时要是生了一个男的,是绝对不可能叫醋谭子的。

既然最后都还是要离婚,还不如当时趁着给孩子取名谈不拢的时候,早早地一拍两散。

可是,醋谭又能比醋谭子好到哪里去呢?

醋谭就不明白了,妈妈怎么从来都没有为她这个女儿的“姓名权”争取过呢?

醋谭家如今的家庭环境实属奇葩。

简单地来说,就是妈妈在和一个男人非法同居,爸爸在和一个女人非法同居。

“非法同居”这几个字,具体是什么意思,小时候的醋谭压根就没有怎么搞明白过。

反正呢,在爸爸的家里有一个和爸爸非法同居的女人,在妈妈的家里有一个和妈妈非法同居的男人。

这两件事情,都是爸爸妈妈分别当着她的面强调过很多次的。

醋谭呢,也早就已经接受了爸爸妈妈离婚的事实,无悲无喜。

“那是自然,我的美谭谭妈咪是永远都不可能有错的。话说,美美哒妈咪,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改姓?”醋谭原来以为改姓这件事情是需要大费周章的,没想到妈妈竟然这么支持自己,瞬间就开始嘴上抹蜜,一口一个美美哒。

醋谭两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对于到底是谁的错导致的离婚,醋谭就当是听笑话了。

反正,打从她有记忆以来,父母就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醋谭现在唯一的想法,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姓和名被同学针对,只要可以不姓醋,怎么都好商量。

自家爸妈本来就是离异的状态,那醋谭不管跟谁姓,也都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你美美哒妈咪我呢,明天就带你去把名字改成谭余,刚好派出所管理户籍的民警你妈还认识,这件事情办理起来肯定很快的。”醋谭的妈妈向自己的女儿打包票,笑容自信。

“啊?为什么要叫谭余啊!”醋谭的眼睛里面出现短暂的光芒之后,就瞬间变得暗淡。

谭余——痰盂。

生无可恋。

相较于醋谭子,谭余这两个字的扎心程度,整个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

妈妈是上天派来搞笑的吗?

一点都没有真的美美哒,好吗!

“你想跟我姓,就得听我的。

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本来就是多余的吗?

不叫谭余叫什么?

你妈我生你的时候才22岁,你知道吗?

如花似玉的年纪,压根就没有想要生小孩。

是你自己非要上赶着到我肚子里面来的,这你能怪谁?

你是事先通知过我,还是和我打过招呼?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下次投胎的时候,记得看清楚了再来。”醋谭的妈妈这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摊上这样的爸爸和妈妈,也是没谁了。

刚上小学的醋谭小朋友,默默挣扎了一会儿,心里的天平在痰盂和醋坛子之间摇摆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选择了沉默。

醋谭就醋谭吧,一个爱吃醋的女孩,总比一个爱吐痰的女孩子要可爱一点吧?

没有人安慰的醋谭小可怜,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