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除霸二龙山

叶晚风虽然年龄不大,却是个言出必行之人。她把所救女子安排稳妥,寻了一处空旷无人的地方,教习二皇子隔空点穴术。

“隔空点穴乃是我们仙玄派独门绝技,一般不外传。你是我只弟又是好朋友,我才斗胆教你。就这还得瞒着我师傅,要让她老人家知道,非打折了我小胳膊小腿不可。”

“你不是孤儿么,仙玄派,师傅从哪冒出来的?还有你轻功点穴都了不得,又是怎么学到的?”

“竞问些无关紧要的,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纯属好奇。”

“看来不给你讲个明白还真不行。事情是这样的:我看那送我衣服的老员外是个大大的好人,就隔三差五的去他大门口玩耍讨点好处。有一天,他见我又去了就说:你怎么又来了?整日价无所事事可不成,给你找个师傅学些手艺,将来混口饭吃也是好的。我一听,感动的连连给他磕了一百个响头,他一高兴就认我做了干儿子,还花重金聘请了南海仙侠娄玉音做我师傅。南海仙侠娄玉音武功出神入化,精妙绝伦。她的师傅可了不得,乃是仙玄派创始人来无影去无踪的南海神尼。南海神尼有两个弟子,一个就是我师傅,另一个就是江湖盛传的千面狐狸金不换,也就是我师叔。我师叔功夫高的没边,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专管天下不平事的豪侠。二十多年前,他曾救过当今皇上的命,也是个受皇封吃皇粮的闲散人。”

“金不换,这名挺熟。噢!我师傅也叫金不换,他那功夫可不咋地,稀松平常的很。”

叶晚风微微一笑,说道:“天下之,同名同姓不足为奇。我们仙玄派武功讲究的是快狠准,一招制敌,两招毙命,不玩虚的。舞刀弄枪的担误时间不说还累出一身臭汗。非要舞刀弄枪,一招一式的去打,那得看这个人值不值得去较量一番。”

“听你一说,都是高人啊。佩服佩服!”

“不扯其他的了。咱就说这个隔空点穴,一草一木,树叶纸片石子泥巴蛋儿都是可用之物。随手拈来,凭借掌力和指上功夫,照着敌人要害部位弹射出去,中招者不亡也得落个残废。”

“这个好,快点教我。”二皇子高兴的手舞足蹈。

二皇子学习隔空点穴的劲头,叶晚风不得不甘拜下风。他除了吃饭睡觉,无时无刻不在练习。怀里揣的,袖兜里藏的全是小石子,路上看见什么都要露一手。哪怕面前只飞过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过,用小石子打下来,拎着苍蝇腿向叶晚风炫耀。人多的地方不能去,不是这个人帽子被打掉,就是那个人腰前挂的荷包被点飞,叶晚风净给人家赔笑脸倒歉了。

春晚花开,万物复苏。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会都溜达出来感受春天的气息。

二龙山脚下,叶晚风一手拎只野兔,一手拎只野鸡,身后背的包袱上还挂着两只斑鸠三只麻雀。

“大哥啊,咱能不能别再手欠了。这么多野味咱也吃不了,荒郊野岭的白送都找不到人。都是我的错,千不该万不该教你隔空点穴。你是我亲大哥,饶过我吧。”

“蜻蜓,马。”

远处,一匹优美健硕的枣红骏马在悠闲的吃着青草。

“哥啊!千万不能打,配着鞍呢。打死了,咱可赔不起。”

叶晚风话音未落,二皇子的小石子早已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对面寒光一闪,小石子朝着二皇子面门反弹过来。叶晚风大惊失色,急速挡在他的前面,硬生生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石子,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蜻蜓…”二皇子捧着她流血的手指,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没事,只是擦破点皮,别担心。”

“哼!真不愧是冷面杀手玉罗刹,也没伤到你的马就要人家命,也太歹毒了。”

迎面走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子,身材苗条,面容姣好却冷若冰霜。

“我说谁如此大胆敢动我的马,原来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玉蜻蜓。仗着你是武林盟主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今天偏偏不信邪,非要瞧瞧你有多厉害。”

她说着话,挥剑直逼过来。二皇子急忙拔剑迎了上去。几个回合,二皇子便不是对手,剑“当啷”一声被玉罗刹砍落地上。她一个回手掏,一把揽住他,剑横在了脖子上。

“蜻蜓,快跑!”二皇子急得大叫,叶晚风早溜没影了。

“还用你提醒,人家早跑了。还以为玉蜻蜓有多厉害,搞了半天是个胆小如鼠见死不救的懦夫。”

“说谁懦夫呢,哼!想不到一向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玉罗刹也有顾前不顾后的时候,中招了吧。你一个大人欺负我们俩小孩,害不害臊,丢不丢人。整天凶巴巴的跟个母夜叉似的,难怪我师叔不喜欢你。”

叶晚风身形极快,眨眼功夫已站在两人面前。她双手叉着腰,一脸的得意。

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的玉罗刹,肺都快被气炸了。她瞪着眼珠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知什么色了。

我玉罗刹咋这么倒霉,遇上你这么个小魔星。还小孩子呢,你可真给你们小孩子们长脸。想当初八大门派十大帮会齐聚华山竞选武林盟主,几天几夜的撕杀较量,胜出的几大高手拼了老命,使出浑身绝学,正打得惊心动魄,难分难解。或许场面太过惨烈碍了你的眼,小手一甩,玉蜻蜓飞出,全给人家点了穴道定那动不了。这还怎么比,争什么争,选你当武林盟主得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居然当上了武林盟主,也真是滑了天下之大稽。

哎呀,说一千道一万人家也是当今的武林盟主,我和她置什么气,较个什么劲。我原本来二龙山铲除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山匪头邢豹,这下好了,山还没上,自己倒先被人控制住了。倒霉啊!玉罗刹越想越懊悔,真不该一时冲动伤了和气,又害了自己。

“蜻蜓,饶了她吧,怪可怜的。”二皇子弯腰捡起地上的剑,抬头看了看玉罗刹,有些于心不忍求情道。

“好吧,看在江湖少侠程和煦的面上就饶了你,况且你所杀之人皆是些无恶不作的无耻之徒。不过得罪了本盟主还是要罚的,就罚你在这儿站上半个时辰。哼!”

叶晚风怒哼一声,扭头就走。

“蜻蜓,武林盟主是怎么回事?”二皇子追上她,好奇的问道。

“你咋什么都想知道,干脆别叫程和煦叫你包打听得了。”

“咱们是好兄弟好朋友,告诉我又何妨。你是怎么当上武林盟主的?”

“事情是这样的…”

“好,别说了。准又是那位好心的员外爷帮的忙,不会是花钱给你买的吧?”

“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改天我得找他老人家说叨说叨。”

叶晚风离开师傅娄玉音回到宰相府,倒是安安生生在家呆了几天。偏这日,宰相大人下了早朝回到家里,一家人坐在客厅唠嗑。

“晚风,爹爹今天在宫中遇到你师叔金不换,他又向皇上告了假,说要去华山开武林大会。”

“哦,爹爹我怎么没听师叔说过这事?”

“大概怕你要跟着去,所以瞒着你呢”

宰相夫人一听,慌了神。“宝贝女儿,咱可不去凑热闹。听话啊。”

宰相大人若无其事的又说:“说起这武林大会,十年才开一次,不光有八帮十派最顶尖的高手,还有江湖中各路英雄豪杰。所有武林中的精英全集聚于华山,想来一定相当的隆重和热闹。”

听话听音,叶晚风多聪明。父亲的意思让她去华山见见世面,露露脸,又不能直说,怕宰相夫人怪罪。

父亲大半辈子都在为国为民而操劳,时常担心武林掀起波澜危及朝堂的安定,百姓的安康。国安则民安,作子女的为父亲分担忧愁也是应当的本分。

叶晚风一路走一路想着心事。猛然间,身后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她回头一望,玉罗刹那匹枣红马冲二人飞奔而来。

“程大哥,快跑,马追来了。”

“啊!马为什么会追来?”

“我上哪知道去,跑呗。”

两人一时慌了神,撒腿就跑,倒忘了施展轻功,一味的向前奔跑。

两条腿哪能跑过四条腿,很快马追了上来。

“往回跑!”

两人急刹脚步,转头又往回跑。马没反应过来,昂着头仍往前跑。等它发现跟丢了人,足足往前多跑了两里多地。

“咴儿…”这匹马和主人一样驴脾气,恼得四脚刨地,一声长鸣。望望前方确实没人,它甩了甩尾巴,又急忙颠颠的往回跑。

“玉罗刹呢?怎么不见了?”

“会不会自己解了穴道走了?”

“不可能,我点的穴,半个时辰之内,除了我没人能解得开。”

“呔!傻马,你主子呢?”

“咴儿咴儿…”枣红马昂头冲二龙山上一阵嘶鸣。

“不好!二龙山上有山匪,玉罗刹让人劫上了山。快去救人!”叶晚风一个飞身,跃出十米开外。二皇子不敢怠慢,紧紧跟上。

二龙山山势纵横交错,起伏重叠。二人很快来至山口,一路横冲直闯打进了山寨大门。

叶晚风紧咬嘴唇,脸色煞白,她是真急了。假如玉罗刹出了事,江湖上不好交代,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

山寨内一群喽啰凶神恶煞地扑上前来,叶晚风玉蜻蜓一出,横扫一片。偶而有漏网的也被二皇子的小石子打晕倒在地上。看叶晚风急他也急得头冒汗,一眼撇见树后还藏着一个喽啰,伸手揽在怀里,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

“快说,劫来的女子弄哪去了?不说我掐死你。”

“拐…拐过这个山头有三间青瓦房,我家寨主把她弄那去了。”

二人不大功夫窜到房前,叶晚风挺身跃至半空,抬起胳膊,运足了真于双掌朝着房子猛的推了出去。

“狂风骤起,飞龙在天…”

只听见“噼哩啪啦,叮呤咣当”一阵响,屋顶上瓦片板材乱飞,窗户也被震掉,只剩下光秃秃的窗户洞。

山匪头子邢豹刚把玉罗刹放到床上欲行不轨,飞来的窗框一下子砸中腰部,疼得他直咧嘴。

“咋!地震了?!”

二皇子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

“天哪,你…你这也太厉害了吧。”

“少废话,快去救人。”

两人翻身跃进屋内,二皇子抽出宝剑刺向邢豹,叶晚风赶忙去给玉罗刹解了穴道。

“哪来的无知小辈?胆敢闯我二龙山。”

邢豹也是练家子,操起身边的窗框与二皇子打了起来。两人从屋内打到屋外,二皇子明显不占上风。

“蜻蜓,快帮忙!”

屋前站着一大一小,两人都抱着膀子瞧热闹。

“谁教的徒弟,功夫真烂。这师傅咋好意思在江湖上混。”

“你埋汰人的话留着说给千面狐狸金不换听,他教的徒弟。”

“哎呦,这得帮忙。万一他有个闪失,老狐狸那不好交代。”

三人很快除掉无恶不作的山匪头邢豹,又遣散了山上的众喽啰。

眼看快过中午,便急匆匆下山来到山下村镇。寻了镇上最大的酒楼,点了一桌子美味佳肴。三位侠士冰释前嫌,边吃边聊。

“程大哥,玉罗刹前辈也算得上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她一把融冰化铁剑打遍天下无敌手,做你师傅挺好。”

“不行,我不拜女人做师傅。”二皇子想也不想一口回绝。

“为什么呀?”碰上老狐狸的徒弟,玉罗刹倒没了脾气,温柔的问道。

“女人太可怕了,不论大的小的发起火来都母夜叉似的恐怖至及。简直不可理喻。”

完了,被我一顿揍出了阴影。叶晚风不敢搭言了,低着头只顾吃饭。玉罗刹看看这位,瞅瞅那位疑惑不解啊。

且说三人吃饱喝足出了酒楼,街面上人不少,三三两两都是些青壮男子,这些人都一窝蜂往西跑。

三人很是纳闷,站在马路边往西看。

正在这时,玉罗刹一眼瞥见前面店铺走出一个人来。此人身材清瘦,中等个头,一身青衣短打,精气神还挺足。应该也是刚吃了饭,一边走一边用竹签剃着牙。

“老…老狐狸!”玉罗刹捡了宝似的惊喜不已,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金不换扭头扫了一眼,撒腿就往西跑,一晃不见了人影。玉罗刹急忙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叶晚风眼尖着呢,早看见金不换,一直没吭声。她倒不关心玉罗刹能不能追上金不换,一把拽住个过路的问道:“大哥,着急忙慌的干么去呀?”

人家不乐意了,没好气的来了一句。“竞担误功夫,看美女。”

“美女!这么多人跑去看,一定是位倾国倾城美若天仙的女子,那我得去瞧瞧。程大哥,我要去看美女。”她一蹦三跳的跟在人家后面往西跑去。

好奇害死猫,你一个小孩子看哪门子美女,懂得欣赏不。二皇子久居皇宫,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心里头不想去,腿却不听使唤,跟上叶晚风也往西跑。

待续!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