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

人在旅途,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愿平安快乐与你相伴相随。祝愿善良博爱之人觅得良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第二章

二皇子急忙跟着杨不丢出了后花园,来至皇后娘娘的寝宫。

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端坐在软塌上,宰相夫人,未来的太子妃叶晚如一左一右坐在下首。宰相夫人怀里还依偎着个小丫头。

“有些时日不见,二皇子越发俊秀挺拔了呢。”叶晚如看见二皇子进来,连忙携手套近乎。

“前日遇见太子殿下,还夸二皇子武功高强,是个练武的奇才。”

叶晚如绝没想到,自己拍马屁拍错了地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二皇子臊的满脸通红,也不搭理她,愤怒的瞪着眼睛看着那个小丫头。小丫头吓地吐了一下舌头,脑袋瓜儿埋入夫人怀里。

“我的乖乖,不怕不怕。”夫人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温柔的哄着。“乖女儿,快去和二皇子打个招呼。”

小丫头扭扭捏捏的蹭到二皇子跟前。她双膝跪地,怯生生的说道:“小女子叶晚风给二皇子请安。有什么不到之处,还请二皇子海涵。”

海涵你个大头鬼,恨不能一脚踩扁你。二皇子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只是愤怒的杵在那里。

“哎呦!真是个听话又懂礼的好孩子。快起来吧,不用向他行此大礼。”皇后欢喜不已,冲二皇子说:“皇儿,快扶起来呀。”

“母后,孩儿微感不适,就先行告退了。”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二皇子深深冲皇后,宰相夫人,鞠了躬,转身走了。

皇后心里纳闷:皇儿这是怎幺了,连皇家礼仪也不顾了?!

一连几个月,二皇子心中羞怒难以平复。他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嫌弃师傅教的功夫没用,也没个好脸色给他。

深秋时节,秋风飒飒,落叶纷飞。

离京城有十多里路的一个小镇上,店铺繁杂,人烟稠密。骑马的,坐轿的,步行的,挑担的,挎篮的,来来往往的好不热闹。

这时,人群中出现一个衣冠鲜明,样貌俊秀的少年。他背着包袱,腰上挎着一把宝剑,正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

店铺弄堂巷子的拐角处,一个五十多岁男子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在切切私语。中年男子中等身材,一身青衣,面容较为清瘦。打眼一看就是个精明干练的江湖侠义。少年大约一米四五,长得眉清目秀。他一身淡紫色锦袍,也不胖也不瘦,浑身上下透着机警。

“你惹的事,当然你去解决。俗话说,冲动是魔鬼,谁让你当初揍他来着。”

“吓!你教的徒弟武功稀松,打不过我,还怪我啦。”叶晚风不乐意了,与他掰扯道:“说起这事我就来气!当初要不是那个叫杨不丢的公公说:小姐呀,后花园花开的正旺,要多美有多美,要多香有多香。快去看看吧,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我能进皇宫后花园吗?我能无缘无故被骂,去揍二皇子一顿?指不定人家看不惯你教徒弟的作法,才出此下策。你叫金不换,他叫杨不丢,不换不丢的都来给我下套呢!我冤不冤,还让我去照顾他,门都没有!”

“我哪想到会出这事!你想想,皇宫里大内侍卫高手云集,宫外武将多如牛毛,怎用得到皇子们去冲锋陷阵。练些寻常的功夫,强身健体足矣。皇上命我暗中保护,明着不得你去照顾。二皇子正嫌弃不搭理我,除了你再找不出合适的人,你不去谁去。”

“看你这说的什么话。还好我没拜你为师,否则一辈子就栽你手里了。你偷懒不好好教徒弟,典型的误人子弟。我才不管你这破事。”叶晚风说完,转身就走。

“叶晚风!能耐大了连师叔的话都不听了。你可听好了,武林盟主的事,我可要告诉你师傅了。”金不换一把拉住她,吹胡子瞪眼的说。

“哎呀,恐吓我。你以为我愿意当那破武林盟主,各大门派掌门非让我当,我有什么办法。”

“那我不管。我就知道南海仙侠娄玉音发起火来,可不是玩的。这事要让她老人家知道,你武林盟主当不成,关你三年五年那是少的。”

“我这位置才做几天?你就来胁迫我。太不地道了吧!你是我亲师叔不?”

“当初你师傅放你回家,是让你孝敬父母,学着拈针弄线,可没让你到江湖上瞎胡闹。”

“谁瞎胡闹了,我那是为了减肥多做运动。”

“好好好,你厉害!减个肥当上了武林盟主。我这就飞鸽传书向师姐夸夸你能干。嘿嘿,我的小神鸽飞起来可是很快的。”

“算你狠!”

叶晚风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巷子。

不大的饭铺,稀稀拉拉坐着几个食客。二皇子拣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这位朋友,打扰了。我可否坐在这里?”

二皇子刚咬了一口包子,一个背着蓝布包袱的锦衣少年,匆匆走进了店铺,径直来到二皇子这张桌子前。他把包袱往桌子上一放,没等人家答应就坐了下来。

坐都坐下了,还问什么。二皇子饿啊,没顾上搭理他。

“看你挺面善,不知是哪里人?”叶晚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看你不像本地人,这是要去哪里?”二皇子仍不说话,拿起一个包子继续吃着。

“身在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你倒是理我一理呀。”

江湖两字起了作用,二皇子喝了口粥润了润喉咙。

“我从京城来,打算去江湖上寻一等一的武林高手拜师学艺。请问哪里可以找到?”

“这你可问对了人,我打小就在江湖混。不是说大话,这江湖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没有我不认识的人。”

“此话当真?!”

二皇子兴奋的站了起来,看了看叶晚风又犹豫着坐下了。

“我…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

“我常去镇东头小河边钓鱼,莫非你也去钓过鱼?”

八成是我饿花了眼,怎么会想到那个胖丫头。人家这位又瘦又好看,是个男孩子。

二皇子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语气也和善了些。“我这是第一次来,没去过镇东头小河边。”

“请问你贵姓高名?”

“程和煦。怎么称呼你?”

“我…我无名无姓,打小就是个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

这人挺惨,混江湖十多年,连个名也没混上。

“孤儿?!看来我大顺朝的老百姓还真是丰衣足食,一个孤儿都穿得起华服锦衣。”

“我这身…”,叶晚风提了提袍子,一本正经的胡扯道,“那天,我闲来无事,蹲在一高楼大院门前玩耍,一个慈眉善目,和谒可亲的员外爷走了出来,他看我可怜送我的。送了好几套,都在我这包袱里包着呢,我四海为家,走哪背哪。怪沉的,丢又舍不得。”

“说了这么多,倒是该如何称呼你?”

“叫什么好呢?小叶子,小风子,蜻蜓,蝴蝶子。哎呀,只要不是猫儿狗儿癞蛤蟆,小耗子都行。”

二皇子被他的天真烂漫逗地哈哈大笑。“我叫你蜻蜓如何?”

“这名好,我喜欢。咱俩结伴而行,做个朋友可行?”

“好啊,求之不得。”

二皇子出皇宫不到一天,就交了个朋友,心里高兴。饭也不吃了,坐在那儿就和人家亲热的聊上了。

“这一等一的武林高手还真不好找。”

“你刚刚还说没有不认识的人,莫非是哄我?”

“你想啊,这一等一的武林高手,武功肯定高的不能再高。他武功高的无人能及,还能干什么呢?除了游历五湖四海三山五岳,就是天南地北去除暴安良,扶贫救弱。他不能老呆一个地方不是,谁也摸不清他的行踪,上哪儿找去。”

“说的也是,是我错怪了你。有法子没有?”

“有倒是有,就怕你不信我。”

“信,我信你。看你也面善,懂的也多,绝不会诳我。”

叶晚风心说,还好是我,这换个人把他卖了,还高兴的在那儿替人家数钱呢。师叔派的好差事!这位什么都不懂,妥妥皇家二傻子一个。

“江湖中武功一等一的高手收徒弟都是有讲究的,长相,资质,品德缺一不可。我观你面相,三样你只占了两样。长相,质资凑合也能过关,唯有这品德…”

“我品德很好,长这么大没干过坏事。”

“你说自己是个好人,别人能信吗?人家从未听说你在江湖上做过什么好事啊。”

“那咋办?”

“有句话说的好,花香自有蜜蜂来。你到江湖上尽捡那除暴安良,扶贫救弱的好事做,把你的好名声传扬出去。有一天传到一等一的武林高手那里,他心说:这是个好孩子,我喜欢。收来做徒弟挺好。这事不就成了。”

“我…我功夫不行。别名没传出去,小命给丢了。”

“有我呢,我会护你周全。怕什么,来个二三十个人,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全都得趴下服软。”

你可真能吹,就你这小身扳,说不定还不如我。还叫二三十个人都趴下服软,上来不把你压成肉饼才怪。二皇子心里说着,一脸的不信。

“我看出来了,你还是信不过我。不如这样,我陪你去江湖上闯荡闯荡,让你见见世面,也瞧瞧我的真本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