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温馨

江钰徵抱着大哭的江菀姩,不停地擦拭江菀姩的眼泪。

江菀姩挣奋力挣脱他的怀抱,把他往外推去,哼着鼻音大哭道:“你快走,你快走,我不想见到你。”

看着还在闹着脾气的江菀姩,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以为她还在因为薛嘉琳的事情闹脾气,耐心地哄着:“乖,别哭了。”

听到这话,江菀姩挣扎得更加激烈了,粉拳一拳一拳地往他身上砸去,似乎要把心里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最后,江菀姩砸得有些累了,便停了下来。

看见她停止哭泣,江钰徵一脸苦笑地看着她,“心里舒坦了吧。”

江菀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抹头不说话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无奈的叹了口气,世家联姻,他并没有办法向小九承诺什么,只能温声地让她好好休息,便踏出房门。

临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那里闷闷不乐的江菀姩,叮嘱翠竹好好照顾小姐后便离开了。

翠竹进门低声地向她问了一句,“小姐现在可要用膳。”

江菀姩并没有说话。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翠竹心头一酸,回话道“拿我先去把粥热在炉子上了,小姐饿了传我一声。”说完就把房门悄悄地关上。

江菀姩用袖子蹭干了仍挂在脸颊上的泪痕,扭头看见那个江钰徵曾经拿过的瓷碗,狠狠地把它往地上摔去。

房门外的翠竹听到瓷器碎裂声,心里一颤。

...............

江三夫人听到自家女儿醒来后,挺着大肚子就要往外面走去,身边的王嬷嬷连忙小心翼翼地扶住她,嘴里念叨着“慢点慢点”。

心急如焚的江三夫人哪能听进去她的话,直冲冲地往江菀姩的院子奔去。

这边,身在书房的江柏正在和幕僚商讨着迢远县赈灾之事。

听到暗卫禀告,自家女孩醒来后,大喜过望,又听到自家夫人挺着大肚子地到处乱跑,便开始担忧起江菀姩和江三夫人,就对幕僚们说到,

“今日就到这里吧,既然皇上还未确定哪位皇子前去,那就静观其变,江家从不参与皇位之争,江为,你好好招待各位参谋,我这边先走一步。”

江柏向各位摆了摆手,便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徐师爷看到后哈哈一笑,摸了摸胡子,往招待处走去,其余的参谋也会心一笑,纷纷跟上徐师爷。

...........

“姩姩啊,姩姩”还没到荟萃院门前,江三夫人便开始吆喝。

守在门口的翠兰见到夫人连忙行礼,旁边的王嬷嬷向她点了点头,便仔细地扶着三夫人往院里快步走去。

屋内的江菀姩听到娘亲的呼喊,踢踏着鞋子往院子奔去。

看见一身狼狈的江菀姩站在门前,眼角还有点红红的,她向前搂住了娇小的江菀姩,温柔道“摔疼了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江菀姩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往下流,低声地“嗯”了一声,便静静地在母亲的怀里享受这熟悉的温暖。

匆匆赶到的江柏看到这一幕,低声咳了一声。

江菀姩抬头就看见爹爹仍俊雅年轻的脸,低低地唤了声爹爹。

江柏看见两人依旧难舍难分,便道了声“外面凉,有什么话进去说。”

三夫人这才反应过来江菀姩只简单穿着睡衣,连忙应道“进去聊,进去聊”。

便和江菀姩手牵手进到屋内。

江柏看到自家夫人憨憨的模样,心道自家夫人这是一孕傻三年啊,低声无奈的叹息一声,跟着她俩进到屋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