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思绪

“为什么她昏迷的事情直到现在才同我说。”刚从府衙里归来的江钰徵一脸阴沉,今日这位素日被世人称赞温其如玉的镇国公世子在书房里发了火。

徐管家弯着腰,惶恐地说道“回世子爷,奴才已经问过大夫了,九小姐从假山上摔了下来被擦破了皮,因为受到惊吓而昏迷过去,现已无大碍,大夫也开了安神的汤药。”

江钰徵的眉头微微松散,“查清楚原因了吗。”

“说是九小姐贪玩遣散了婢女,偷偷爬上假山,然后脚滑摔下假山的。”

他嘴角勾起冷笑“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徐管家,你现在好大的胆子,连我都敢瞒着,如果你觉得茂翙院呆不下你,你就回母亲那边伺候吧。”

管家只觉得此时他额头上冷汗直流,“奴才才哪敢欺瞒世子,已叫千元仔前去仔细探查,假山附近只有九小姐的脚印,假山周围也无任何异样。”

他冷哼一声,声音愈加冷厉“传千元再去查探,换一批后院的巡逻,连女眷都无法保护,把他们丢去军场重训,江家不养废人。”

徐管家松了口气,心里明白那群巡逻被意外牵连,到底是世子的心头肉伤了。

他也只能做这个恶人,只是可怜了他那个在巡逻队的侄子,这下回去可不好和老婆子交代,世子也算是变相的敲打他们这群府中老人,巡逻队多多少少与他们沾亲带故,但总算是世子顾念旧情,并未严惩。

他暗中擦了擦头上的额头上的冷汗,腰往下压了压。

江钰徵想起多日未见的小九,估计又要开始和他闹脾气了。

他抚平袖子上的褶皱,他嘴角微微扬起,朝着一旁仍有些惶恐地徐管家说道“去看看九小姐吧,把最近新得的五弦琴也带着,她一向欢喜这些东西,那个颇有手艺的伶人也带给她,也算是给她病中解闷。”

徐管家见他朝书房外走去,连忙向前劝阻道“世子,万万不可啊,这。。这九小姐刚醒,这贸然打扰怕是会影响九小姐静养。”

未出阁的女孩家的房可不是世子爷随便能进去的,外面那么多眼睛可都盯着这个世家骄子的一言一行,万分不能出差错。

他绕有深意的看了这位老管家一眼。

“这一切都是为九小姐的身体着想。”徐管家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

江苑姩回想她上辈子荒唐的一生,从入宫到执掌大权的数年时间里,也算是尝遍了世间的极致权力和荣华富贵,虽然最后一杯毒酒草草了结性命,却也不负这世间一回。

重生,或许对于有遗憾的人是种天恩,可对她这种有仇必报的人来说,老天爷也不怕她掀了这个王朝。

别看这偌大的镇国公府的风光无限,内里却是腐朽得令人感到恶心。

江菀姩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微笑,她能想象到上辈子死后,那些人恐惧的嘴脸了。

在她看来,这世家虚伪之至,虽嘴上说是读书是为了下一代的传承,可又不愿向世人分享自己的典藏,垄断书籍知识,世家子弟们嘲笑着下里巴人谈不上阳春白雪,寒门难出贵子。而他们的掌权人们打着忠君的口号,却又在不断挑战君威。

作为从小接受世家教育的她也知晓家族的不易,可又想到前世平白蒙受的冤屈,史书上留下的是祸乱君权的江太后,而不是试图把持朝廷的世家大族们,即便是死,也不叫人安生。

她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个男人搂着她叹息的声音。

“小姐,该喝药了。”

翠竹的声音把她纷乱的思绪打断,重新熬制的中药再次送到了给她的面前,这时院里传来了翠兰的请安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