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天启十三年,春。

皇宫中最宏伟的宫殿—鎏骅宫起了一场大火,点燃了皇宫的夜空。

年轻的宫女四处逃窜,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桶桶的大水往大火泼去,今夜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城墙上,年轻的皇帝看着愈来愈大的火势,静静地看着那座宫殿的燃烧,如她的主人一般,灰飞烟灭。

...........

京都外的秋菊绽放,又是一年重阳节。

小酒馆内,三两成聚,一位满脸胡须的客人端起菊花酒,小嘬一口,对着旁边瘦弱的小生说到“诠弟,最近听说了吗,江家上下一百多口人,都被流放了。”

小生并未抬头,盯着眼前的菊花酒,道了一声“听说了”就未曾再说。

邻桌听到了大胡子的话便伸过头来,“大兄弟,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呐,你可不知道啊,这可不只是江家被流放,那什么林家啊,黄家啊,就是那几个顶顶厉害的家族,都不行了,前几日那林家人还被斩头。”

说罢,邻桌摆了摆手,一脸唏嘘的。

添差的小二拎着茶壶向他的杯里续了茶,悄咪咪的说到“那江家毕竟出了一个太后,这终究和林家是不一样的,咱圣人也是仁慈,那江太后生前奢靡无度,并且把持朝政多年,要不是走水,那岂不是...”

“咳咳,六子,你活做完了吗,就在这里闲聊,小心店主打你。”一布衣男子揪起小二的耳朵就往后厨里拽。

“二哥,好二哥,疼,疼,你轻点,耳朵要掉了”

男人看着眼前这个疼得呲牙咧嘴的男人,恨铁不成钢道。

六子谄媚的对他笑着“好二哥。”

男人最终还是软了下来,毕竟家里只有这一个弟弟了,

“事情都办完了吗?”男人面色一肃,六子收起了嬉皮笑脸,低声道,“我已经把东西送到了那位爷手里了。”

男人拍了拍小六的肩膀,沉重的说道,“能不能成,就看那位爷的意思了。”

“那江家,还。。”六子向男人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男人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一切听爷的指令,毕竟那个女人刚死,风声还紧,再等等。”

........

冬末,御书房内被烤得暖洋洋的。

“今年的雪真大啊。”年轻的皇帝望着窗外飘起的大雪,花园内开着正盛的红梅红得似血,脑海中浮现一张惊鸿绝艳的脸,不知她的唇和梅花比起来,是谁更加的艳丽。

御侍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身旁的方公公准备要训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御侍时,只见他慌忙跪倒在地“皇上,急报,江家人跟着云王造反了,卢将军被杀,现在西州三城已被攻破了,靖州请求京城支援。”

皇帝气得掀翻了桌子上的茶盏,“来人,召王乾,赵东明前来面议。”

待御侍退出时,他一脸疲惫的坐在龙椅上,看向窗外的红梅,“小方子,你说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还摆脱不掉那个女人。”

方公公并未有任何作答,只是弯下腰说道,“皇上您才是真龙天子。”

天启十四年火重新席卷大周,周边根牟等小国虎视眈眈,史称“西州之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