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架

午饭时间,南镇初中旁边的一条巷子里,有嬉皮的声音呵斥着。

“喂喂喂,你们四个丑的欺负一个美的,会不会太不要脸?”

“关你屁事!”为首的胖女孩扭头骂道,可当她看清喊话人的脸时,瞬间胆怯了起来,焉了语气,“关你们什么事啊?”

“当然关我们事了,这里,”王虎嘴上衔着根牙签,向前一步呲裂着又吐出来,“是我大哥的地盘!”

“在大哥地盘这,你就得听大哥的!”白江涛也往前一步,学着周杰伦的样子唱歌。

三人本来并排站着,如此一来,两人便挡在了他们的老大——冯骁骏前面。

《流星花园》,《一起来看流星雨》之后,F4大火,但还没到人人尽识的程度,可是南镇初中的F3,在南镇却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

冯骁骏、白江涛、王虎三人皆家境殷实,尤其是冯骁骏,冯氏集团总裁独子,父亲家产庞大,从大型联锁超市到贸易公司,无不涉及。

F3是他们自诩的外号。

三人不学无术、整日游手好闲,看谁不顺眼自己不动手,出钱找社会上的人帮忙解决,学校抓不到证据,更不愿滋生是非,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们个个心知肚明,所以能躲着就都躲着他们。

虽是如此,但他们的飞扬跋扈从不针对女生,相反,在女生面前,三人极尽幽默风趣,显得富有教养又礼貌。

今天,算是个例外。

冯骁骏两手一甩,灰色长款防晒衣如披风般拉风,他借势去拨开身前的两人,可由于白江涛身壮体实,第一次没拨动,他又使了把劲才如愿,“去去去,你两挡住我了。”

云淡风轻艳阳高照,他们三个刚吃完饭,准备回学校之前来‘老地方’吸根烟过个神仙瘾,没想到竟在自家地盘发现有人闹事,而且被欺负的,竟然还是老大追了三年却不得的大嫂,这还了得。

胖女孩后退了两步,另外两个女生回头见是他们,也吓得大气不敢出,只低头看脚。

冯骁骏仰着脸观察跌坐在地上的人儿,心如火烧,恨不得立马去扶,可想起平日里,她对自己三番五次且斩钉截铁的拒绝,硬是傲娇了,不仅站着没动,心里甚至还有点得意。

胖女孩想走人了事,左右拉起另外两个女生,刚抬脚,就听得其中一个用弱弱的声音嘟囔,“不对呀,我们明明只有三个人么!”

话音刚落,就听到F3传来的叫嚣。

“什么三个人,她,”冯骁骏指着为首的胖女孩一边指证一边数落,“这肥度都能顶一头猪了,还不能顶两个人?”

“你……”胖女孩也不是好惹的料,搁在平时早就反驳骂人了,可打狗还得看主人,震慑于F3的恶名,此刻她只能作罢,偏偏一起的女生没长眼色,明明已经被拉走,却非转身对着地上的女生狠狠瞪了几眼,还嚷嚷着‘算你走运,这次就先饶了你’的话。

冯骁骏立马不乐意了,“TM的要不是F3不打女生,信不信我一拳打烂你们的嘴?”

三人同时一哆嗦,不敢抬头也不敢再讲话。

胖女孩拉着两人站定,正琢磨从哪里回学校。巷子不足两米宽,往前走到学校得绕好大一个弯,往后走通过F3拐弯就到。肥人多懒,她考虑了几秒,F3不打女生是美谈,笃定他们不会把她们怎么样,于是决定舍安求近,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近路。

冯骁骏对待女生绅士惯了,他一摔手,眉开眼笑地做了个让行的动作,又在胖女孩迈过一半身子之后伸出小腿,脚用力往上一勾,使了个绊跤。

胖女孩没防备,一个趔趄,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唉呀妈呀,这轰隆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地震了呢!”王虎大笑着嘲讽。

冯骁骏斜睨了一眼地上的人,“哎呦,没长尾巴的乌龟怎么来陆地了!”

白江涛洗耳恭听,他最享受老大骂人了。

“只长人肉不长人脑的东西,一身的脂肪没处堆都挤进脑子里了是不,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

另外两个女孩见状,赶紧扶起胖女孩,逃之夭夭。

*

七月酷暑烈日炎炎,没几天就中考了。

地上的女生眉眼如画、肌如白雪,但脸上的神情有点难堪,见马宁一伙走了,才挣扎着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脏灰,准备回学校。

明天是中考前的最后一次正规考,而且考试成绩很重要,会参考之前所有成绩的平均值,排名前三的人将保送西市的重点高中。

马宁几个找她,是想让她继续给递答案,可这回她拒绝了,没想到,她们几个竟然动起手来。平日里,碍于不想惹麻烦,她给她们递答案,可明天的考试实在重要,她绝对不能让任何杂念影响到自己的发挥。

见心爱的女生准备走,冯骁骏急忙喊,“哎等等,说你呢曹菲,怎么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要走啊,你妈妈,哦,我阿姨平时是怎么教你讲礼貌的?”

曹菲轻咬嘴唇,白着脸看了他一眼,刚才马宁一伙欺骂的时候,就问候她母亲了,再听起妈妈的字眼,没来由的忍不住就要发火,看在他确实救了自己的份上,不计较了,再说,跟他计较起来,只怕会没完没了。

“哎,你怎么还瞪人呢?”白江涛不服气,看着女生纤瘦的背影问王虎,“老三,大嫂刚才是在瞪人吧?”

“是!我很确定!”王虎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对白江涛小声嘀咕,“大嫂瞪人的时候眼睛好像更大了,显得更漂亮了,难怪老大喜欢,你看她不施粉黛还貌若天仙,这样的女生谁不喜欢,活脱脱的一只铜铃大眼小妖精嘛。”

白江涛把‘铜铃大眼’听成了‘通灵大眼’,笑闹着喊,“你说的怕是鬼吧!”

“走啦走啦!”冯骁骏已无意听他两废话,快步跟在距曹菲不远的位置走着。他太喜欢她了,一个背影都能看得他心潮澎湃,小鹿乱撞。不管怎么着,今天她终于拿正眼看自己了,是他追她三年以来的第一次。

啷里个啷,心里简直不要太美滋滋。

曹菲,人长得漂亮就罢了,偏偏学习还特别好,冯骁骏就稀罕这种智商高的美女,三年以来受尽了冷眼也不放弃的理由,是他一定要把她娶回家!

“老大,你今天这是英雄救美耶,大嫂肯定会感谢你,我是说,心里,从心里感激到流鼻涕的那种,然后,你再努力努力,说不定,大嫂就名副其实了!”王虎道。

“笨蛋,”白江涛轻拍王虎的脑袋纠正,“那叫感激涕零,意思是因感激流下眼泪,不是流下鼻涕,你个文盲!”

“是吗,不是流鼻涕吗?”王虎挠着头傻笑,“我以为是呢,反正我看电影感动的哭的时候就会流鼻涕,有时候哭大了不小心一吸吧,还会吃进嘴巴里。”

“去去去,”白江涛一把推开,“你个脏鬼。”

白江涛越推,王虎故意粘他越紧,“你还不信,我最了解女孩了,她们嘴上不说,但心里会想,心里一想,梦就会来,我敢保证,大嫂今晚做梦,百分之百会梦见老大!”

这话冯骁骏爱听,听得他心情尤为好,双手插进裤兜里,一边走一边吹起口哨来。

——

“老大,你说你怎么有胆喜欢全校第一呢?我们的成绩倒数倒的,几斤几两咱心里没数吗?”这个问题让他很困惑。大嫂是美人不假,可南镇初中和社会上的小妞美的多了去了,老大被拒了三年不仅不放弃,还依旧忠心耿耿,他次次问原因老大都不说,自己又怎么都琢磨不出答案来。

“你傻啊,这叫勤能补拙!”白江涛说完又拍了拍他的脑袋,只怕王虎学习差不是真傻,是被自己的哥们拍傻的。

“你才傻,今天我就告诉你两答案。”冯骁骏拍了拍白江涛脑袋道。

“是什么?”两人异口同声问。

“为了改造基因,提高后代智商呗!”说完又同时拍了拍两人的头,“你两有点智商行不行,像两二哈似的,跟我这么久都没长点脑子出来,真是孺子不可教!”

被拍的两人幡然醒悟。

“呀!这么早就想到子孙后代的事上去了,还是老大英明啊。”

“可老大,你好像是我们三个中的倒数第一哎!”

……

过了一会,王虎偏着头看向白江涛,眉毛眼睛拧巴在脸上,一副苦瓜相,“涛,你知道咱们学校全校第二是谁吗?不会是个男生吧?”

“就算是女生也来不及了,马上中考了,我们两等到了高中再找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