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擦肩而过

十一月,已经进入深秋。

苏沇沇回来的第二天,安阳接连下了五六天的雨。

回到安阳她整天都待在家,可真是一枚合格的“码字工具人”。

“下吧下吧。正合我意。”

一直下雨,苏沇沇简直不要太开心。

不下雨的话,又要听老苏的碎碎念。

什么让她出去走走啊,找朋友一起出去玩玩。

等等......一系列劝出门操作。

出门多累啊,她是坚决不会出门的!!!!

想想就..可怕极了。

像现在一样多好,躺在房间里,听窗户外面细小的雨声。

“滴答滴答~”

她躲在被窝一边刷抖音,一边看着狗血的爱情剧。

不香吗.....

旁边还坐着软萌软萌的苏温辰,时不时的还可以蹂躏一下。

这生活,不要太美好。

这一刻,把她之前在南都所有的不开心都治愈了。

“出来吃饭了。”

苏贺龙的一声震天响,打破了苏沇沇此刻的美妙。

“我不吃,减肥。”

“一天到晚减肥减肥,在减让你连人带盒都没有两斤。”

“来了来了。”

还是不得已的起了床,她抱着苏温辰走出了房间。

看吧,这就是在家待久了的日子。

她一个25岁的花季美少女,也难以逃脱这个魔咒。

刚回家的第一天,是祖宗。

第二天是块宝。

至于,第三天嘛.......

就完全连根草都不如。

“怎么样,老爸的手艺是不是越来越好了。”

每次苏沇沇一回家,他的老爹爹就会亲自下厨,然后就像现在一样。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嗯嗯嗯,人间美味,外面的饭馆都抵不上我老爹的手艺。”

“哈哈哈哈哈,真是我好大儿。”

苏贺龙脸上得意的表情,让苏沇沇哭笑不得。

“那可不,爸你也快吃吧。”

有些人啊,嘴巴上说着不吃饭,拿着饭碗吃的比谁都多。

emmmm...........

没错!说的就是她本人。

“好吃以后就在安阳定居下来吧,让你爸每天都给你做饭。”

李梅梅这一番顺着话就往下接的操作,让苏沇沇转瞬即逝的愣了一下。

“啊...这...大可不必。”

“他那么多家饭店要管,还每天给我做饭。”

“不太现实。”

好在她脑子转得快,反应灵敏。

她是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的,且不说她房子买在南都。

再者,生活中难免会有摩擦碰撞。

还不是自己亲妈,相处时间久了也会有隔阂。

光是住在一起,她就怕有矛盾。

不说其他,这一个原因就立马劝退....

“咦。”

就以她的脾气性格,想想就摇头。

好在她这个后妈,也不是小说里的那种,阴险恶毒的人。

“嘶~”

想到这,苏沇沇冷不惊的打了个寒颤。

不过。

要是的话,她也有法子对付她。

只不过不想那么费神罢了,说来说去,就是懒。

..........

懒到的程度都已经到了,上学的时候。

苏贺龙给她钱她就拿着,不给她也懒得去要。

苏沇沇想的是,反正她自己有手有脚,会赚钱。

与其费那么多心思去要钱,还不如靠自己,踏踏实实的去赚钱。

**

A K训练基地。

“陆哥,听说惊鸿路新开了一家火锅店。”

没错,能给大家为美食引路的,正是这位翩翩公子,许归尘。

他可是团队的“美食导航家”。

在安阳这片区域,哪条街或者巷子,新开了店铺,他都有第一手消息。

哪家店好吃,不好吃,都逃不出他的魔掌。

“是啊陆哥,要不咱也去凑凑热闹。”

时漾哥哥能有什么想法呢,只不过是想蹭蹭爱车罢了。

爱车人的心思,如何能懂。

“陆哥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我们去,让他在这独守空房。”

萧弥的话一出,就感觉到了一股大佬的霸气。

别看他长相阴柔,名字也不咋地,实则骨子里却是一个又刚又硬的硬汉小生。

这一下,给陆知抒整迷了。

“咋的,我还是不是队长了。”

几人面面相觑。

看他们没说话,直接就对着萧弥开口:

“我这高冷禁欲男神都没发话,你就给我决定了。”

“你这八块腹肌都打不过我,我还不能决定你?”

萧弥左右插在裤兜,右手搭在椅背上,别提有多霸气。

陆知抒一脸不屑,嗤笑一声:

“去,爸爸请你们。”

时漾已经看不下去了,弱弱的为陆知抒发声。

“得了吧你,谁让你说我爸爸的。”

说完就转头就看向了陆知抒。

“是不,爸爸。”

原来,有人为了爱车,可以有两个爸爸。

什么高冷禁欲系男神,玩去吧,老子不装了。

“走勒,儿子们。”

“爸爸今天就带你们消费。”

陆知抒上前,三人紧随其后,出门吃饭几人走出了干架的气势。

这,才是真正的陆知抒。

又野又痞。

**

苏家。

下午,雨停了。

外面的秋叶也慢慢开始往下落。

最终,苏沇沇没能逃过。

“出门走走”这四个字。

穿着一件米杏色的风衣,内搭一条白色碎花连衣裙,鞋子搭配的是英伦风短靴。

化着淡淡的妆容,温柔又不失元气。

苏沇沇不是让人第一眼就惊艳的类型,而是越看越好看。

枫林小道上满是秋叶,浪漫中也带着温柔。

尘封已久的相机。

记录着这个让人充满遗憾,又或是浪漫至极的秋天。

“咚咚咚…”

一阵水果手机自带的铃声响起。

苏沇沇划过屏幕,接通了电话。

“女儿,来老爸新开的分店看看。”

苏贺龙语气中带着点微微的兴奋。

“有什么好看的,不来。”

苏沇沇却是一脸不愿意。

“就离家里不远,你走走就到了。”

“哦,那行吧。”

答应是答应了,看起来兴致不是很高。

收起相机,顺着手机的导航,懒散的漫步行走了过去。

不过说来,小说作者都这么伤感的吗?

许是最近一下闲下来,心里空落落的。

她一边想,是不是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一边就已经走到了惊鸿路181号。

走到这里时她惊了,面前的招牌是…..她的名字?

红色的横幅上大大标语:

祝贺“沇沇一惊鸿”开业大吉。

这是个什么玩意??

她的老爹爹咋想的,给一饭馆起这个名字。

哇….

雾霾般的心情,已经被内心的无语占据了。

像以前那种什么“老苏来请客。”

这种分店连锁名,不好吗???

稀奇古怪,用她的名字,起个不像饭店的名字。

走进店里,四处看了看,也没什么不一样的,无非就是一些饭店该有的东西。

只不过,这家店的色调,是偏暖色的,和甜品店差不多的类型。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可是老爹给你的萨普瑞斯。”

“扑哧。”

苏沇沇一不小心就笑了出来。

“你干嘛用我的名字啊。”

“这家店是你的,支出老爹来,收入每月会按时到你卡上。”

都还没来得及拒绝,苏贺龙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诶,你放心,老爹给你经营。”

“我的女儿,当个甩手掌柜就好了。”

“万事有老爹。”

被苏贺龙这么一打断,她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这…..突如其来的煽情话语。

饶是写多了小说的苏沇沇,也有点措不及防。

这一回来…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那..好吧。”

“诶,对了嘛,这才是爹的好大儿。”

这一副父慈子孝的场景,羡煞旁人。

“陆哥陆哥,就是前面。”

陆知抒几人行走在街上,还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这时,苏沇沇从店里走了出来。

陆知抒一行人,正好从她饭店经过。

周末,学生们都放假。

步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苏沇沇过去,他们过来。

人群中,四个那么起眼的男孩子,不免得苏沇沇,也多看了几眼。

两人就这么擦肩而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