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开了外挂的倪小甜

倪小甜回到房间,刚才的那些事情没有对她心情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好像又刺激到了她的胃口。她仿佛忘记了自己不久之前刚刚吃掉了一只半的珍鸡,嘴里嚼着圆圆给她的肉干,一边开始内视自己的经脉。

可能因为穿越的时候受到比较严重的内伤,倪小甜的经脉尽数都淤堵住了,看到自己的情况倪小甜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只有用自己家传的天凰经中破而后立的秘法,才能尽快的打通自己所有的经脉。

虽然这个方法能解决眼前不能修炼的问题,但是修炼起来风险也很大。倪小甜开始一点点抽取身边的灵气,用精神力引导灵气变为比发丝还要细的灵气丝线进入经脉清除淤堵。这样的方法对使用者精神力要求非常之高,幸好倪小甜本身是9级全系异能者,否则就这第一步都完不成,更别谈后续用秘法了。

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倪小甜才通开了一条手少阴心经,虽然离全身经脉通畅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对倪小甜来说,剩下的都不是大问题了。毕竟有了这一条通畅的经脉,已经达到了使用天凰经秘法的最低要求,剩下的就是要先问清楚自己师兄,自己腹内胎儿能承受到什么程度的冲击。

毕竟破而后立的秘法对身体的冲击不会很小,虽然只要熬过最初的那一段破碎的过程,后续再立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危险了。

想到这些,倪小甜也觉得刚才疏通经脉时搞得一身臭汗,顾不得已经半夜的时间,自己就准备到伙房烧水洗澡。

当倪小甜经过厨房门口,吃了一晚肉干的倪小甜又觉得自己饿了,看到了厨房里圆圆给她留的夜宵和明天三人的早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律全部扫荡完毕,然后打着饱嗝满足的去伙房烧水洗澡了。

洗干净后,倪小甜美美的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也许是因为冲脉精神力消耗太大的关系,倪小甜睡的非常沉,直到圆圆来叫她吃午饭才醒来。洗漱之后倪小甜才想起来跟圆圆说,昨天夜里修炼之后实在太饿把早饭都一起吃完的事。

圆圆说:“姐姐没事的,早上我又做了一份。我猜就是昨天的宵夜做少了,今天我再给姐姐多做点。”虽然圆圆才十岁,可是做起家务来可比倪小甜能干多了。

“嗯,谢谢圆圆啦,等姐姐可以修炼了,姐姐给你做顿你从没吃过美食。”倪小甜拍拍圆圆的肩膀豪气的说道:“圆圆,我师兄今天在家吗?”

“嗯,哥哥早上被叫去给邻村的村民看诊了,一会该回来了。姐姐饿了可以先吃”圆圆笑着答道。

“哦,没事刚醒还不是很饿,我陪你一起等师兄回来,正好有事要问他。”倪小甜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去卧榻晒太阳了。

没多久易清风背着药箱,手里拿着一个箩筐的东西走进小院,“诶,甜甜在晒太阳呢?没吃午饭吗?”

“哥哥,回来啦?我们都在等你呢”圆圆迎上去拿着易清风递来的箩筐,手里一沉“哥哥,这个挺沉的什么呀?”

“哦,邻村给的诊金,说是山里打的野味,还有一些他们自己种的菜。你们饿了就吃呗,不用特意等我的。”易清风进房间放好药箱,出来洗手准备吃饭。

“师兄没事啦,也不是很饿。师兄你带回来的是啥好吃的?”

“哦邻村的陈大牛进山去看他的捕猎陷阱,收获不少,但是他自己也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受了不轻的伤。他们村里人进山寻找才发现了断了腿的他,这不他那老父亲来请我去帮他看诊,这不给了这一筐的吃食当做诊金和药费了。”易清风笑道。

倪小甜知道易清风在这十里八村为村民义诊,一般的病从不收诊金,村民感谢他经常拿一些山里的野味和自己种的菜给他。如果是疑难杂症需要珍贵的药材,易清风也会让村民拿自家进山挖到的差不过的药材来换取。极少收取费用,因为这里靠近边境,村民生活相对穷困,普通的金银对修士来说也没什么用处。

易清风也接受边城里的豪门富户的邀请出诊,像这种富户易清风秉持劫富济贫的想法,每次出诊的诊金是一万两,视病情再酌情增加,如果需要制药更是五万两起步的价格。

所以易清风平时也向周围村镇的村民收他们从山里挖来的草药和灵植,价格公道比城里药铺收的价格还略高,所以易清风神医的名声就更响了。

三人一起吃完午饭,圆圆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去处理易清风带回来的食材了。而倪小甜则和易清风一起泡了壶茶,坐在院子里请教起了她遇到的问题。

“师兄我这腹中胎儿能承受多大的冲击你知道吗?”倪小甜虚心请教。

“师妹是打算破而后立嘛?”易清风试探的问道

“是的,只有这样才能最快的疏通所有经脉进入修炼状态”倪小甜认真的回答道“并且我家传功法有秘法,能短时间的疏通所有正经和奇经八脉。”

“嘶~,这是多高明的功法啊,轩辕大陆从不曾听过有短时间同时疏通所有经脉的秘法,甜甜你家这功法可不得了啊。”易清风非常的吃惊,原本已经觉得倪小甜的来头不小,但是现在更加肯定倪小甜绝对出身非凡。

“虽然你腹中龙子还很幼小,但是有灵气和气运包裹,你破而后立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应该影响不到龙子,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师妹你突破的时候还是要万分注意。”随后易清风回房间拿出一个玉瓶:“师妹,这是我药王门最后的两颗聚气丹,你拿去万一突破时灵气不足可以吃一颗。”

倪小甜本就非常感激易清风,看到他把师门最后的聚气丹都拿出来了,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师兄,两颗太多了,我一颗就够了。这聚气丹的灵材难寻,还有一颗留给圆圆突破用吧。”

“师兄救命赠丹之恩,无以为报,师妹当竭力报师门血海深仇,重振我门派在轩辕大陆的声名。”倪小甜向着易清风郑重一拜。

拿着那颗聚气丹,倪小甜开始了她下一程的修炼。第二天一早,在修炼中的易清风感觉到了倪小甜房中的波动,当即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只一个晚上的功夫,倪小甜非但能够修炼了,并且就现在的波动来看,已经筑基了。

这是啥?这就是开了挂的人生啊,人比人气死人啊,易清风想到自己当初从练气到筑基,在门派内已经算是天骄了也用了两年的时间。可现在倪小甜一晚上都筑基了,更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