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宁不孤在后山住下第二天,无念的大弟子便寻过来了。

无念的大弟子,名青玄,原本是青丘狐族的狐妖,但天赋极高,又一心求仙,无念惜才便收下了他。

虽说是青丘狐妖,但除了青玄那一身好看的皮囊昭示着他狐妖身份外,这青玄还真的不像一只狐妖。

“小师妹,我是来和你道歉的。”

青玄懊悔的抓了抓脑袋,一双桃花眼愁的眼角泛红,他闷声道:“我本想着秘境有禁制,你在那边采灵药应当无碍,谁知道……都怪我……”

若换做以前,宁不孤定会觉得是自己的大师兄设计害了她。自己前世确实也因此事和青玄起了隔阂。

可有了前一世的记忆,宁不孤倒是相信青玄真乃无意之举。若青玄真是城府极深,又怎么会在神魔大战中傻乎乎的为了帮助同门,而死于同门剑下呢?

见宁不孤不说话,青玄更羞愧了,他把藏于身后的棍子拿出来交给宁不孤,视死如归道:“师妹,你打我吧!”

宁不孤:“.……”

“不怪师兄,只怪我这一身煞气,谁能想到它能冲破秘境的禁制呢……”

看着宁不孤一脸闷闷不乐却又强装大度的模样,青玄更加自责了。

要不是他,这么一个乖乖的小女孩应该跟着掌门师叔好好修炼的。

守山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却耽误了修炼最好的几年光阴。他思及此,越发感到愧疚不已。

“师妹,都是我不好。”青玄拿出几瓶灵药,不好意思道:“这是我师父给我的灵药,对修炼极好,师妹你且先用着。以后师父给我了,我再拿给你。”

青玄肉痛不已,这几瓶灵药师父给他,他还不舍得用呢。就这么送出去了……

不对,青玄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有这种想法!都是他害的师妹不能修习仙法,这是他该的!

宁不孤抿嘴一笑,小声道:“谢谢师兄。”

青玄看着一脸乖巧的宁不孤,心里面又郁闷了起来,小师妹这么乖这么懂事,掌门师叔怎么舍得让她来守后山呢?

宁不孤似想起了什么,似无意一般,轻声问道:“听说再过几日是门派广收门徒的日子,最近师兄是不是很忙?”

青玄闻言苦了一张脸,不说还好,一说青玄便觉得头疼,他一心只想修炼,根本不想理会这些个杂事,可谁叫他是无念的大弟子呢。

想起来又要和其他两个掌门阴阳怪气的弟子一起干活,青玄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青玄苦笑一声道:“对啊,我最近忙的像个陀螺一样,每天啊,转个不停。”

宁不孤抿嘴一笑,只见青玄一拍脑袋,喃喃道:“差点忘了今天守约师兄还约我一起去布场呢,师妹我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

宁不孤看着青玄的背影,佯装笑意的嘴角一点一点平了下来,她的目光变得深沉。

守约……

她看了看手中的药瓶,抿了抿嘴,收入袖中。

青玄的灵药确实是极品灵药,但光光靠青玄的药来修炼恐怕也是不够的。宁不孤记得后山上长着许多珍惜的灵草,那些灵药若是炼制成丹药,也是极好的灵药。思及此,宁不孤便离开了小木屋,凭着记忆去到了后山深处。

她自然是要修炼的,但要修的却不是仙法。

白洛音只罚她守五年后山,倒是比前世少了五年。宁不孤思索一番,她该好好抓紧这五年。

毕竟出了后山,在白洛音的视线范围内,许多事都不方便做。

越到山的深处,灵气越浓郁。

若是一般的弟子早已受不了了,但宁不孤是魔神转世,她与平常无异,只是眉间的朱砂痣越发的鲜艳。

她悠然自得的挖着灵草,正觉挖的差不多时,忽听林中传来一声尖叫。

宁不孤眯了眯眼,本不想理会,却听着呼救声音有些熟悉。

“孤孤!孤孤!救命啊!孤孤!”

宁不孤皱了皱眉,虽然不想理会,但这小家伙毕竟是从她的识海出去的,如果它受伤,自己的识海也会受损。

宁不孤啧了一声,暗骂麻烦。

至于那小云团遇上的是什么,宁不孤倒是可以猜到。

上一世自己在后山待了五个月时,有一只上古凶兽嗅着她的煞气便寻了过来。当时自己没修仙法,硬是凭着一把匕首与那凶兽搏斗了三个时辰,直至自己最后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她本以为自己恐怕会被那凶兽吃了,结果再醒来时,再也没见那凶兽的影子,宁不孤虽后来觉得奇怪,但满身伤痕也让她没工夫多想。

她养那些伤,养了两年才好。

想起往事,宁不孤心情顿时不好了起来,眉宇间的煞气也越发浓重。她轻哼一声,迈步走向林中。

小云团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对着它留着口水的凶兽,小云团当然知道这凶兽是嗅到了自己身上的煞气,它是来自宁不孤的识海,自然也带着宁不孤的煞气。

熟知原著剧情的小云团自然知道,这上古凶兽就喜欢吃这种带着煞气、魔气的东西,因此在原著里,宁不孤入魔那段时间因为要处理这些源源不断冲上来的凶兽就弄得一身伤。

只消知道这些原著的细节,都会觉得最后云扶月要将宁不孤带回蛮荒的想法不安好心,蛮荒里面,那可都是凶兽啊!

小云团亦知道这一点,从前只觉得没什么,现在它自己真正对上凶兽,忽然就觉得它的女配好可怜嘤嘤嘤

小云团:它的孤孤命好苦!作为她的专属客服,它小云儿更苦啊呜呜呜呜呜呜

小云团正躲在树洞里瑟瑟发抖时,忽然看见一直挠树的那只爪子忽然停下了。小云团稍一感应,就察觉到是宁不孤来了。它立马冲出树洞。

呜呜呜,孤孤,它的超人!

小云团还没扑上宁不孤呢,就被她抓住塞进了袖子里。

“好好呆着。”宁不孤冷冷道。

小云团感动的捂住嘴,呜呜呜呜,它的孤孤好飒!

凶兽一点一点靠近宁不孤,新来的这只更加美味,凶兽张着血盆大口,嚎叫一声,它压抑着想立马把她撕碎吃进肚子的欲望,它得慢慢折磨眼前的猎物,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一口咬断她的脖子,这个时候的猎物最美味。

宁不孤冷哼一声,中指与食指并拢,横抚于眉间,嘴里默念着咒语,将朱砂痣下封印的煞气引渡出来。

如今对上这上古凶兽,宁不孤当然不会傻乎乎的选择硬碰硬,她在上一世便知道了自己的煞气可用做武器,才敢进林子来救小云团。

只不过,可能会辛苦些就是了。

那凶兽似乎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低吼一声,扑了过来。宁不孤身形一闪,将煞气凝聚成剑。

凶兽以煞气、魔气为食,同时对凶兽能造成最大伤害的也是煞气与魔气。因此,上古凶兽与魔族乃是纠缠不休的宿敌。

宁不孤虽还未修习剑修的功法,但对上一世所学还是记得很清楚,但没有了功法加持,宁不孤也只能靠煞气对凶兽产生的伤害,实打实的剑剑到肉。

煞气一剑一剑的落到凶兽身上,那凶兽疼极,一双黄色的瞳仁恨恨的看着宁不孤,想要将她撕碎,对宁不孤的进攻越发猛烈。

小云团留意着外面的战况,还在宁不孤袖中掐了两团小棉絮当做啦啦棒,不住给宁不孤加油。

孤孤加油!孤孤最棒!

宁不孤没时间理会小云团,她观察着面前的凶兽,虽说是上古凶兽,但似乎只是灵力最低微的那种,它虽不要命的冲着宁不孤来,但还是在不经意间避着,不让宁不孤伤到某些地方,比如……

脖子!

宁不孤眼睛一亮,提剑劈去。

就在宁不孤挥着煞气凝成的剑劈上凶兽的脖子时,一道剑气先她一步,只见那剑气穿过凶兽的脖子,下一秒,那凶兽便首身分家。

浓郁的血腥味侵袭着宁不孤的鼻腔,但见到如此凌厉的剑气!宁不孤眼中还是闪过一抹惊艳,她转过头,只见一着白袍,袖边绣着绿色竹纹的青年站在不远处。

那青年眼上覆着白绫纱,手脚上皆被铁链所系。

那是……宁不孤心中一惊。

那青年也看见了宁不孤,他亦在打量着宁不孤。

青年微微蹙眉,女孩瘦极,那三清门的白校服松松垮垮的挂在女孩的骨架上,她皮肤暗黄干瘪,眉间一点朱砂萦绕着煞气,一双眼睛倒是生的明亮。

忽闻一声软软糯糯的欢呼,一只白色的云团从女孩袖中飞出来,抱住了女孩的脸。

“好耶!孤孤,我们得救了!”

宁不孤皱了皱眉,忽觉一道煞气直冲着小云团过来,那青年似乎也察觉了,皱起了眉,刚抬起手,就看见女孩抱着那小灵兽一转。

她以凡人之躯硬生生受下了那上古凶兽死后煞气所化作的一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