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孤孤!我就知道你不会把你师兄说出去的!你这样表现就很好哦,再接再厉,你一定会洗白的!”

宁不孤刚刚到后山,这小云团便又开始呱呱呱起来了,宁不孤被它吵得头疼。

“你怎么会知道我刚刚在大殿中的想法?”宁不孤眼睛微眯,眼神带了几分阴沉。小云儿被她眼中的凶光吓得一哆嗦,忙道:“我我我,我就是产生于你的识海中的,你心中的想法我当然知道!”

产生于她的识海中?宁不孤半信半疑的看着面前的小云团,又问道:“你一开始说的什么系统?什么洗白?什么恶毒女配?那是什么意思?”

小云团嘿嘿一笑,挠了挠不存在的头发,暗地里想它这个客户记性还真好。它只说了一次,这些词汇就全部记住了。

小云团清了清嗓子,缓缓为宁不孤介绍起来。

她,宁不孤,只是一本仙侠小说——《许你一世长平》一书中的恶毒女配兼任最终大boss。

宁不孤幼年身世凄惨,加上一身煞气常被人误解和欺负,养成了其阴险多疑的性格。原书女主却要什么有什么,对比起宁不孤开场就被诬陷而罚守后山,耽误了最适合修炼的年纪,宁不孤自然记恨起自己的“小师姐”。

宁不孤几次三番想要将女主除之而后快,却几次三番被女主的金手指揭穿,最终讨得个人人喊打,无奈入魔的结局,因为她本就是魔神转世,最后终在自我折磨中成功让其体内的魔神之力苏醒,后原书女主觉醒真神之力,将宁不孤成功消灭。

小云团絮絮叨叨的说着,宁不孤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原来自己只不过是话本子里面的配角吗?

配......角吗.......

一个从出生就注定了结局的配角......宁不孤突然很想笑。

小云团说到后面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明明你的结局是被女主角消灭,可你却选择了自爆真元以保护自己的族人,这和原书的走向偏离,这一来二去,竟被你窥到了一些天机,这不我这个洗白系统华丽出现了。”

“洗白?”

“嗯嗯嗯,就是把你的名声变好,让你变成好人的意思!到时候,你肯定也不差那女主多少!”

小云团不说还好,一说宁不孤的脸色更加阴沉可怖,她淡淡吐出两个字:“休想。”

小云团听闻睁大了双眼,刚刚还觉得这个女配可能还挺好改造的,怎么……也这样啊。

小云团之前接触的女配一个比一个执迷不悟,一个比一个坏,而且是那种又坏又蠢,在坏人的路上准备撞破南墙那种。

小云团忽然有些委屈,它还以为这个女配会有点不一样呢……至少,在刚刚说这些令这个时代难以接受的事情的时候,她除了脸色阴沉一些,也没有像别的女配一样大喊大叫,大哭委屈,反而更加憎恶女主。

小云团委屈的绞着手指,低声道:“你临死前不是问是不是因为你是魔神,才这么心黑的嘛。”

“我我我……我是来救你的。”

“你这是设定,懂吗?就是早已写好的命运,你反抗不了,你只会跟着这写好的命运一路坏下去。”

宁不孤若有所思的看了小云团一眼,道:“原来那个时候我听到的声音是你的。”

“是啊是啊。”

“如若你要帮我,你打算怎么帮?”

小云团见还有希望,豆大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忙道:“我会给你发布一些任务,你跟着去完成,就一定能变好了!”

宁不孤听后,冷哼一声,冷冷道:“那个话本子写就了我的命运,你口口声声说救我,为我改变命运,这样的发布所谓任务难道不也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让我认另一种命吗?”

小云团一愣,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反驳她。

宁不孤环视着后山这座小木屋,淡淡道:“我要做什么样的人,是由我决定,轮不到别人指指点点。”

小云团急了,问她:“你难道还想重蹈你前世的命运吗?”

“谁规定这世上只有一种改命的方法了?”

小云团见劝不动宁不孤,想了想,道:“那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坏,变好一点,我向系统争取给你发点好处。”

宁不孤一边走近小木屋,一边道:“我说了,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是由我决定,轮不到你指指点点。”

“你你你!”小云团气的在空中跺脚,“我还以为你会跟她们不同,没想到你也是这样钻牛角尖的人!不想管你了,哼!”

小云团说完便气呼呼的飞出去了。

宁不孤自顾自的整理着床铺。

这小东西早点走也好。她自嘲一笑,毕竟她早已习惯一个人了。

在大陆的东边,一位小女孩忽然睁开眼睛。

她醒来后不适的眨了眨眼,然后立马下床,跑到镜子前。

镜中的人生的极美,五官像被精心雕琢过一般。小女娃越看神色越麻木。

“吱吖——”

一着粗布衣的妇人端着盘子进来,她脸色有些苍白,见小女孩坐在镜子前,忍不住抿嘴笑了笑,道:“月儿,过来吃饭了。”

月儿如梦初醒,哭丧着一张小脸蹭蹭蹭的跑过去。

“月儿,怎么了,怎么看着不高兴呢?”

“娘,我这张脸,生的也太……”

也太祸国殃民了吧……怪不得招女配的记恨。

傅月愁眉苦脸的捧着脸,为自己的未来发愁。

傅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是穿书过来的,她原来不过就是一个臭嘴的小小言情小说吐槽博主,因着粉丝推荐,去看了一本仙侠言情小说,叫做《许你一世长平》。

女主云扶月,一个精通人性的女剑修,三句话,让书中男配都爱上她。总之就是那种有着绝世容貌,自身又带着各种逆天金手指的女主。

整本书的剧情,傅月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爱她,她爱他,他不能爱她。

女主爱上了自己的师父,却困顿于伦理束缚,不敢表明自己的真心。书中还有一个恶毒女配是女主的师妹,她得知了女主的心思后,便从中作梗,让男女主产生各种误会。

书中一半的虐点都是由女配一个人推动的,有种为虐而虐的感觉。

对于从小学开始就看言情小说的傅月来说,这种师徒文的剧情,属实老掉牙。

不过有一说一女配人设还挺带感的,女配宁不孤,典型的美强惨。不是那种典型的又蠢又坏的恶毒女配,如果她不那么发神经的作天作地,甚至人设比女主还要带感一些。傅月甚至一度还挺喜欢杀伐果断的女配的。

但是......但是......

穿书就穿书,为什么偏偏穿到了自己在看的这本小说里面,成为了里面的虐文女主,云扶月。

虽然傅月挺欣赏女配,却不意味着喜欢被女配虐啊!

傅月觉得这文可以改个名儿了,干脆叫《大魔王再爱我一次》

或者《女配大大轻点打》

看着自家女儿皱起的小脸,云夫人无奈的笑了,点了点她的小鼻子道:“别的姑娘就想方设法的想要好看,你啊,还嫌太好看了。”她说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不过在这个世道,女子长得太好确实不好。”

说完她猛烈的咳嗽起来了,傅月忙给云夫人倒水,她心更虚了,按照小说,云夫人恐怕时日不多了,待云夫人病逝后,自己就要独自前往三清山拜师修仙。

也就马上可以对上大魔王了……

傅月看了眼镜子中那张精致的小脸,忽然觉得前途堪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