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山猫

秦怀玉望着四周黑暗,眉头微蹙,看来只有御剑才能速速离开这里。只是如今的她修为极低,御剑之术操控甚差。

犹豫片刻,她终向空中一指,三尺有余的长剑临空显现,剑身银白,临近剑尖处有一块橙红色圆形印记,整柄剑散发着极淡的剑芒。

这剑名为暖日剑,是秦怀玉的命剑,她以符术出名,灵剑用的很少,记得上一次使用此剑还是前世被天界诸仙追杀之时。

她望着暖日剑,愣了半晌,才轻轻敲击剑身:“暖日啊,今日可要争些气哦,要是敢把我摔下来,我就用罗响的洗脚水给你洗澡!”

她默念法决,跃上剑身,一人一剑,升至半空,摇摇晃晃的向外飞去。

飞出去没多远,宝剑突然不受控制,连人带剑掉了下来。

怀玉从树丛中爬起,揉了揉屁-股,好在飞得不高,所以摔得也不狠。

她横了眼暖日,暖日剑身微抖,“刷”的一声消失在她的手心。

“飞的不咋滴,躲的倒挺快!”

怀玉无奈摇了摇头,望望四周,夜色中已经分不清方向。

她燃起一张引火符照明,寻着出路。

突然前方丛林一阵悉悉索索,她警惕起来,灭了引火符,借着月光,小心前去探查。

只见不远处,一个蓝色山猫被一只低阶老虎妖踩在脚下。虎妖张开的大嘴,冒着血腥气,似乎急不可待的要享受宵夜。山猫似乎被吓懵了,直勾勾地望着虎妖。

怀玉微微皱眉,从符袋中拿出一张千击万打符,瞄准虎妖施化了出去。

灵符瞬间变成无数棍棒在老虎身上不断地击打。

老虎被打疼气急,转身弃了山猫,向秦怀玉扑了过来。

怀玉从容镇定,挥手扔出一张水龙符,一条张牙舞爪的白色水龙从天而降,将老虎冲出十几丈远。

这老虎只是个一阶虎妖,长期吸收逸清山的灵气,得了些益处而已,此时被怀玉连番痛打,明白碰到的不是善茬,扭身逃跑了。

怀玉走到山猫跟前,发现它身上有多处老虎的抓痕,已经渗出血来。

山猫似乎被老虎吓到了,一双眼睛黯淡无色,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怀玉眨了眨眼,“我也自顾不暇了,小东西,你自求多福吧。”

她转身便要走,没走几步,身后的传来一声极其微弱的声音,“唔嗷.....”

秦怀玉停下脚步,抬头望了望天,无奈转身返回到山猫身边,揪着山猫的后脖颈将其拎到怀里,拿出罗响给她的疗伤丹化开,给山猫的伤上了药。

怀玉抱着这山猫在树林中寻着出路,山猫似乎很享受怀玉的怀抱,竟趴在她怀里睡着了。

月色下,林中四处似蒙起了黑纱,影影绰绰的令人看不清楚,除了秦怀玉的脚步声,只有林中不知藏在何处的鸟兽不时发出几声嘶鸣声。

走着走着,怀玉突然感觉身后一股阴冷之气涌来,她警惕的回头凝望,竟发现一团黑雾在跟着她。

这是,魔煞气!逸清仙山怎会有魔煞气?

她不敢怠慢,快速将山猫扔入乾坤袋,取出一张幽冥符捏在手中,结了法印,向黑雾击出。

灵符碰到黑雾后,竟被吸了进去,没有了踪影。

怀玉大惊,幽冥符乃是她前世研制出来,专门对付妖魔界人的灵符,虽然她如今灵力低微,使不出此符的真正威力,但是对付一般妖魔已经足够。这魔煞气到底是何魔物?竟有如此修为!

魔煞气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阴冷刺骨的煞气刺的怀玉直打哆嗦。

她隐约看到黑雾中有个人影,只是脸部模糊的厉害,她正欲再取灵符,突然四肢僵硬,动弹不得。

黑雾中缓缓伸出一只巨大苍白的手,手上指甲又长又尖,向怀玉脖子挥舞抓来。

怀玉的胸口如被压了大石,喘不上来气,眼前一阵眩晕。

“小怀玉?!”

一阵急切的声音由远及近。

那只手猛然收了回去,黑光一闪,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怀玉瞬间感觉全身放松下来。

她定了定心神,将一张引火符抛入半空中。

片刻之后,竟有两伙人同时赶到。

一个是罗响,另一伙人是逸清派掌教周释的大弟子妙成、小弟子妙智。

罗响满脸焦急:“小怀玉,我到处找你不见。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怀玉眸色波澜不变,淡淡答道:“迷路。”

“.......”

妙智在一旁疑惑的问道:“秦少侠,罗少侠,这一带是我派禁地,你们二位怎么会在这里?”

怀玉说道:“我们采......”

“我们才...才刚只是打算在山中到处转转,不想迷路误入南山,我跟怀玉也走散了。”

罗响抢着答道,偷偷给怀玉使了个眼色。

妙成是玄仙巅峰的修为,平日负责掌管逸清派日常事务,为人严肃,处事公正。

他颇为生气的训斥道:“两位少侠,传道会首日,我便告诫诸派,绝对禁止踏入南山一带的禁地。你们身为正派子弟,怎能如此肆意妄为!”

罗响赔笑道:“哈哈,是我们不对,我们年少无知。”说着有意无意瞟了妙智一眼。

妙智赶紧圆场道:“大师兄,不知者不怪,罗少侠他们也是迷路才误闯禁地。小师叔还在等着我们。我看还是不要在此逗留,寻那妖物为重啊。”

妙成轻“哼”一声,祭起宝剑向丛林深处飞去。

“两位少侠,这一带极其危险,你们尽快赶回灵舍。”妙智说完也祭起宝剑,急急地追赶妙成。

罗响望着二人的背影,吐了口气,“唉,真是!也不知道跑了什么妖物,让他们这么紧张。”

怀玉盯着他,幽幽地说道:“臭锣,对面山峰有美娇娘吗?你去了就不回来?”

罗响满脸愁容道:“诶呀,哪有那么好的事,我苦苦找寻那月亮草啊,终于在谷底看到一种仙草极像月亮草,飞近一看,发现那只是长得类似月亮草而已,看来妙智的那位师长是看错了。这逸清山并没有月亮草。”

怀玉一脸无所谓,“没有就没有吧,以后终于不用提着药杵漫山跑了。臭锣,我累了,赶紧御剑带我回灵舍。”

罗响祭起名人剑,与怀玉二人飞离此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