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凤还

无边暗界,冥府阴都,处处鬼哭魂嚎,难以清净

这其中却也有一片血地,鬼氛森然,却无亡者飘零,只地下不时涌动隆起的暗色细流,搅动着其上的血色红泥,又不染其尘色,徐而归于平静,只那被翻起尚未平复的沟壑,昭示一丝不详。

百年未曾被踏足的此地,今日,出现了久违的响动。

“哐当…““哐当…“

比脚步声更重的,是金属的碰撞声音。而比声音更引起注意的,是来人身上的气息,一个本不可能在阴界出现,也不该出现的,未死之人的气息。

更何况是此处,阴界边城之外,不受管辖,无鬼无魂,只有无数被斩杀的恶灵的渣滓,在此地浓郁的阴气中经过漫长的吞噬与融合,变成无知无觉只有食欲的秽虫。

脚步锁链纷沓,惊起一地嗜血眸光,无数暗色争先恐后的涌动翻滚,贪婪的扑向这道气息所在。

踽行于此的人影,披着及膝长发,衣衫破碎,伤痕处处可见,赤脚上更带一玄铁重链,致她步履蹒跚,单薄的好似随时都要倒下,但又有一种莫名的柱力,让她即使身躯佝偻,脚步却不曾停下半步。

有那已经闻息而来的异虫,沿着女子脚腕蜿蜒而上,啃噬这一身生人血肉。斑斑血迹,洒落生者的来路。

值守府内

“那生魂已过边界了吗?“

“是。“

“痴者?愚者?自诩聪明的人,踏上这一条注定无终的路途。“

“既是已知结局,大人又何必放她过关?既有心放她,又何必让她受此严刑?“

“闯关者罪不容诛,更何况一生魂,让她脚带魂链离开已是轻饶。呵~不过我也想看看,她又能走到哪里。“

黄泉路上

引玉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感官因痛到麻木而迟钝,僵硬的身体只在有更多新增的啃咬来临时,才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她的眼神已经失去焦距,名字记忆都已经在这无穷无尽的折磨里不存,只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呢喃,听不清是什么样的执念,支撑着这具残破不堪的肉体,继续向前,追寻不知在何处的终点。

冥府终年黑暗,没有日光,在此跋涉许久,已不知人世何年,更对自身时间难以感受,若是魂灵,来此便早已失了一点灵光,只余本能,倒无怪光阴难觅。

生魂来此,便是当下不被魂虫吞噬而死,也会在无边寂静和噬咬痛苦中落得一个逐渐疯魔的下场。更何况,她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场已经看得到终点的路途即将终结之时,一道灵光划破暗界,照彻女子四周阴气,鬼氛顿时一清。

女子却无知无觉,继续如行尸走肉般缓缓移动,那灵光于其头顶三尺盘桓数圈,倏尔没入其体内,霎时间光芒四溢。

待一阵阴风吹过,女子身形已经不见,徒留一地碾碎的魂虫汁液,不久便被更多汹涌而来的暗流吞噬不见,搅动着红泥缓缓沉入地下。

阴风萧瑟,扬起些许微尘,此地又重归寂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