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知道殿下是正常的

霍檀狐疑地瞅着他。

不管他这病弱的表情是不是装的,身上的伤口是真的。

可穆淮身手极好,要伤他的确不易。

若他真要装病不去晋州,也不至于要隐瞒,该大肆宣扬才对。

所以她猜测,他不可能那么脑残地去给自己一剑!

她敛下思绪,问道:“真的要提前去晋州?哪天走?”

穆淮勾唇:“霍将军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与本王一同去晋州了?”

霍檀白了他一眼:“不瞒殿下,你告诉我霍家有奸细后,我就想着要去晋州察看一番。”

“你怎么确定他在晋州?”

“那里肯定会有线索的。”

霍檀没有多说什么,神色忽而凝重。

穆淮凝眸,慵懒着声音说:“那就三日后,天风寨劫了本王的钱财,本王与他们势同水火,必定要他们连本带利地还回来。”

“早知道还不如都给了霍将军当酬劳,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空落落的下场,偏偏你不是个贪慕钱财的俗人!”

霍檀的心在滴血!

她咬牙说:“殿下不必给我脸上贴金,谁不是俗人啊?我又不是出家人,金钱美人我都喜欢的。”

穆淮叹气:“你怎么不早说呢?真是可惜了我那堆宝物啊!”

霍檀淡睨着他:“我虽然爱财,可是也不稀罕你的御赐之物,我还觉得烫手呢!”

“听你这么一说,本王觉得心情豁然开朗,身外物偷就偷了,我们准备吃饭。”

不多时,王府的小厮端来了各种菜肴,除了京都的招牌菜,还有几样潼关的家常菜。

霍檀盯着看了片刻,心头掀起一阵涟漪,眼眶有着细微的不适。

一些过往在脑海闪过,恍若隔世。

须臾,低沉的声音打破她的思绪,“想你父母了?”

她倏地回神,点了点头,缄默不语。

“坐吧!”穆淮拂了下衣袍,缓缓落座,神态举止皆是随性。

霍檀看着只有他身旁有椅子,正欲将椅子搬到他对面去坐,被他伸手按住。

“就坐这吧,本王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霍檀摆摆手:“我不是那意思,你是王爷,我是臣子。”

话音未落,她坐在了椅子上。

“放心,本王也是正常男子。”穆淮淡淡补充一句,开始斟酒。

她哑然失笑,目光复杂。

这是在告诉她,他对她没有兴趣,因为她现在怎么看,都是一副男人的模样。

果然传闻都是不可信的,美人儿,她不香吗?

霍檀酝酿了片刻情绪,悠悠地说:“我当然知道殿下正常的。”

她忽然想起,若想气氛不尴尬,就提赵婉兮,或许他会发火让她走?

穆淮缓缓抬眸,挑了挑眉。

斟酒的声音潺潺响着,他说这是大庆最烈的酒。

“霍将军似乎有心事?”穆淮打断她的思路,“我感觉胸口疼痛,你觉得能喝酒吗?”

原来他刚才是在说酒。

霍檀轻描淡写地说:“在军营中,碗口大的伤口都不影响豪饮。”

穆淮蹙眉:“可我本就病弱,现在是雪上加霜,喝酒会不会让伤口更难愈合?”

霍檀冒了点火气:“既然不能喝,那你倒什么酒?”

瞧着她愠怒的样子,他微抿着薄唇,将酒壶放下。

“你说我纠结什么呢?反正有你帮我治伤,放开喝就是。”

他是不是有病啊?

霍檀淡扫着他,依旧是带着怒气:“殿下随意。”

喝死了都与她无关,正好少了个嫌犯,她查真相可以少走弯路。

穆淮递给她一杯酒后,然后端起酒樽轻轻抿了一口。

“我已禀告父皇,以后我的安危都由你负责,如果出了纰漏,恐怕你也不好交差。”

赤裸裸的威胁,捆绑!

拿狗皇帝压她,她偏不吃这一套。

“先拿个皇子垫背,我也不亏。”

穆淮弯起嘴角:“霍将军好大的火气,你倒是不亏,可整个霍家如何翻身?”

霍檀恼怒地挠了挠头发,侧眸冲他淡淡一笑,已然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

“殿下身子娇弱尊贵,怎能自暴自弃饮酒消愁?”

穆淮浅笑:“听你这么关心我,忽然觉得去晋州也没那么忐忑了。”

霍檀开始夹菜,埋头吃饭。

继续装吧…

与他说话,感觉心累!

用完晚膳,雨势减弱,天色渐暗。

穆淮说送她回府,被她婉拒。

他也未勉强,只是叮嘱她明日来给他换药包扎。

回霍府后,采苓神情复杂地迎了上来:“将军,大理寺让人送来了这个。”

采苓摊开掌心,一枚暗器印入眼中。

暗器无论是用材还是做工,都极其精细,不像普通之物。

还有刻着的蝴蝶印记,很是特别,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在刺杀案现场留下的,仅此一枚,是在一名精锐的心口处拔下,其他人皆是被一剑封喉。”

霍檀闻言,怔了一瞬。

“你的意思是,被暗器所杀的是被灭口,他是奸细?持有这种暗器的人,就是枫林案的主谋?”

采苓颔首:“属下是如此推断的,大理寺暂时未查到这暗器的主人。”

霍檀握紧那枚暗器,说道:“不是未查到,或许是根本没查,事情已经发生好几日了,为何现在才将这暗器拿出来?”

采苓也觉得蹊跷:“据说大理寺郭少卿与洵王关系匪浅,属下猜测这暗器是在提醒将军什么。”

他与洵王交好吗?

其他皇子还年幼,参与进来的可能性不大。

朝中势力基本是废太子与洵王两派,而穆淮就像是个摆设。

已经确定不是废太子所为,郭少卿若是与洵王交好,那就只有穆淮了?

霍檀努力回想那日在枫林,穆淮用暗器杀黑衣人的场景。

然而不管怎么想,也记不起看不清什么蝴蝶印记。

事实上除了各皇子,谢家那些大家族都是有可能的。

霍檀瞬间感觉头大…

她思忖一瞬,淡淡地说:“先将那些人的资料给我,特别是被暗器所杀的那个,这事我会细心留意。”

这次去晋州,或许是个机会。

想办法能让穆淮亮出暗器就好。

采苓没有耽搁,迅速离开去调查那些线索。

第二日午后,采苓就将三十五人的资料都整理了出来。

霍檀还只是随意地过了一遍,李公公尖细绵长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