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拒婚

紫和殿内

众官员早已到齐,到场的还有太子与洵王。

龙椅上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天子威严。

从霍檀踏进殿宇时起,那道犀利且疑惑的视线始终盯着她。

“参见皇上。”霍檀不卑不吭地行礼,神色寡淡。

此刻没心思感叹这奢华的宫殿,只觉得气氛异样紧张。

“霍将军请起,你凯旋途中差点遭遇不测,朕可是茶饭不思啊!”

霍檀冷笑,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他内心只怕在痛骂,霍檀怎么不死透点?竟然还能活着来见他!

她站直身子,坦然与他对视:“是皇上的诚心感动上苍,末将才能捡回一条命,都是托了您的福。”

皇上抽了抽嘴角,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与赵家千金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朕打算为你们选个吉日,尽早成婚。”

霍檀蹙着眉,心里将狗皇帝骂了个遍。

世人眼中让人艳羡的赐婚,根本就是个烫手山芋。

她再次跪下出声:“皇上请恕罪,末将不能娶赵小姐。”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视线齐刷刷地看向她,犹如在看死物。

皇上赐婚,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拒绝,分明就是找死。

捡回一条命,还不珍惜,大家像是看笑话一样暗讽着。

皇上脸色沉了几分:“怎么?莫非是赵宰辅的千金配不上你?”

霍檀尽量让自己镇定,连忙摇头否认:“恰恰相反,是末将配不上赵小姐。”

霍家一夕之间落魄,现在与赵府相比,的确是不再相配。

皇上冷着脸,霍檀这话是在怪兵权被削?

他意味深长地瞥向赵宰辅:“赵爱卿,你觉得呢?”

赵宰辅连忙抱手行礼:“皇上赐婚,自然是世间最好姻缘,臣倒是觉得是小女高攀了。”

真是一丘之貉,一唱一和地配合着。

“末将未满十六,谈婚事为时过早,何况北漠狼子野心…”

“霍檀,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太子嚣张狂妄的声音打断她的话。

他怒视着霍檀继续指责,“父皇赐婚,何等荣耀?而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借口挑战天威,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的?”

嘴上骂着她,可极其希望这联姻不成的,恐怕就包括太子吧!

霍檀眼底闪过暗流:“皇上,末将并非有意拒绝,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她欲言又止,故意将话顿住。

皇上挑了挑眉:“有何难言之隐?不妨直说。”

众人也好奇,有何原因不惜拿命来抗旨?大家凝神屏气,等着她继续作死。

紫和殿内,一时静谧无声。

这时,李公公移步到殿内,不知在皇上耳畔低语了什么,只见皇上的脸陡然变色。

霍檀心下稍微放松,蜷紧的手指缓缓松开。

太吓人了!

若不是原主自带的气场与底气,她非得晕厥在此不可。

好在,狗皇帝有顾忌了…

不多时,皇上恢复如常,语气软了三分:“霍将军大伤未愈,婚事就暂且搁下,以后再议吧!”

态度忽然的转变,惊呆了所有人,众人顶着八卦的脸,却不敢吱声。

闻言,霍檀心安了一瞬,抱手谢恩:“皇上英明,末将多谢皇上体恤之恩。”

皇上复杂地盯着他,嘴角细不可察地抖动着。

过了半晌,他沉着声音说:“你安心养伤,潼关的事先不必操心了,至于刺杀一事,朕定然给你个交待!”

他的话很明显,兵权是不愿意再给,可又想拢住人心,便拿刺杀的事来搪塞。

堂堂天子,给臣子交待,听着似乎很是体面。

兹事体大,可能关系到皇族中人,说他搪塞并不为过。

可婚事能搁下,身份暂且能瞒住,总是给了霍家缓和的机会。

霍檀垂眸,再次谢恩。

须臾,皇上摆了摆手,李公公随即宣布退朝。

众人三五成群,窃窃私语,陆续退出紫和殿。

太子经过霍檀身边时,压低声音说:“还算你识相,跟本宫争女人,你还嫩了点!”

霍檀抽了抽眼皮,凤眼溢着浅淡笑意:“太子尊贵,我当然得承让。”

“哼!不自量力!”

太子不屑地吐出这么一句,然后扬长而去。

霍檀不再想瞧他一眼,头往左一扭,正触及洵王投过来的视线。

他温和一笑:“霍将军击退北漠大将,造福社稷与百姓,实属功不可没,所以命不该绝。”

都说洵王谦逊儒雅,看上去似乎有那么回事。

霍檀眉宇舒展,笑回:“洵王殿下言重了。”

她依旧小心翼翼,毕竟身上肩负着整个霍家的命运。

洵王没再多言,顺着人潮踏出了大殿。

雨后的皇宫焕然一新,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气息,池中蛙声阵阵。

出宫途经御花园,霍檀被一道靓丽的身影挡住去路。

“檀哥哥…”一道动听的嗓音响起,紧接着那抹身着橙色衣裙的女子,宛若蝴蝶般朝她奔来。

霍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檀…哥哥?

她还未缓神,女子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我就说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有事?”

霍檀揉了揉眉心,她穿着男装,她还是将军,眼前的公主以前就是这样唤原主的。

皇上最宠爱的六公主穆谣,生得肤白貌美,婀娜多姿。

“公主,你可知道霍夫人怎么样了?”

穆谣缩了缩鼻子:“檀哥哥放心,娘娘她很好。”

“那就好。”霍檀悬着的心放下,二姐稳住了后宫地位,说明皇上是真有忌惮了。

霍家功高盖主,差点覆灭。

如今还是得依靠多年积累的势力与功劳,挽救摇摇欲坠的家族。

穆谣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没有娶到赵婉兮心里不高兴吗?”

霍檀回过神,摆手道:“怎么会?”

穆谣破涕而笑,佯装生气:“你急匆匆地从潼关赶回,我还以为是迫不及待奉旨成婚呢。”

霍檀哑然,这公主的脑回路也是没谁了。

“哈哈,公主想多了。”

穆谣睁着一双大眼瞅着她:“檀哥哥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霍檀目光微沉,淡淡地说:“经此一事,可能还心有余悸吧。”

穆谣心想也是,听说霍老爷子病倒,霍家的兵权尽失,又遭遇刺杀…

她眼底盛满着心疼。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