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婚,得我们霍家退

“霍三小姐,你们霍家没了兵权,你四弟霍檀生死未卜,就算活着回来,也成了个废物!”

“我要退婚!”

霍府的花园里,立着一对年轻男女。

霍蓁脸色苍白,怒视着眼前的苏青:“你说什么?”

苏青颇有底气地说:“我说我要退婚!”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何况我们还未成婚呢!”

“霍三小姐,你说是这个理吧?”

霍蓁气得心口突突跳着:“你这分明是落井下石,你们苏家都是贪生怕死之辈,生怕被霍家牵连是吧?”

苏青丝毫没有羞愧之心,反而变本加厉,阴阳怪气地说:“霍三小姐,谁愿意巴巴地送死?又不是脑子有病!”

“当初若不是见你霍家显赫,谁愿意娶你?就你这病秧子,莫非指望能给苏家传宗接代?”

苏青眼底闪过鄙夷,嘴角泛着一抹得瑟。

“实话告诉你,能替我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而你现在一无是处了,这婚今日必须得退!”

霍蓁气得不行,大口呼吸着,抬手颤抖地指着他,嘴唇哆嗦着,随后猛地咳嗽几声。

苏青冷哼道:“瞧瞧,这随时要死的样子,还真是看着晦气。”

“你…”霍蓁虚浮地退后两步,眸子里泛着水雾。

苏青扬着脸,一副恨不得将她气死的嘴脸。

“退就退,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短命鬼,也配娶我家姐姐?”

霍檀拔高的嗓音,其气势令空气陡然间凝滞。

霍蓁与苏青蓦然侧眸,两人的神色差异极大。

霍檀疾步踏进院子,在苏青面前立足,冷冷地睨着他。

“霍檀,你回来了…”

霍蓁喜极而泣,抬手抹了把眼泪,身子虚浮地晃了一下。

“嗯。”

霍檀将她护在身后,朝苏青笑了笑:“这婚得由我们霍家来退,你们苏家还不够资格。”

苏青有片刻的慌乱,双腿开始发软,嘴上却依旧硬气:“你…已经没有兵权,有什么好嚣张的?”

霍檀轻笑:“那你抖个什么劲呢?”

苏青愣住,他认为霍家现在没什么可怕的,可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

霍檀的神态举止让霍蓁有短瞬的疑惑,可有她回来撑腰,刚才被气怒的霍蓁顿时有了几分底气。

她三两步上前,反将霍檀护住,双手叉腰,仰起脸朝苏青轻蔑一笑。

“就你这样的,本姑娘还看不上呢,我可不想嫁给你立即就守寡!”

“若不是我爹当初糊涂,老眼昏花地答应这亲事,你哪来的机会踏进霍家门槛?”

苏青被怼得面红耳赤:“传言果然不虚,霍府三小姐不仅有病,还是个泼妇。”

“我有病也得拿你先垫着!”霍蓁哼哼道。

“…”

“采苓,将他扔到大街上去,就说霍府三小姐退了苏家的亲事!”

霍檀淡声吩咐,清淡的眸底闪着嫌恶。

“退就退,我苏青以后能娶到更好的女子,你姐姐可就嫁不出去了。”

苏青羞愤不已,壮着胆子难得地硬气一回,扯着嗓子地朝霍檀喊道。

“是吗?那今日我就让你死了这条心!”

她不疾不徐地开口,眉眼挂着邪妄的笑,让人看着心惊。

采苓一脸懵地望着霍檀,她浅笑着悠悠改口:“打得他娶不到老婆后,再扔!”

采苓顿时心领神会,颔首应允,提着他就往外拽,只留下苏青的哀嚎声,渐行渐远。

院子里瞬间清静下来。

霍蓁这才完全回神,伸手将霍檀紧紧抱住,哭出声来:“你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

霍檀僵住身子,静默不语。

她清楚兵权被收后,整个霍府都面临着寒冬凛月。

如今诺大的霍府,只剩下稀疏的几个护院丫鬟,十分萧条。

霍檀瞅着怀中泣不成声的女子,暗想着,她得尽快适应这陌生的世界。

稍有不慎,大家都可能送命!

她将霍蓁轻轻推开:“现在没事了,那个渣男早点退了好,以后会遇到更好的。”

霍蓁抬了抬泛着水光的眼眸:“你…真的是霍檀?”

呃?

霍檀怔了怔:“当然是。”

原主那不苟言笑的冰山性子,她一时也全适应不来啊,于是捂着胸口,装作一副心痛状。

“你怎么了?”霍蓁惊呼出声,“是不是受伤了?”

霍檀尴尬地咳了一声:“无妨。”

霍蓁紧紧盯着她,眸底在闪烁着什么。

“皇上口谕…”

一道尖锐绵长的唱诺响彻整个院子,也打破略微有点迷的气氛。

紧接着皇上的近侍李公公手持拂尘,踏进院子。

霍檀心下一沉,该来的躲不过,原主回京本就是要面圣的。

李公公在她身前驻足,语气阴柔不失礼貌。

“霍将军,皇上听闻您受伤了,甚是担忧,现宣您明日一早进宫商议与赵府千金的婚事,以安镇北侯与将军的心啊!”

安他们的心?

呵!

霍檀心下暗嗤,面上若无其事:“你回去告诉皇上,我知道了。”

李公公眯着眼睛继续说:“还望将军守时才好,不然霍夫人也不好做人啦。”

霍檀脸色微变,冷睨着他。

这是旁敲侧击地告诉她,今日没有先进宫而是回霍府,狗皇帝生气了?

她脑子飞快转着,轻飘飘地回他:“我得需要时间将军情整理好,一并带给皇上。”

李公公目光一顿,垂首道:“将军考虑周到,奴才这就回去禀报。”

话落,他转身抬起步履,姿态显然没有刚才那般轻松妖娆。

一阵雷声过后,倾盆大雨如约而至。

碧玉珠帘后,琉璃香炉中青烟袅绕,染上厚重的迷蒙。

穆淮如玉修长的手指,捻着一颗透亮的白玉棋,微垂着眼睑,一双桃花眸潋滟着几分凉薄。

“殿下,皇上召霍将军明早觐见。”

林鹤立于珠帘外三尺,颔首禀报。

珠帘后没有回应,狂风从碧纱窗透进,将珠帘拨动。

片刻后,穆淮淡声问:“枫林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都已按您的吩咐,在大雨前办好。”

穆淮起身,拨开珠帘:“这两封信,你现在派人送出去。”

“诺!”林鹤双手接过信件,没有耽搁,迅速转身离开。

翌日,大雨未歇。

紫和殿,每一道门外,都有一排排禁军守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