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新书求收藏,打卡,追读,评论,爱你们~)

大庆国康宁十五年

**

乌云滚滚,苍穹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无比压抑。

郊外的枫林。

尸横遍野,染得地上的泥沙一片殷红。

浓烈得令人作呕的气息,弥漫在沉闷的空气中,久久不曾散去。

霍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都已经死了吧?”

“都死了!”

她尚未完全清醒,便听见这嗜血得毫无温度的话。

好痛!

她倏地睁开眼睛,咬牙忍着剧痛艰难地撑起身子。

眼前厮杀过后的惨烈景象,让她蓦然怔住。

天啦!

她这是在哪?

这满目苍痍的景象…

难道是在拍戏?

然而,这种念头很快就被打消。

两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正朝她缓缓靠近。

“霍将军,你竟然还没死?”

“命可真大!”

“杀了他…”

一字一句都透着寒凉的杀意。

寒芒猝闪,冰凉的剑锋朝她快速挥了过来。

霍檀心底腾起一抹惊恐,眼眸中的剑影迅速放大。

我去!

有没有搞错?

她还没来得及弄清楚什么情况啊…

忽而,一阵闷哼声响起,紧接着是两名男子轰然倒地的声音。

其他黑衣人也无一幸免,顷刻间皆被暗器割喉,一一倒地。

霍檀惊诧不已,这哪里是拍戏啊?分明是真真切切地凶杀现场,且血腥得让她心悸。

她捂着嘴,一时忘记胸口的剧烈绞痛,脑子里嗡嗡作响。

铺天盖地的记忆源源不断地输入她大脑,混沌不堪的思绪瞬间清晰。

她穿越了!

这是一个她前所未知的朝代,大庆国。

她穿越成镇北侯府女扮男装的世子,大庆国的将军霍檀。

原主与父亲击退气势如虹的北漠大军后,普天同庆。

大庆皇帝大喜之下,随即赐婚将当朝重臣赵宰辅的嫡女赵婉兮许配给她,并令原主即刻回京择日完婚。

然而尚在途中,还未踏进京都城,便在这枫林遭遇暗杀!

她低头瞅着自己的一身戎装,身前已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褐色。

霍檀揉了揉太阳穴,再次看向地上躺着的那些尸首。

心口是一阵难忍的刺痛,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栗。

那些可都是与原主出生入死,共同杀敌的伙伴。

三十五个精锐,他们忠心耿耿,在战场杀敌无数,却遭奸人所害死于非命。

霍檀拾起身边的剑,缓缓起身,用剑抵着地面,才勉强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一双凤眼早已氤氲着一层水雾。

理清这些记忆后,霍檀的思绪一时无比复杂。

她深吸一口气,遗憾地自语:“真是可惜一位大将,国之栋梁,最终落得如此凄凉下场。”

想起霍家的处境,原主的遭遇,难掩那油然而生的苦涩与心酸。

“心痛了?”

温凉的嗓音徐徐散开在林间,打破死一般的寂静。

霍檀顺着声音循去,便瞧见一青衣男子慵懒地斜躺在树枝上。

顶着一副亦正亦邪的俊脸,一双潋滟着清寒的桃花眸。

穆淮。

大庆国最不被帝王看重的四皇子淮王。

霍檀轻咳一声:“刚才是殿下救了我?”

“今日没死成,不知进宫面圣后能否被赏个全尸?”

他答非所问,悠悠的语气中透着温凉。

话落,他飘然落地,缓缓走近。

一双淡漠的眼眸,莫名让人有种压迫感。

霍檀身侧的双手微微蜷紧,尽量让自己淡定:“皇上召见只为赐婚,又不是赐死!”

“本王只知道,你若是死了,霍家就得彻底覆灭了。”

他伸手接住一片飘零的树叶,语气柔和地说:“暑去秋来,倒是迎来一个处斩的好时节…”

“殿下想多了!”霍檀淡淡回他,目光沉静如水。

既然穿越到原主身上,摊上这棘手之事,她定然不会再让人算计,不会让她身边三十五个将士白白死去。

然而,穆淮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愈发难以平静。

墙倒众人推,霍家的兵权被夺后,整个处境都极其艰难。

他用极轻的语气将霍家处境道出,句句诛心,毫不客气地在她伤口上撒下一把盐。

霍檀的心顿时拔凉,短瞬的怔愣后开口道:“多谢淮王殿下提醒,我会三思而行的。”

穆淮闻言,极淡地勾唇:“但愿如此,否则你还不如别醒来,原地去世的好。”

堂堂皇子,说话如此凉薄不留情面,霍檀感觉心口被扎得生生地疼!

不过转念一想,她若是再如原主一般愚忠赴死,还真是白穿越了。

须臾,穆淮扔给她一个瓷瓶:“能活着进宫不是本事,若能全身而退地从紫和殿出来,才是你的能耐!”

霍檀怔了怔,打开瓷瓶,一股大蓟的气息扑鼻。

“外敷,一日两次。”

依旧是清淡温凉的语气,俊逸的脸上无波无澜。

还未等她道谢,转眼之间,他便消失在树林。

与此同时,远处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霍檀闻声看过去,下意识地提高警觉。

待看清来人时,她才彻底让自己放松片刻,轻轻靠在树干上。

马车还未停稳,采苓已经飞奔过来:“将军,将军…”

眼前的一幕,令采苓整个人都虚脱了,她双腿发软地跪在地上:“还好您没事…”

霍檀稍微坐起身子,重重地舒缓一口气:“那个霍…姐姐们怎么样了?”

想到穆淮的话,她有着隐隐的担忧。

采苓微微一僵,抬眸盯着她:“树倒猢狲散,只怕是不太好。”

霍檀明白,自古就是如此,她凝视着地上的狼藉:“把他们厚葬吧,善待他们的家属。”

采苓眼眶溢着泪,哽咽着应允:“好,属下先扶您上马车,马上进宫面圣。”

霍檀思忖一瞬,摇头道:“先回家。”

采苓眼底闪过诧异,顿时有些迟疑:“您…确定先回家?”

“有问题吗?”

“没有。”采苓轻舒一口气,连忙搀扶着她。

马车在林荫道徐徐而动,树林里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后,一道深沉的声音响起:“殿下,黑衣人身上有发现东宫的令牌。”

“嗯,彻查霍府那三十五人的尸体是否有何异样!”

云淡风轻的语气,透着浓浓的凉薄。

乌云越积越厚,天色逐渐昏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