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金屋藏娇地

是个年轻的官员,长的干干净净举手投足透着几分精明,颇有点市长秘书的感觉,他看到容琦下轿来急忙快走几步然后一揖到底。

众人都静谧下来,火把的跳跃下容琦和那官员面面相对。

多亏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独立女性,否则真的会被这会前式的紧张气氛吓倒。

所有人见了她都退避三舍,官道上空空荡荡的,有几顶官轿干脆不往前走了,远远地停在后面,她看谁一眼,谁就要警觉地退后一步,那些躲不了的侍从都争先恐后地向她请安,足见之前那位公主是个威慑八方的人物。

容琦淡淡地点了点头,那官员显然是个平日里和她接触很多的人,脸上已见亲近之色,他凑过来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将军八百里加急战报入京,还带回来了家书。”说完从身后的侍从手里接过一封信和一只精致的包裹。

容琦脸上实在不可能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对她来说,什么将军,驸马,甚至是皇帝在她心里都是白纸一张,听起来没什么区别。

那官员显然对她的表现有所奇怪,嘴唇蠕动了一下,却又没说出什么来。

容琦将东西接过来放到瑾秀手里,那官员才终于忍不住了,“公主不打开看看吗?将军千里迢迢地送回京都想必是一件稀有珍贵的东西。”

容琦本想开口拒绝,临说话前她看了看那官员的眼睛,斟酌了一下,返过身将瑾秀手里的包裹打开,包裹套着包裹,用的是上好的布帛,叠的极为仔细,再往下就是一个檀香木的盒子,幸好那盒子一看就知道怎么打开,万一有个锁孔什么的,如同呈报密折的盒子一般,她就真的要想办法找借口遮掩了。

容琦将盒盖抽开,宣纸的包裹之中是一个精致的雕像。她伸手取出来一看,这才将那东西完全看清楚。

那是用翡翠雕成的小舟,上面站着一男一女,手牵着手,是有着同舟共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意思。

容琦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心跳几乎漏掉半拍。

那官员一边陪笑道:“果然是个精美的物件,只有将军才能有这样的心思。”

这是给她的新婚贺礼?还是有其他的意义?……

那官员道:“将军还带回来了其他东西。”说着又将另一名侍从手里的东西拿过来。

容琦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女子用的东西,胭脂水粉和精美的步摇和梳子。

那官员接下来的话让她更加惊讶了,“将军带回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将军说这些东西公主挑完了再差人送到他府上即可。”

将军,为什么她听到这个词就莫名其妙地眼皮乱跳,心脏也不正常起来了。似乎勾动了这个身体极为重要的东西。

特别是听到后面那句话,甚至还有一丝的愤恨。

容琦看着琳琅满目的首饰,半天才缓过神来,点点头。

那官员算是都汇报完了,一步步地退了下去。

周围没人了,容琦这才接着往前走,瑾秀在一旁提着灯笼照照前面,然后得意地道:“公主,她果然来了。”

容琦抬起头向前望去,看到宫墙边那个红衣人影的时候几乎不肯相信。

容琦稳住自己的心神慢慢往前走,那女子看见她之后没有露出别人脸上那种恐惧,表情更多的是平静和谨慎。

瑾秀先上前一步淡淡第叫了一声,“将军夫人。”话意是恭敬的行礼,可是话音却不冷不淡。

刚才来了一个将军,现在是个夫人,容琦难免要联想到一起去。

事实似乎也确实是如此。那红衣女子向她行礼之后,看向瑾秀的手上,眼神颇为迫切,容琦从她身前经过,她眼睛的余光仍旧看着那盒子不放松。

瑾秀那丫头的尾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得意洋洋地抱着盒子,脸上的表情非常哈皮。

容琦实在想问问瑾秀这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道那丫头心底藏不住半句话,早就跑到她耳边来笑了,“公主,这些东西这么好看,您还是都留着吧,将军口信里又没说一定要将这些送……”

容琦一边听着一边去看瑾秀手里的信。

此时此刻天渐渐亮了,那信封上的字体已经能看得很清楚。信封上虽然没有写什么,可是注脚落款上的日期足以让她看出一身的汗来。

容琦恨不得将袖子里的纸张拿出来放到一起比较。顾不得吩咐瑾秀,容琦已经伸手将那封信拿过来,然后急忙去掉漆封。

瑾秀似乎对她这种猴急的表现非常之受用,还在一边抱着盒子乐呵呵。

那是一张素白的纸笺,看上去似乎和平常的纸张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稍微短了一些,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发现这张纸让人从下缘裁掉了。

容琦握着纸张,抬起头,“瑾秀,去那个僻静处,帮我看着人。”

瑾秀点点头,从前面带路,她进宫的次数繁多,且公主经常有这种需要,公主说的僻静处她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更新完睡觉喽*****************************

今天写了不少,嘿嘿,所以更新两章啦,看见桃子的发言很高兴啊,希望那些跟着教主的老读者通通都来发言,谢谢同学们。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