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总裁的娇软前妻

呵呵,骗子。

苏寻洲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祝心蕊表情不羁,然后缓缓地勾起嘴角。

苏寻洲长相俊美,气质卓越冷冽,笑起来自带千年大王八(霸王)的一股邪气,加上屋里空调温度略低,突然就有种索命无常的感觉。

祝心蕊吓得立刻躲到高律师身后。

“高律师,你你看看他啊,好吓人哦……。”

不,我不想看

高律师感受到来自苏大老板的实质性强烈的戾人视线,一个侧身躲开祝心蕊就要抓到他肩膀的小手手。

“苏总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等。”

祝心蕊:“……。”

祝心蕊气得头大,艾,高律师,你这样做就不对了。

苏寻洲走近两步,脸色乌黑乌黑的,两条眉峰线条凌厉,狠狠地皱起。

“祝心蕊,你知道上一个胆敢欺骗耍弄我的人在哪么?”

祝心蕊偷偷摸摸的搜刮了一下剧情君。

认真的回答道:“在骨灰盒里?”

苏寻洲:“……。”

俊美无双的表情逐渐狰狞。

“祝心蕊,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是吗,如果不是你拿着假怀孕的化验单骗婚,你以为你能完好的活到现在。”

“什么假怀孕,你不要胡说八道哎,明明就是那个垃圾私人医院把病人的化验结果搞错了,我也是受害者。”

开玩笑,她又不是遇事只会嘤嘤嘤的蠢白甜祝心蕊,都是垃圾医院害了她一个清纯懵懂的蠢少女。

蠢到以为拥个抱接个吻就能怀孕。

“受害者?呵呵,祝心蕊,我第一次发现你的脸皮够厚,心机深不可测,以前我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现在她发现男主更煞币。

“怎么不说话了,让我说中了是吗?”苏寻洲一只大掌突然钳住祝心蕊的脖颈,毫不怜惜拉近到胸前。

女主她身娇体软,稍微一抓皮肤是就是青紫一片,祝心蕊还是没防住酷爱动手动脚的虐恋男主。

“放开我。”

祝心蕊的拼命挣扎在苏寻洲手里好似挠痒痒一般的,甚至还带着犹不自知的暧昧撩人。

苏寻洲的耳廓通红,一股灼热在皮肤上面扩散开来,身体僵了一下,倏地放开祝心蕊,退开两步。

“哼,不知廉耻。”

“……?-_-??”祝心蕊懵逼问号脸。

苏寻洲平复了一下身体上躁动的情绪,对这种使用不入流的手段上位的女人,他根本不屑一顾。

“签吧,别逼我使用手段。”

苏寻洲把离婚协议书丢到桌子上。

祝心蕊:“……。”

祝心蕊气得想骂人。

她一开始就准备速战速决的签字离婚,谁让你个王霸蛋搞这一出骚操作。

苏寻洲虽然脑子有病,但是武力值太可怕,她还是暂时认怂。

祝心蕊捡起离婚协议书,仔细的看了一眼财产方面的分割和她的赡养费。

苏寻洲这个男人果然大方,她提的财产要求都完全满足了。

不过,苏寻洲不差钱是真的,脑瘫也是真脑瘫霸总。苏寻洲不差钱是真的,脑瘫也是真脑瘫霸总。

女主祝心蕊在兼职的酒店被人设计进了苏寻的总统套房,苏寻洲在酒会上被另一波人灌了迷迷糊糊鼓掌酒。

虽然苏寻洲被灌了强烈药效的迷糊鼓掌酒,但是苏寻洲可是这个世界的男主霸总啊,抗药能力那叫一个强大,直接把祝心蕊当成居心不良的风月场的女人踢下了床。

不要女人也不要男人,艾,这就是霸总,人家就是硬抗,然后,苏寻洲硬生生的忍的晕死了过去。

女主瑟瑟发抖躲在角落的看着全身都像个煮熟的螃蟹一样晕死过的男主很是于心不忍,爬到床上准备主动献身。

女主就偷摸亲了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主两口,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占谁便宜,看着男主实在太迷人,竟然忍不住又对其上下其手。

女主看着苏寻洲安安静静的昏死容颜,她想道,这样果然有用,小说都是这样写的,长得好看的总裁(长得帅和总裁划重点,帅还必须有钱)如果犯病,亲亲就好了。

第二天,男主一醒过来就看见靠在他怀里的祝心蕊,再看两个人盖着被子躺一张豪华大床上,然后就自动脑补了一晚上的鼓掌大戏。

总之,一个智障少女,一个脑瘫霸总还挺相配。

祝心蕊很快签好字,又把笔递给苏寻洲。

“你签。”

苏寻洲表情渐渐冷凝,舌尖缓缓地划过后牙槽。

呵呵,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他的别墅和财产了,昨天哭着喊着不会要他一分钱果然都是装的,亏他昨晚还犹豫不决,心里带着一丝丝不舍。

现在还敢说不是在觊觎他的财产,欺骗他的感情。

苏寻洲又阴沉沉的笑得跟个地府爬上来的阎罗王似的。

祝心蕊就怕这样的神鬼莫测的神经病。

她扯起僵硬的嘴角,尽量让自己带着甜美笑。

“那我去给你倒杯水。”

“红酒,酒窖的第三层,竖着第六格,84年的华夏地狱酒庄产,不要拿错了。”

祝心蕊立刻有些紧张。

喝酒,那可不行。

酒后变禽兽,她可糟不住,她是来做任务的亲发。

剧情就是从这里开始变得肉肉的了。

男主苏寻洲好像突然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发现女主真好,好用??

都离婚了还喝什么酒,这不是闹的吗!

都离婚了竟然还一起滚了床单。

然后,祝心蕊这个前妻开始了长达二百多章带球飞来飞去的虐恋情深。

带球飞?

门都没有了。

她就是要让女生舒爽。

酒窖现在属于她的私人财产。

除了她,谁都无权处理。

祝心蕊穿着粉色的小拖鞋嗒嗒嗒的跑到厨房,鲜榨了一杯果汁。

苏寻洲盯着纸张上面娟秀小小巧的字体发了一会呆,又看了一眼厨房正在捣鼓搅拌机制造噪音的俏丽身影。

好看的眉毛又皱起来了,她又在搞什么东西,不是让她去酒窖拿瓶红酒么?

每次都是这么不听话,要这种整天气得他肝疼的女人有何用。

苏寻随即低下头,在离婚协议书上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