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话说这忠慈门中的少侠,个个可谓是天上无二,人间无双。生得是一副俊朗英姿,眉若双剑,目若双星,面色如玉,发色如漆,头戴飞龙夺珠盔,身着玄色袍,上绣金线行龙纹,束云锦腰带,下悬蟠螭玉首剑,足蹬乌皮靴。立若青松,健步如飞,行于街市常常跨一骑枣色宝马,引得百姓是遥隔长街十里围观,个个高呼‘看忠慈少侠’!”

时过境迁,人们往往会忘了旧朝究竟是哪年。有些旧事,无论当时是多么的精彩,也会像无数逝去的人一样,被历史的尘土一埋,淹没在时间的轮回里。偶尔,也只是出现在几位年迈苍苍的说书人浑浊的嗓音中了。

夏日午间的茶馆,气氛略有些昏昏沉沉,客人漫不经心地晃着手中清热解暑的茶饮,时不时偏头瞧瞧端坐桌前,那位眉飞色舞的说书人。

“话说这大周朝立国之初,长江以南各方势力觊觎金陵大周的江山,征伐不断。长江以北,胡虏羌寇趁虚而入,鸠占鹊巢他是抢了中原宝地。周朝太祖爷分身乏术无暇北顾,任凭着外敌蹂躏这大好的河山。好可叹中原百姓,生灵尽数席卷,眼睁睁盼救星解民于倒悬,这忠慈门,就兴于此朝此代……”

说书人的醒木一拍,往事滔滔不绝而出。

任何一段沉重的历史,也免不了最终成为故事,成为人们消遣时漫不经心听上两句的话本戏词。不知故事中人来到今时,听到这些故事会作何感想?茶香萦绕之中,听客们品茶品书,津津有味,很多人都会转转这样的念头,那个叫周朝的朝代是否真的存在?当年英明神武的忠慈少侠如今是否还存留在这世间?

人们无从得知,出了茶馆,他们无一例外都当自己是听了一段戏说的故事,真真假假也没有了意义。

“正是——身后之事不由己,是非公道随后人。留得万古直名在,不畏优伶骂佞臣。少侠芳骨今何在?滚滚红尘——这、不留人。”

醒木一敲,一书终了。

百感交集之下,说书人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

两代旁观者,天留冷眼人。都言书为戏,谁知戏如真。你若问书中故事何来,他要说的,可就比说书的时候多多了。

有多少可信呢?

又有多少人能信呢?

一代人的逝去,属于一代人的时代也就随之过去。现在的人无一不是忙着经营现在的生活,若是回到过去的那个时代一看,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也和你一样在认真经营着极为相似的生活。可能你会恍惚,时间一直在走,又仿佛从未走过。

那段岁月一直都在。

那个故事,也曾不是故事。

说说他们,兴许你还能看见自己呢。

说来话长,列位预备好要听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