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滚蛋

曲终人散,繁星满天。

安然居的人的动作很快,宴会结束后,很快便将舞台收拾干净了。

夜市上的摊位,也都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了。

“明川姑娘!”有人看到洛明川经过,便笑呵呵地跟她打招呼。

洛明川亦是笑眯眯地跟他们说话,“梁大叔,收摊儿呢!”

“是啊!”梁大叔笑呵呵地说道。

今天生意好,脸上笑容便多了几分。

洛明川脚步轻快地在夜市上转了一圈儿,待一切归于平静后,她便静静地站在茶楼的屋顶上。

安然居向来是大手笔,每个角落里都有油灯点燃。

并且,有人看管,长夜不灭。

所以,整个安然居即便是在晚上,也不会陷入黑暗中。

明川站了一会儿,便纵身跃下。

回到屋子时,春草和夏露两个人已经将沐浴的水准备好。

见她进来,夏露笑着问道:“姑娘可要用些夜宵?”

明川笑着摇头,“不用了,你们今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这边等明天再过来收拾便是了。”

春草和夏露笑着退了出去,“那姑娘也早些休息。”

洛明川坐在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喝完后,才转到屏风后沐浴。

刚坐进浴桶中,一阵微风拂过,周围的纱帐随风轻摇。

洛明川微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沐浴。

··············

东方拂晓,晨曦初现。

当第一缕晨光冲破天际,树上的鸟儿便从巢中飞出,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燕寻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窝在树杈中间,眼前有一个用线绑着,吊在自己的面前不住滚动的鸡蛋。

这是什么意思?

燕寻将鸡蛋拿在手里,饶有兴趣地看着,滚蛋?!

“哈哈哈·······”

他忍不住扬声大笑,这丫头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他昨天晚上在糖摊儿被洛明川拒绝后,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对明川更感兴趣了。

他跟在她的身后转了一个晚上,愣是再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

这样的事情,可是他燕大公子以前从来都不曾遇到过的。

心下一着急,便去了她的房间。可没有想到的是,她正在沐浴。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刚看了一眼那氤氲着热气的大木桶,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清醒时,便是现在,窝在树上,对着一个滚动的鸡蛋。

有点儿意思!

燕寻勾了勾唇角,握着那颗鸡蛋,从树上跳了下来。

············

安然居的后坡上,有一大片桃林。

桃花盛开,宛如天边瑰丽的彩霞,煞是好看!

桃林深处,有一个桃花庵。

桃花庵占地面积不大,不过是一个三间正房,东西两间厢房的小院子而已。

洛明川推开桃花庵的大门,踩着飘落在地上的桃花瓣,走进了最中间的那间房子。

她将手里的篮子放在一旁,拿起抹布,亲手将这里的桌椅和牌位都擦拭了一遍。

待一切收拾妥当后,才将篮子里的香烛拿了出来,摆在桌案上。

她将香烛点燃,对着桌子上的牌位,恭敬地拜了三拜。

从正房出来后,她走进了西厢房。

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简单,除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便是靠在窗边的那张床了。

恍惚间,她看到床上坐着一个身形瘦小的女孩儿。

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道袍,枯黄的头发,乱蓬蓬地堆在脑后。

她瞪着眼睛,一脸茫然地四处看着。

听到开门声,她缓缓地转过头,目光呆滞地看着门口。

一身灰色道袍的静心师父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她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语气温和地说道:“你可算是醒了,赶快将药喝了吧!”

女孩儿没有动,只是那样呆呆地看着对方。

静心坐在床边,笑着说道:“你现在不想喝也没有关系,我们过会儿再喝。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

女孩儿的嘴唇动了动,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黯淡地垂下头。

静心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那我们就一个一个问题来说。可要我通知你的家人?”

女孩儿:“·······”仍是一阵沉默。

静心:“你叫什么名字?这个该不会不好回答吧?!”

女孩儿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睛里山过一丝复杂。

静心歪头想了想,压低声音,十分神秘地说道:“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嗖········”

一阵破风声响起,洛明川眉头一挑,身子灵活地一扭,便避开了带着杀意飘过来的树叶。

可攻击之人显然是不想就这样轻易地放过她。

她刚躲开树叶,便感觉身后传来一阵疾风。

她没有慌乱,脚步一错,抓起手边的棍子便向后挡去。

对方见她反应如此之快,也不觉得意外。只是手上攻击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洛明川也不是吃素的,见招拆招,反应的速度,丝毫不慢。

两个人从西厢房一路打到了院中央,又从院中央打到了外面的桃林里。

衣袂飘绝,花瓣翻飞。

远远地看过去,宛如两个误入人间,借风起舞的仙女。

“不打了!”洛明川率先收住招式,把手里的棍随手丢在一旁。

抓起石桌上的酒罐,跳到附近的一棵桃树的树枝上。

后背靠着树杆,单腿支起,灌了几口酒,随口说道:“每年都这样,能不能有点新意?!”

红衣坐在她的身旁,懒洋洋地说道:“在师父和师叔的忌日,考校一下你的武功,看你你到底有没有偷懒。”

喝了一口酒后,忍不住赞叹道:“田姨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桃花酿绵软醇香,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洛明川:“这十年窖藏的,可不多了,你可得省着点喝。”

红衣知道,她的小心眼儿病又犯了。

也懒得理会她,“你武功越发地精进了,看来最近没有偷懒。”

“唉,没办法!”洛明川故作无奈地摇摇头,“我又没有江湖第一快剑时刻保护着,可不得自己多努力一些吗?”

钟离这个号称“江湖第一快剑”的八品高手,见到红衣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