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糖摊大叔

似乎察觉到洛明川的目光,红衣手中的水袖一挥,姣好的面容缓缓的从红纱后面显露出来。

她眉头一挑,冲着明川微微一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

“嘶········”洛明川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抬手揉了揉双臂的鸡皮疙瘩,没有好气儿地骂了一句,“妖孽!”

她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李七雪。

穿着一身补丁摞着补丁的衣服,头发用一条破旧的布巾系着。

手里拿着一把破镰刀,三下两下将洛明川看好的准备取蛇胆的蛇给剁巴了!

一边剁,一边嚷着:“别怕,别怕,这蛇没毒的。”

洛明川背着药篓,眉头皱得死死的。看着碎了一地的蛇胆,恨不得将其给掐死。

对方浑然没有察觉出自己的生命濒临危险,用衣袖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一把,笑着问道:“你被吓到了吧?!别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她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跟洛明川说的,还是跟自己说的。

“我叫李七雪,你叫什么?”两个人坐在宽大的石板上后,李七雪率先开口。

“洛明川!”明川的心还在滴血,语气也淡淡的。

李七雪却十分热情,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你真好看!”

“真的!”像是担心洛明川不相信一般,连忙解释道,“从小到大,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洛明川转头看了一眼这张虽然衣衫褴褛,却难掩姿容秀丽的脸,若不是觉得她的笑容还算是真诚。

差点就以为,她这样说是为了让她夸她一句好看了。

“你也很好看!”洛明川顺着自己的心意夸赞了一句。

··············

“哎呦,红衣姑娘朝我笑了!”一声惊呼,打断了洛明川的思绪。

“瞎说,她明明是冲着我笑的!”他身旁的人嗤笑一声。

“你们都说错了,她是对着我笑!”另外一个青年人,红着脸,羞涩地说道。

洛明川咧咧嘴,一阵恶寒。这些人,真是让人受不了!

人家红衣姑娘明明是对着我笑的。

她傲娇地扬了扬下巴,转身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一抬头,不其然地看到了钟离。

他双手抱臂,身姿挺拔,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舞台上那个翩翩起舞的人。

感觉到洛明川的目光,他侧头看过来,淡淡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洛明川知道,他现在全部心思都在红衣身上,自己还是别去讨人嫌了。

她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便继续向人群外挤去。

··········

“哇!”她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甜丝丝的味道。

她走到糖摊前坐下,糖摊老板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过来一般,顺手递了一个糖人儿给她。

洛明川不客气地接了过了,顺势咬了一口,眼睛一亮,“嗯,橘子味儿的!”

糖摊儿老板是一个中年大叔,身高五尺,目光炯炯,虽然有一道横贯的刀疤在脸上,可整个人却丝毫不见狰狞。

他说话的声音也十分温和,“你不是说想吃带有橘子味儿的糖人儿吗?”

说话间,他有将手里新做好的振翅欲飞的凤凰递了过来。

凤求凰?!

洛明川接过糖人儿后,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这三个字。

挥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她将糖人儿抓在手里,笑眯眯地夸赞道:“真漂亮!你是怎么做到的?”

司墨寒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柔和,语气也更加温和,“我还会做许多许多,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能做出来。”

这话怎么听怎么有些暧昧。

只是洛明川的心里却不见丝毫的涟漪。

不仅是因为对方是一个年纪半百的大叔,更是因为洛明川的心湖如一滩死水,激不起任何波澜。

洛明川笑着点点头,真心实意地赞同道:“大叔真厉害!”

蓝色的水滴宝石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

映照在女孩子白皙的脸上,熠熠生辉。

司墨寒眼睛里闪出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那边的糖葱也做好了,我去给你包上一些?”

话虽如此,可已经动手包上了。

自从再次睁开眼睛后,明川就不打算再亏待自己,尤其是在吃的方面。

更何况,今天所有的消费,都有人替她买单。

看到那一大包糖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已经笑成月牙儿状了,“大叔,您真的是太好了!”

“这样就被感动啦?!”一个慵懒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

洛明川一转头,不其然地看到了一身白衣的燕寻,手里摇着折扇,十分骚包地站在那里。

见洛明川看过来,他桃花眼一挑,露出一抹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

对燕寻这十分熟稔的态度,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洛明川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你是谁?”

“我跟你很熟吗?”

“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我会搭理你?!”

燕寻:“·········”

他自己也知道,这样过来,有些冒昧了。

可他今天当真是等得太长时间了,再者,也是被她今天的一身装扮惊艳到了。

与平时穿着巡逻服的英气不同,今天的她多了几分俏丽和灵动。

他的一颗心顿时控制不住了,脚下也不由自主。

只是,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可对上洛明川这三连问的眼神,只觉得一颗真心错付了。

对上他那一幅十分受伤的样子,洛明川丢下一个十分惊悚的眼神,便抓住那一包糖葱跑开了。

嘿,她这是什么意思?!

燕寻被气得头顶冒青烟,微眯着眼睛看着洛明川的背影,她这是拿自己当疯子看是吧?

啪!

他将手里的折扇一合,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不愧为是我燕某人看上的,还真是对我的脾气。

单手背在身后,便抬脚向洛明川消失的方向追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一道带有杀气的目光,若隐若现地落在他的身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