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初夏

初夏的阳光,有些刺眼。街道两边的大榕树,被微风吹动,哗啦啦作响。

一位手中抱着孩子的小妇人,站在树下,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

风,拂起她那乌黑的几根发丝。她晃了晃脑袋,想将那几根有些扎眼的头发丝,甩到一边。可惜,额头上微微冒出的汗水,沾住了那几根恼人的头发。

白色的棉布衣裙,显得干净,又落落大方。怀里的孩子,在熟睡。天蓝色的海军服,让这个一岁多的男宝宝,看起来格外可爱。

“从容,带孩子晒太阳呢?”一位六十几岁的阿婆,手里牵着一只狗狗,从小妇人身边路过。她和蔼的打招呼,她们是一个小区的邻居。

“嗯,阿姨,又带着小阿黄出来逛呀!”名叫从容的小妇人也笑嘻嘻的回应着阿婆。

“是啊,她每天都要出来逛两圈,不然在家呆不住。你看凯凯睡的多香,我就不吵他啦。”阿婆伸着脖子看了看小妇人怀中的宝宝,想要用手摸摸他肥嘟嘟的小脸儿,可最终,手还是放下了。

“好嘞,阿婆,再见!”

小妇人看着阿婆远去的身影,心里总有一种不是滋味儿的滋味儿。若不是那一场变故,她的宝宝,该有一个多疼他的外婆。而她,也不至于离开家乡那个伤心地,流落至此,寄人篱下。

虽说老公对她很好,她的工作也不错。可是,这里毕竟是异乡。要见一面抚养她长大的奶奶,都不容易。

树荫,随着时光,开始往一旁倾斜。

小妇人看看手中依然熟睡的孩子,脸上露出了欣慰。无论生活多么苦,只要有他,就有动力面对一切。

“从容,小叔来电话了……”一位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朝小妇人走来。

“哦,说什么?”

“说……你妈妈又去家里问你的情况,还问你要不要和她联系一下?这是她的联系方式。”

“别说了,不要!那个女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认!”

“从容……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

“闭嘴!多少年我也不会原谅她!”小妇人很生气,抱着孩子往大树的另一边走去。

“从容,从容……”

“你不要再说了,小叔叔也真是的,怎么这一次就来替她说好话呢!太过分了,我要让奶奶骂骂小叔。”

男人不再争辩,默默的跟在小妇人身后。

小妇人叫何从容,从北方边塞老城,来到这个海边城市。原本她可以不来,她考上了本地的一所知名大学。可是,她为了逃避,为了让自己离开那个地方,选择了离家很远的海边。虽然大学不是自己心怡的,但总归,能够逃离那里,就是最好的。

突然,何从容愣在原地,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小区的大门,一股莫名的怒火在胸中燃烧。

她转过头,对着跟在后面的那个男人吼道:“她为什么在这里?她为什么在这里!!!”

小区门口站着的女人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连走带跑的过来,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容容,容容,妈妈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你了……容容,你长大了,妈也老了,你原谅妈妈吧……”说着,她老泪纵横的用眼睛祈求着眼前这个盛气凌人的小妇人。

何从容愤怒的冲着她吼道:“滚,你滚!我不想看见你,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不想见到你。你做的事情,你就要付出代价!”

“容容,你原谅妈妈吧……妈妈知道错了……容容……”女人一边哭一边急切的说着,生怕眼前这个小妇人离她而去。

“我不听,你走开。我都已经从家里千里迢迢的躲到这儿了,却还躲不过你!你让我安静平静的生活吧,别来打扰我,行吗!就算是你留给我,还有我爸唯一的功德!”小妇人说完,抱着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醒的孩子,就要走。

“容容,你看,孩子出生我都没见过,你让我看看孩子也行啊。这是我给孩子准备的见面礼,你收着收着。”女人将一张银行卡,想塞到小妇人手中,可是看到小妇人的手腾不出空儿,便往她孩子身上放。

小妇人一闪身,将孩子身上的银行卡抖落到地,对女人说:“我不要你的钱,拿着你的钱赶紧走,以后不要再来!如果你再来,我就带着孩子离开这里,谁也不说,让谁都找不到!你若是不相信,那就试试看!”

手中的孩子,被抱着他的小妇人这么一抖,本来就有些害怕,结果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小妇人心疼的看了一眼孩子,又用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径自走了。

女人不敢再追,小妇人的话,让她心有余悸,眼前这个女儿真的会做出那种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事情,如同当年!

现在无论怎样,至少她知道,女儿过的不错!

中年男人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妻子离开,不知该说什么。

女人默默的在那里流泪,很快,她哭出了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却非常的痛心。

中年男人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女人。女人接过来,拿在手里,擦了擦眼泪。

“谢谢!”

“没,没事的,阿姨。”中年男人的声音显得很局促。

女人擦干泪水,抬起了头,冲着男人说:“谢谢你照顾我容容,我不能在身边替她做任何事,她的一切,就都拜托你了。这张银行卡里有十万块钱,给你们。不管做什么都好,也算是我弥补一下这么多年对她照顾的缺失。”

“不不不,阿姨,这钱我不能要。容容刚刚不收,我现在也不能要啊,不然回去她会生我气的。”

“这……”女人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我也不能因为自己,引起你们的矛盾。哎……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女人的眼神儿,充满了幽怨。

她灰溜溜的离开了,和十几年前她想要去参加自己丈夫的葬礼,却被人赶出来一样……

火车上,女人的回忆,追溯到了曾经那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