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气急败坏

宋婆子捧着荠菜,动作小心谨慎,像是捧着什么稀罕的物什一样。

也的确稀罕——这可是今年开春,第一次找到能下锅的绿色野菜。

宋婆子靠墙坐在院子里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清理着荠菜上的泥土和不能吃的叶子。

往年这个季节的荠菜,最外面一圈菜叶都是不能吃的,因为出来的太早着冻了,可是现在这荠菜长的这样快,有宋蓁的缘故。

所以,到也没什么不能吃的老叶。

宋蓁在旁边看着,就也搬了个圆木头坐了过来,伸手帮忙。

宋婆子翻起眼皮看了宋蓁一眼,语气之中有几分不耐烦:“你来干什么了?”

“帮忙呀,奶,你不是说往后家里面的事情都需要我学着去做吗?”宋蓁一脸真诚的看着宋婆子,摆出虚心好学的样子。

宋婆子用鼻孔出气:“嗤,你还是先把身上的伤养好了吧!不然我们还得花钱给你抓药!”

宋蓁也不和宋婆子硬着来,只俏生生的笑了一下,声音也格外清脆:“多谢奶奶关心!”

宋婆子似乎有一些受不了这甜言蜜语,打了个颤,接着恶狠狠的道:“谁关心你!”

说这话的时候,宋婆子就嫌弃的看了一眼宋蓁:“咱们村子里面可不兴耍嘴皮子的,一个姑娘以后能不能嫁到好人家去,靠的可是实干!”

“你以后也不要再用这种歪的邪的话来哄我,我听不下去,辣耳朵!”宋婆子不耐烦的哼了一声。

宋蓁瞪大了眼睛看着宋婆子,自己这是用力过猛了吗?

其实本来,她也不是什么嘴甜的人,她呢,就是觉得自己初来乍到的,要寄人篱下,在人家的手下讨生活。

嘴甜点,让自己快速的融到这个家庭之中,也好快些过踏实日子。

没想到宋婆子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宋婆子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关心宋蓁,这会儿就直接一甩手:“既然你那么愿意干活!这荠菜就你来择吧!”

宋蓁也只好任劳任怨的把荠菜择好,放到一个小竹篾里面。

院子里面有一桶水,宋婆子又道:“直接拿那桶里面涮一下。”

既然荠菜都可以长的这样好了,那诸如菠菜、香菜、小白菜之类的小菜也可以种下了。

等着到了农忙的时候,家里面也能有两个菜吃。

这水呢,一会儿就正好拎去浇地。

春寒料峭,那水从河里面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院子里面了,所以那凉意好像能穿透皮肉,直接就扎到骨头里面一样。

宋蓁的手,没多大一会儿就红了。

不过幸好,也只需要洗上几下。

等着宋蓁洗完菜,手已经凉透了,但是这样宋蓁非但感觉不到冷了,反而觉得手指之间有一些微微发热发烫了。

宋蓁端着洗好的荠菜,就往灶间走去了。

宋婆子这会儿正在刷锅。

宋蓁好奇的问道:“现在就做饭吗?”

她觉得自己才刚刚起来没多大一会儿呢。

宋婆子斜了宋蓁一眼,瞬间就领会了宋蓁的意思:“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辰了,你要是再睡一会儿,就直接晌午了,云山一会儿就要回来吃饭了,他干了一上午活儿,难道还要让他饿肚子吗?”

宋蓁默默的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尖。

看的出来,不管她说什么,宋婆子都想讥讽两句。

不过宋蓁到也没有特别生气的感觉——她都把宋婆子的儿子弄去服徭役了,宋婆子这会儿能给她一口饭吃,已经是好性儿了!

虽然说这事儿不是她做的,可是在外人眼中,就是她做的!而且她是解释都不能解释,只能把这事儿认下来。

有得有失。

宋蓁觉得,她还赚了呢!

被宋婆子讥讽两句,被宋家的人厌恶一下,甚至包括被那林家赶出家门,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她还有命!

宋婆子把荠菜接了过去,用刀拦了几下,荠菜就成了大小均匀的小段儿了。

她又肉疼无比的,摸出四个鸡蛋来。

然后把鸡蛋磕破搅碎,最后和荠菜段儿混在一起。

宋婆子把东西准备好之后,就在锅里面放了水,然后从已经有一些发黑的,双开门的碗柜里面,拿了一些黑面馒头出来。

也不知道宋婆子是喃喃自语,还是对宋蓁说的:“先把馒头热一下,等着你哥回来再炒菜,不然就凉了。”

灶间里面烧的,是一些干树枝,时不时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燃烧的时候,整个灶间还有一种木质燃烧特有的香气。

木锅盖的缝隙处,也飘出了腾腾白气。

宋蓁站在灶间的门口,看着在那安静烧火的宋婆子,眼睛有一些微微的濡湿。

这就是人间烟火。

还能再瞧见,再感受到,这可爱的人间,真的是太好了!

她以为,自己短暂的一生,就在坠崖落入水潭的时候,结束了呢!

宋婆子见宋蓁半晌没有动静,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她皱眉道:“你回去吧,别在这碍眼!”

宋蓁想问上一句,用不用自己帮忙,可是她感觉到宋婆子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厌恶她的情绪,她就抬起脚步往回走。

走了几步,宋蓁就反应过来有点不对劲,于是就回头补充了一句:“奶,当初不是你喊我出来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赶我走?”

朝令夕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不过最后一句,宋蓁可没敢说出来。

宋婆子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灶间出来:“你对我的话很不满吗?我告诉你!不满你也给我忍着!这个家我做主,我说的算!”

宋婆子说完这话,还恶狠狠的掰断了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

“咔嚓”一声。

宋婆子觉得自己的火气,也被释放出去几分。

但她还是十分不满的想着,宋蓁这丫头,可一点都不老实不本分!有的时候瞧着好像多乖巧讨喜一样。

但是这不,没多大一会儿功夫就原形毕露了!

实在是不招人同情!也不招人可怜!

宋蓁听到宋婆子在灶间里面弄出来的动静,知道这是把树枝当成自己,正在那发泄出气呢。

她抿唇笑了一下,她也算是又一次的试探了一下宋婆子对她的态度。

宋婆子虽然不喜欢她,但在生气的时候,好像也不会动手打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