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发现青雾

宋云山接着道:“你要是真的明白了爹的一番苦心,这会儿就好好养着。”

宋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的出来,原主的这些家人,对她的印象不怎么好。

不过没关系,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云山这会儿到是大发慈悲的在一旁,给宋蓁说了说家里的情况。

宋婆子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已经嫁在外面了。

她爹叫宋二牛,行二,和宋婆子一起生活,她还有个大伯,宋大牛,也住在云崖村。

至于这宋二牛,也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宋云山了,至于女儿……曾经是宋明玉,如今是她宋蓁。

家里的人不多,但是老弱病残占个齐全,之前的时候家里有宋二牛在,日子到也过的下去。

但是现在宋二牛离开家一个月了,家里的地还没春耕呢!宋云山虽然是男丁,但腿脚不好。

所以宋婆子现在看到宋蓁就气不打一处来。

宋云山说完家里的事情之后,就道:“最近奶的心情很不好,你不要去招惹她,就安生的在这屋子里面养伤!”

宋蓁躺在床上,和一条正在被晒干的咸鱼一样,时不时的翻个身。

她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宋云山不让她下地,好在宋云山在出去的时候,把窗户支开了一个缝隙给她透风用。

她瞄见宋云山扛着锄头离开,这才下地活动了起来。

她身上的衣服,沾了不少的血,血已经干了,但是穿在身上并不舒坦。

她在屋子里面找了一下,并没有找到干净的衣服,有一些沮丧。

这处境也太糟糕了吧?

宋蓁没办法出去晃悠,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一出去,必然会招惹来一顿骂,她到不怕这个……但是她没弄清楚自己身上的伤是怎么好的,还是不想太招摇。

因为别说那刀子戳到心口了,就是不小心把手指头割破了,刀口也没那么快结痂啊!

更何况,看着她这一身的血,就知道当初她伤的有多重了,要不然原主也不可能一命呜呼,给她捡了个便宜。

宋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本能的想要隐藏。

宋蓁坐在桌子旁思考了一天的人生,直到宋云山回来,她才上床继续当咸鱼。

宋云山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门来看她一眼。

宋蓁坐起来,宋云山的眉头微微一皱:“还是躺着吧!”

宋蓁笑了笑:“哥,你回来了?是下地去了吧?累不累?”

面对宋蓁突如其来的关心,宋云山看着宋蓁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就差明说宋蓁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了。

宋蓁道:“等我好一些,我帮着你做活。”

宋云山嗤了一声,没说什么就往外走去。

过了良久,不知道宋云山说了什么,宋婆子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吃什么吃?中午的时候,咱们一家都没吃饭,凭什么给她吃?”

“要不是她这个丧门星,咱们家能过成这样吗?”宋婆子咬牙骂着。

不用指名道姓,宋蓁也听出来了,这是说自己的。

宋云山的声音不大,但这次宋蓁好像听到了:“饭……饿……养伤……”断断续续的,但意思还是很明确的。

宋婆子冷哼了一声:“要去你去!我才不去!”

门又被打开。

宋云山就瞧见宋蓁靠在床边,正用那明亮清澈的目光看着他。

宋云山把饭碗放在了宋蓁的跟前:“吃吧!”

宋蓁喊住了宋云山:“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呀?”

“说。”宋云山已经很累了,但这会儿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宋蓁嫌弃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上面都是血,我想换一件衣服,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件?”

宋云山点头,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就走了。

宋蓁低头看着宋云山送来的饭菜,是鸡汤泡饭,上面还压着一个大鸡腿儿。

鸡腿儿已经炖的很软烂了,应该是之前留下的。

宋蓁忽然间就觉得,有一些窝心……

入夜。

宋蓁躺在床上,慢慢的陷入了睡梦之中。

这次宋蓁似乎有所察觉,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当她发现有青色的雾气在她心口的位置萦绕,她先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她伸手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发现那结痂已经掉落,伤口的位置已经光洁如初。

青雾一点点的变淡,宋蓁的却心跳如鼓。

她低着头,想再仔细观察一下青雾,那青雾却消失了,不过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宋蓁把手举起来,仔细的看着,这雾气在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宋蓁知道,这绝对是好东西!不然她的伤口也不可能好那么快啊!

因为发现了青雾的存在,宋蓁有一些睡不着。

外面下着浓雾,宋蓁从厢房的窗户处往院子里面看去,甚至看不到主屋的窗户,想着大家都睡下了,也没人能发现她。

宋蓁推开门,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

她来到这也有两三天了,却一直没屋子,也是憋坏了。

宋蓁站在院子里面,有心想去看看苗氏,但是她又怕惊扰到苗氏,所以就暂时放下了这个想法。

因为对这陌生的环境不熟悉,所以宋蓁也没敢离开这个院子,只敢借着浓雾的掩饰,院子里面走走。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宋蓁也算是把宋家摸清楚了。

宋家的房子,正面是三间主屋,主屋有一面用了红砖,剩下的三面的土坯,至于两侧的厢房,就全是土坯结构了。

这房子盖的年头应该挺多了,所以已经下沉了不少,变得很是低矮。

宋蓁往后面绕去,是个一个颇为宽敞的菜园子,宋蓁怕自己不小心踩到菜苗,所以走路的时候是弯腰走的,此时因为春寒未尽,菜园子里面还没有种什么菜。

地上有几棵刚刚冒出芽儿来的荠菜。

宋蓁之前的时候就很喜欢吃荠菜,这会儿就忍不住的蹲下来,伸手摸了一下。

谁知道,这一下之后,异变突生。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