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谁是你奶奶

灰衣老妇人开口了,语气不善:“谁是你奶奶?”

宋蓁:“……”自己这是喊错了?

“我可没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出身的孙女!咱家生来就是穷命,让你委屈了!所以你就变着法的想要折腾死咱们一家人!也不知道我们老宋家造了什么孽了!”宋婆子语气尖酸。

此时宋婆子已经到了她跟前了,伸出手来就要扯宋蓁的衣服。

宋蓁哪里见过这阵仗,就本能的往后缩。

宋婆子的脸当下就拉了下来:“用不着我上药?那你自己作死,死了也别来找我!”

“你要是有明玉半点懂事儿,该多好?”宋婆子感慨着说着。

宋蓁听到明玉这两个字,就觉得心口抽疼,然后有一种格外憋屈的感觉。

宋蓁知道,这是属于原主的情绪。

见宋蓁不说话,宋婆子就咒骂了起来:“你还当自己是个千金小姐呢?搁这和我耍脾气呢!”

“我告诉你,你以为我给你上药是可怜你?我是等着你好了,让你干活呢!这个家中的事情,大大小小的你都得做,不能躲懒了!不然我就扒了你的皮!”宋婆子冷笑连连。

宋蓁听的脑壳儿都嗡嗡作响,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问题:“所以,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是你奶奶!你这不孝的!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宋婆子气不打一处来。

宋蓁却很无辜:“我刚才喊你奶奶了,可你说自己不是我奶奶呀!”

宋婆子一时语塞。

眼瞧着宋婆子扔下药,怒气冲冲的离开,宋蓁却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这宋婆子瞧着挺厉害的,但其实战斗力也不强,自己才说了两句,这人就被气走了。

看起来,往后自己在这个家中的日子不会太难过。

宋婆子离开没多大一会儿。

屋外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宋蓁有几分惊奇,在这个家中他们进她的门,还知道敲门吗?好像还挺有礼貌的。

“进来吧。”宋蓁的声音比昨日也清亮了许多。

宋云山从外面进来,今天宋蓁的精气神足了一些,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兄长。

忽略他瘸掉的那一只腿,其实他是个清隽俊俏的少年郎,只是因为常年劳作的原因,肤色黝黑了一些。

宋云山板着脸:“刚才我看到奶奶了!”

宋蓁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奶说让我劝你把药涂了。”宋云山继续道。

宋蓁有一些意外:“她真的这样说?”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自己刚刚被送回来的时候,那个死活也不让她进门的声音,大概就是宋婆子的。

现在宋婆子又是这样的态度,她很难对宋婆子有什么好印象。

宋云山瞥了宋蓁一眼:“你不信就算了,总之,这命是你自己的,你既然说了要好好活下去,那就得自己珍惜身体。”

宋蓁点了点头:“我会上药的。”

虽然说伤口已经结痂了,但是宋蓁并不打算告诉其他人,她就是隐隐约约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

她这伤口结痂也太快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本就不是原主,正心虚呢,还是低调一些,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宋云山把手中端着的东西放下。

宋蓁看了过去,大海碗之中装着半碗汤,还有一只鸡腿儿。

宋蓁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这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吃东西了!

宋云山正说着:“知道你从前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吃不习惯家里的东西,但总不能……”不吃东西。

话还没说完,就见宋蓁拿起鸡腿儿就开始啃。

她吃了两口之后,抬起头来看着宋云山:“你说什么?”

宋云山:“没说什么。”

宋云山看着宋蓁的眼神,有几分疑惑,宋蓁她真的吃的习惯这样的饭菜吗?

宋蓁是真的饿了。

而且她是真的觉得,这种土生土长的,没有被饲料催肥过的鸡肉,格外的好吃。

鸡腿吃掉,鸡汤也喝完,宋蓁这才不好意思的问道:“还有吗?”

宋云山点头:“有。”

宋云山端着碗出去,没多大一会儿,外面就又传来了宋婆子不耐烦的声音:“不干活还吃这么多东西!”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宋云山回来的时候,碗中就又多了好些块肉。

不知道这是宋云山还是宋婆子的意思了。不过宋蓁想……这应该是自己这位便宜兄长大发慈悲了。

吃饱之后,宋蓁就觉得全身之中充满了力气。

她动了动,想要下地。

宋云山瞧见了,就道:“你该不会还想着回林府吧?我劝你还是躺在这,好好养着。”

宋蓁道:“外面的阳光挺好的,我想出去看看。”

宋云山蹙眉:“你的伤还没好,哪里都不能去,还是躺在这吧!”

“哥哥……”宋蓁又喊了一句。

宋云山冷哼了一声:“别说喊哥了,你就是算是喊我爹没用。”

“爹?咱爹呢?我怎么没瞧见咱爹?还有咱娘?”提起爹,宋蓁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宋云山冷笑了一下:“你还好意思提咱爹!”而且,等等,他什么时候和宋蓁这丫头,用起“咱”这个字儿了?

宋蓁一脸不解:“我为什么不好意思提?”

宋云山甩给了宋蓁一个明知故问,让宋蓁自己去体会的眼神。

宋蓁表示,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啥。

她扯住要离开的宋云山:“有话你就说明白了!我现在受了伤,心里要是惦记着事情,可养不好伤!”

宋云山道:“宋蓁,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心?咱爹因为你,现在被罚去服徭役半年!你却给忘了?”

宋蓁当下就从原主的记忆里面搜罗着,想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但她依旧没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她也不敢咬定这件事和自己没关系,因为原主的记忆之中,还是缺少了一些东西的。

谁知道,是不是记忆融合的时候出现了偏差,让她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宋蓁这会儿也只好垂头,小声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我做的,那对不起。”

宋云山瞥了宋蓁一眼:“不是你做的,那是谁做的?要不是爹临走之前,吩咐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照应你一下!你当我们想管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