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好好活着

宋云山去而复返,气急败坏的道:“宋蓁!你就那么想死吗?那么瞧不上我们家吗?”

宋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宋蓁生的很好看,是那种明艳秀丽的,如同出水芙蓉一样的美,但因为受了伤,脸色苍白,这样无辜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就好像是山林之中的小鹿。

眼睛湿哒哒的,让人根本心硬不起来。

“哥……我不想死,只是没力气,没拿动药碗。”宋蓁这一声哥,喊的软绵绵的,有气无力的。

但是却让宋云山听了个心惊肉跳。

宋蓁喊他什么?哥?

她不是最看不上他们一家人么?宁可死也不想回来吗?

“哥,还有药吗?”宋蓁问道。

“有。”宋云山急急匆匆的跑出去,不知道是着急给宋蓁拿药,还是为了逃避什么。

等着再回来的时候,宋云山脸上的神色也恢复了寻常。

宋蓁当然注意到宋云山的变化,她轻轻一笑,自己这位兄长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宋蓁又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你能帮我一把吗?我喝不到这药。”

宋云山绷着脸,扶着宋蓁靠墙坐好,然后拿起碗来,对到了宋蓁的嘴边。

宋蓁很听话,药有一些烫,但她还是忍着,把药喝了下去。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是提出这药烫来,宋云山会不会还这样好性儿的喂药给她了。

吃过药之后,瞧着宋云山要走,宋蓁就喊了一句:“哥。”

宋云山是真的不习惯宋蓁喊哥,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了宋蓁一眼,想要告诉宋蓁不要乱喊,自己没这个妹妹。

可是当瞧见宋蓁那纯良真诚,又带着几分怯意的眼神的时候,他就冷不下心来,语气也跟着缓和了几分。

“有什么事情,你一口气说完!我还要去照顾娘!”宋云山的语气有几分别扭。

宋云山的娘,也就是苗氏,身体也不大好,常年缠绵病榻。

宋蓁小声问道:“哥,咱们家都有什么人呀?”

宋蓁也知道,如今自己要留在这个家里,那就得知道这个家的大概情况,也好方便做打算。

说实话,宋蓁对这个家并没有什么排斥的心理。

虽然贫穷了一些,可是想着自己刚才喝的那药里面,似乎有人参的味道,她就知道,这家人本性都是好的。

只是可能因为一些原因,不太待见她罢了。

她已经想过了,现在首要的就是要把身体养好,等着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吧!

宋云山听到这,唇角之中就有几分讥诮,瞧吧,这个妹妹半年前就知道,他们一家才是她的血脉相连的亲人,可却从来都没有打听过家里的事情,可见心肠之冷硬。

眼见着宋云山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宋蓁先是茫然了一下,然后就恍然大悟。

“哥哥!你就给我说说好不好?从前的时候是我糊涂,现在我是真的想好好和你们相处的——”宋蓁的语气像是认错,又像是撒娇。

宋云山哼了一声,就道:“用不着你和我们好好相处,你能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随意伤害自己,好好活下去,我就满足了!”

宋蓁知道,宋云山这是说自己自杀的事情。

但是她真是冤枉,自杀的事情是原主做的,但现在这些苦果她都得承担了。

她用了原主的皮囊,有了原主的记忆,往后关于原主的事情,好的坏的,因因果果,都与她息息相关。

宋蓁小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宋云山一挑眉,语气之中有几分暴躁:“谁担心你了!你死了也是自己活该!”

话说完,宋云山就注意到宋蓁不说话了,顿时就有一些后悔,自己这话是不是说的太冷了一些。

妹妹她到底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忽然间知道自己是被抱错了的孩子,还要从金枝玉叶,变成一个小可怜,这心里上的落差,可不是一丁半点。

她本就想不开要自杀了,要是自己再刺激一下……

宋云山正想开口解释一下,自己的本意不是这个。

就见宋蓁抬起头来,眼睛黝黑晶亮:“我往后会好好活着!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放弃生命!”

宋云山长松了一口气,他别扭的走到宋蓁的跟前,扶着宋蓁躺下,又给宋蓁盖了盖身上的被子,这才道:“你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

宋云山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警惕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心比天高,自然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家里,等着你好了,想去哪里都行。”

“但是你最好,不要闹出什么幺蛾子,也不要再做之前那些蠢事了!娘是你的生身母亲!你若是害了她,等着你懂事一些的时候,定然会后悔。”宋云山说罢,就往外走去。

这次宋蓁是真的有一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她啥时候想害苗氏了?

说实话,就算是原主,因为嫌弃苗氏出身不好,一直刻意忽略苗氏的存在,她什么时候想害苗氏了?

宋蓁张嘴想要解释,但是宋云山已经走了。

宋蓁的身体到底疲倦了,吃了药之后,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眠之中。

正在睡梦之中的宋蓁没有注意到。

她的身上,忽然间散出几缕朦胧的青色雾气,这带着几分莹光的青雾在她心口的附近涌动着。

本来因为疼痛睡不好的她,神色慢慢的平缓了下来。

转日,宋蓁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全身舒坦了不少。

她动了动胳膊,发现自己心口的位置已经没那么疼了。

她迟疑了一下,就扒开衣服,把上面绑着的绷带解开,想要瞧瞧自己到底伤的怎么样。

这一看,她就发现一夜过后,这伤口已经结痂了。

轻轻一摁,已经不怎么疼了。

宋蓁有几分茫然,伤好的这样快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进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婆子,她板着脸,略带尖酸和刻薄,摆明了不好相处的样子。

宋蓁昨天问了宋云山家中都有什么人,但是宋云山并没有告诉她,以至于现在宋蓁也只能凭着感觉猜着,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奶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