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死而复生

云崖村地势偏远,进出村子的路,崎岖异常,天气晴好的时候到也没什么,可是雨雪天气,这路就没法子走人了。

要想富,先修路。

所以可想而知,这云崖村自然也富庶不到哪里去。

此时正逢一场春雨,春寒未尽,春雨在地面上结成了薄冰,路上的行人不多。

一辆灰扑扑的马车,横冲直撞的从村外驶进来。

马车的车辕上,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车夫要年轻一些,至于那女人,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婆子。

那婆子开口道:“快点!把人送到了,我们也好去交差!”

车夫有几分疑惑的往后看了一眼,厚实的布帘子把车厢和外面隔绝开来:“里面怎么没动静了?大姑娘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那婆子啐了一口:“我呸,什么大姑娘?以后啊!林家就没这号人了!你要记得!咱们家的大姑娘叫做林明玉。”

车夫有几分唏嘘,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车上的这位,本也是金枝玉叶的,可是眨眼,就成了个假货。

如今真千金归位,这位假千金,本也可以留作养女,好好在林府生活,可她却太过于折腾,彻底让林家厌了她。

这不,把她打发出来到她亲生父母的家中了。

啧!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要嫁给村子里面的泥腿子了。可真是……一点都不值得可怜,活该至极!

宋蓁从一片漆黑之中醒过来,最先被一阵颠簸,摔了一下,头磕在了什么硬物上面。

宋蓁茫然的看了一眼周围,接着就被一阵剧痛,吸引了注意力。

她的心口处,竟然斜斜的戳了一柄匕首。

紧接着,不属于她的记忆,就在一瞬间冲到她的脑海之中。

她这是——死而复生了?或者是说,穿越了,来不及细想。

马车就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然后马车帘子被掀开,清冷的日光散落到车厢之中,让宋蓁不由自主的眯上了眼睛。

“啊!大姑娘自戕了!”车夫惊声喊了一句。

那婆子愣了愣,凑了一张脸过来看,宋蓁正想睁开眼睛告诉他们,自己还有气呢。

那婆子已经惊慌失措的拔下了她心口处的匕首,然后鬼哭狼嚎了起来:“大姑娘!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啊!”

两个人刚才分明说着,不认这位大姑娘了,可是哭嚷的时候,却有情真意切。

宋蓁被这样一惊,就彻底睁不开眼睛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然后就是噪杂的争吵声。

“把我家明玉还回来!”

“明玉姑娘以后就是我们林家的金枝玉叶,至于这宋蓁!往后才是你家的人!”

“不留!”

“娘……留下吧,这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那是一道女子的声音,这女子的声音气若游丝,似乎随时可能散掉。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蓁才有力气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因为漏雨所以斑驳成青黑色的房顶,屋中的墙壁,是不平整的土墙,上面也发了霉。

滴滴哒哒的声音在耳旁不停的响着。

宋蓁侧过头来,就瞧见一个破旧的木盆摆放在她的身旁,房顶有雨水滴落。

外面下着雨,屋子里面也下着雨。

身上的被褥,也是破旧的,冷如寒铁,让人暖和不起来。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确定了一下,这些人还算是有良心,把伤口包扎了,她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这命是保住了。

宋蓁回忆着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她前世的时候,作为志愿者,参与了一场深山救援行动,但是却意外滚入山涧,她只记得自己落下去的一瞬间,就好像落入了滚水之中一样,疼痛让她昏死过去。

事实上,她是真的死了,死了又活了。

她现在成了另外一个朝代,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姑娘身上。

原主本来叫林蓁,至于现在么?也叫宋蓁了。

原因很是狗血,因为林府发现,一直娇养着的千金,竟然不是林夫人亲生的,而是云崖村出身不好的小农女!

至于本来养在宋家的那位,当然是林府千金!

真千金归位,假千金的位置也就尴尬了起来。

林府也算是念着多年的养育之情,没把事情做绝,只说两位都是亲生的,只是林明玉流落在外。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为了弥补亲生女儿,也没少让原主吃委屈,原主本来就是个嚣张的存在,哪里受得了这个?

所以没少拿话挤兑宋明玉。

但这次原主之所以被赶出来,却有一些蹊跷,许是这记忆太痛苦,所以宋蓁一回想的时候,就觉得头疼欲裂。

以至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原主的气性也是大,被赶出来之后,在马车里面就给了自己一刀。

宋蓁伸出手来,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这样轻微的动作,也让她的心口处有丝丝缕缕的疼。

伴随着木门吱嘎的声音,屋外进来了一个人。

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他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竟是个跛子。

宋蓁之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原主的这些亲生家人,所以这会儿,就轻声问道:“你是谁?”

少年郎微微黝黑的脸上,带起了几分厌恶的神色:“我叫宋云山,你哥。”

宋蓁:“……”哦,对,原主是有个亲哥的,只不过么,这亲哥好像不怎么待见她。

宋云山走过来,把一碗汤放在宋蓁的旁边:“还能动吗?能动就起来把药喝了!”

宋蓁闻着那呛鼻的苦味,说了一句:“这么苦吗?”

“咱家没钱,没办法在药里面放甘草和蜜糖,你要是不想活了……就随你!”宋云山嗤了一声,摔门而去。

想活,怎么不想活?

她本来就没想过死,而且好不容易能重活一次,她当然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命。

死亡的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宋蓁挣扎着起来,想要喝药。

可是受伤失血太多,手脚无力,她的手一抖,咣当一声,那药碗就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门被一股大力打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