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没良心的

十一点多,医院还是人满为患,好像医院从来都不缺人,大家都在面无表情,或者露出几分苦涩,痛苦,吵闹,或许是本该是这样吗?

沈月一只手被顾景牵着,一只手放到裤子口袋里,她冷漠的敛着眸子低着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麻烦让一下,我家孩子发烧了,能不能让我先排下队?”

身后一个穿着鲜红大衣的女子没有化妆,她怀里抱着一个三四岁满脸通红的男孩,着急的快要排到窗口的沈月和顾景说。

沈月冷漠的低着头一言不发,顾景也没有让的意思。

“你们能不能让一下,我孩子发烧了,我看你们也像没有事的样子,你让我先排队,我谢谢你们行吗?”

孩子的母亲抱着怀里的孩子明显有些着急,她声音提高了很多,瞬间就吸引了旁边人的目光。

“小姑娘,看她确实着急,你就让一下,耽误不了几分钟。”

“是啊,你们要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情,你们不知道孩子生病,一个当母亲的有多着急。”

…………

沈月沉默的站着,听着排队人你一言或者我一语,有些人一言不发,她依旧冷漠的插着兜低头事不关己。

“请你到后面排队,你孩子烧到40度都不关我事。”

沈月看着强行就要往她前面站的红色大衣女人,将手从下衣口袋伸出来,伸手拉着她的胳膊一拽,就将她从前面的位置拽到了旁边,她这时才抬头冷漠的看着女人说。

“你这个女生怎么回事,你能不能体谅一个当母亲的心情,就几分钟会耽误你什么?”

那个红色大衣的母亲一个人抱着儿子忙忙下的跑,心思力竭,她不管是不是医院,提高声音,声嘶力竭的开始对着沈月吼。

顾景把沈月拉到自己那边,让她远离女人,他依旧十指紧扣牵着沈月的手,挂诊室,取号,

那个母亲吼了几声,理智回来,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擦了眼泪,等沈月和顾景走后给后面的人说了声,排到了两人后面。

沈月听到了议论声,但她只是微低着头,那双很好看的眸子此时空洞麻木。

“没什么大问题,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

医生带着口罩,穿着一身白大褂,只露出一双带着眼镜的眼睛,盯着沈月的脸看了几秒钟,冷漠平淡的说。

沈月平静的起身,准备离开,又听到医生略带疑惑的说

“你衣服袖子上怎么好像有血迹?”

“没事。”

沈月茶褐色眸子微微凝滞,没有看旁边的顾景,冷漠的说完,就准备走。

“把袖子给我掀开。”

顾景伸手就把绕过她走的沈月拽了回来,漆黑的眸子看着沈月说。

“顾景,你是我的谁,你是我妈还是……还是我哥哥,你有什么权利管我,你给我让开。”

沈月冷漠的抽回自己的手,就有血迹沿着衣袖的缝隙留到她白皙手背指尖,然后滴到了光滑大理石地上,

她没有擦流到指尖的血,任由它往地上滴,地上脏了关她什么事,

她只是站在诊室里,语气低凉的对顾景嘲讽,然后就准备出门往楼梯口走。

“我是你现男友,你就归我管,我告诉你,沈月,你现在归我管,以后归我管,到你死我活着你丧事我给你办,你要让我当你哥哥也行,我今天就认下你这个妹妹。”

顾景伸手拉住沈月的胳膊,开始动手掀沈月胳膊上的衣服,又低凉的声音说。

“顾景,你少在这里给自己带头衔,你给我放手。”

沈月真的抽不出自己的手,她少有的怒火压上来,不过又很快转成了无所谓冷漠的态度,她也不挣扎了,任由顾景掀她的衣袖。

“沈月,我……。”

顾景看着沈月露出的白皙胳膊上新旧覆盖纵横交错的刀痕和伤疤,最新深伤口很明显因为今天一系列的事情给重新裂开,流血。

他低凉的语气带着怒火说,然后从口袋里拿烟,只是拿出打火机点燃的一瞬间,他把打火机砸到了墙上,然后几步走到沈月坐的位置,拽着沈月的衣领把人拉起来。

沈月连带着人被摁倒了诊室旁边光滑的大理石墙上,她火气也压上来,眸子冷凉看着顾景。

“这里是医院,你们两个有什么事外面说去。”

男医生皱了皱眉,又冷淡的开口。

“怎么治疗最痛,是用酒精还是碘伏,要不要缝针,怎么把她痛哭就怎么治。”

顾景把沈月压在墙上强吻,沈月的头都只贴到瓷砖墙上。

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一下干脆利落把自己校服外套拉链拉下来,把人摁回到座位上,又看着医生冷凉的声音说。

“顾景,你别逼我动手,你在敢多管闲事,我今天就把你打住院。”

沈月胳膊上包扎这纱布,看着跟着他旁边从二楼诊室往一楼走的顾景,压不住怒火的说。

“你先把自己掂量清楚。”

顾景低凉嘲讽的语气说,

他觉得这个校服外套碍眼,拉链已经拉开了,他干脆脱下来随手扔到医院附近的垃圾桶。

“你把自己作践的自残了,我不告诉阿姨都说不过去了吧,你把电话给我,要不然下次阿姨在家的时候,我就去拜访一下。”

“你……”

沈月像是被突然掐中了软肋,她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她怔了几秒,最终还是软了语气,只是迎着医院门口的冷风,伸手去拉顾景的胳膊

“我现在跟你说几件事,你给我记着,第一,你现在男朋友就是我,要是在让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牵手,更不要说接吻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第二,在敢把我的任何联系方式拉近黑名单,不接我电话,我就给阿姨打电话,你不给我电话也没关系,我自己查,你可以看看我查不查的到,第三,我给你说话你要是不听,你知道什么叫强制手段,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你要试探你就看看我会做什么。”

“记住了没,要不要我给你发一份文件背下来。”

顾景漆黑眸子看着沈月温凉认真的语气说。

“顾景,不累吗?你告诉我你这样不累吗?你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够了,你就非要把自己弄的一身泥才好吗?你不能像其他人一样,你管我干什么?我给你说,我不干净,我恶心我自己,要不要我现在就去医院,你查查我有没有性病,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沈月眼尾透红,她攥着自己的手指,突然情绪失控了对顾景吼。

“沈月.”

顾景伸手把沈月抱进怀里,他抱的很紧,她很瘦,摸起来都是骨头,他把沈月抱到自己怀里,带着一贯的强势。

拥抱下两人单薄衬衫下身体的温度相贴,不怎么热。

沈月空洞麻木的眼神有了点其他的东西,能看到绝望的恨意和一种麻木的平静,像是毫无波澜的湖面,还有星星点点几乎看不见小心翼翼的卑微喜欢。

“不要让别人知道?”

顾景从下衣口袋拿了湿纸巾给沈月温和的擦眼泪,又低凉的语气说。

“你不是又在这我动什么别的心思吧?”

“学校不允许早恋,你是想我们两个都请家长,然后两人通报批评?”

沈月低眸掩下了自己的心思,然后又低凉的声音若无其是的说。

“我来这学校半个月就听见你通报批评三次,你还在意这个?”

顾景牵着沈月的手,低凉的语气调侃。

“你家长知道了也不会同意,我不想把事情弄太麻烦。”

沈月依旧微低着头冷漠的像公事公办。

“他们又不是我,同不同意不是他们决定。”

顾景漆黑的眸子在夜光的折射下发亮好看,他低声好听的语气肆意说。

“我打车,看着你走。”

顾景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车,修长有力的手打开车门,然后温凉说,

看着沈月冷漠毫不留恋的抽手上车,顾景伸手给她系安全带,然后漆黑的眸子看着冷漠坐在车上的沈月,作恶的把沈月本就稍微凌乱的头发全部揉乱,看着人生气的看着他,眸子染了几分笑意,低声温和说

“小没良心的。”

“到家给我发个给消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