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说了算

“把我微信从你黑名单里拉出来。”

顾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外面座位上,对站在走道的沈月低凉语气说,还真是一点情分都没有,还完钱之后直接把他微信号拉进黑名单了。

“沈月,要不你把阿姨电话号码告诉我吧,这样你心思就能用到正道上了。”

“你心思用到正道上了吗?我心思有一半用在正道上,你就一份用到了正道上。”

顾景长腿一伸就能占据课桌的一大半,他不让,沈月根本进不去,她又冷淡的低声说,平时她话已经越来越少,现在真的是被他逼的。

他又是打架写检讨,又是逃课,学习成那样,居然还说她。

“我的心思都是正道,我没作践自己,而且现在还有你顶嘴的份,沈月,你当我不敢告诉班主任和你妈是吧?”

顾景慵懒的靠在靠椅上,漆黑眸子看着沈月,低凉的声音说。

“你要当告密的小人……等一下。”

这里是教室,沈月没有拉顾景,只是拦住站起来的顾景,温声说。

吸烟会死吗?肺是怎么变黑的,教室里是老师的讲课声,沈月冷漠的在走廊窗户吸着手里的烟,十月的冷风连带着凉气共同涌入肺里,带起一阵低咳声。

她这两年吸烟很厉害,已经到了上瘾的地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景,我喜欢你。”

沈月并没有偏头看是谁在跟顾景告白,她只是麻木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然后吸着手里的烟,真是太冷了,手伸到窗台边缘一会就通红。

“怎么这么久才过来?”

黄泽看着穿了一身校服走过来的沈月,皱了皱眉,也不看看场合,穿着一身校服就过来了,不过长得确实好看,就是两手插兜,一副冷淡的样子,也没见她对什么感兴趣过,也看不来喜欢。

“我今天值日。”

沈月冷淡的回,黄泽过来牵她手的时候她也没有拒绝,她只是觉得他那双放在外面的手太凉了。

“葡萄味的。”

黄泽穿了一身夹克,他耳朵打了耳钉,头发也染成了银色,看起来很扎眼,牵了沈月的手,递给她一杯快要凉透的奶茶,他大概也对沈月冷淡的态度有些烦躁。

从沈月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喜欢,抱她,亲她,根本看不出一般女生该有的羞涩,但是亲她、抱她,她也不会有一般女生该有的适当拒绝。

当初见第一面,他说让她当他女朋友,她拒绝没拒绝就答应了,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初开心,现在就是有些恼火了。

顾景站在广场,他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然而难掩凉薄气质,指尖烟雾缭绕,他冷冷呼出口中的烟雾,漆黑眸子视线紧紧盯着沈月和黄泽十指交握的手。

“沈月,你喜欢我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冷淡?”

穿着夹克的男人终于没有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冷声质问道。

“你需要我喜欢吗?”

沈月刘海被风吹乱,然而她并没有动手去拨,而是茶褐色眸子冷漠的看着黄泽低声问。

“所以你这几个月都在玩我?”

黄泽显然已经压不住自己的怒火,他提高了音量带着怒火看着沈月问。

“你觉得是怎样就怎样。”

黄泽很高,男人胸膛健硕,凶起来像是要打人一样可怕,然而沈月声音平淡无动于衷的冷漠说。

一把掌,沈月纤细身影就直直摔到了地上,她头有些晕,也有些疼。

“沈月,你他妈还以为自己有多清高,这张嘴不知道多少人碰,你还敢玩老子......”

话还没说完,迎面一拳就砸到他脸上。

顾景掐了手里的烟,一拳就迎面砸到男人脸上,他下手根本不留情,像是要把人打死,又冷声带着怒火说。

“你他妈有种给我在说一遍?”

黄泽也是练过的,两人就这样一拳一拳的纠缠在一起。

周围围成一圈观看的人,有人劝架有人在看热闹,还有人要把沈月扶起来,只是她根本没递手,自己从地上站起来

“小姑娘,这...……”

沈月根本没听周围人的问话,她冷漠的看着纠缠在一起打斗的两个人,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手机,先拿相机对着有着明显巴掌印的脸拍了几张照。

然后摁110,她声音冷淡平静的说

“易欣广场西拐角有人打架……”

沈月冷漠的上了警车,她看着蓝白相见的校服袖子上的灰色印记皱了皱眉,索性直接把外套给脱了。

“所以一巴掌处五百元罚款。”

沈月坐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两个民警低声问。

“如果你愿意接受调节的话,这个行为算伤人,但是情节较轻,不会立案。”

对面的警察将笔录合上,她看是个小姑娘,所以问完就温和的说。

“我接受调解。”

沈月只穿了一件蓝色的衬衫,身体的温度都在散失,她睫毛很长,那双眸子最好看,然而此时只有凉薄,她低声温和的说。

“黄泽在哪里?”

沈月低声问警察,走廊上的光照到她纤细的肩头,几分瘦削,巴掌印很明显的印在她脸上,她穿着一件单薄的蓝色长衬衣,两只手插在裤兜里,那双眸子冷漠平静,也看不出来有多狼狈。

她静静的跟在警察后面,脚步声静的像听不见一样。

沈月见了黄泽,用了最大的力气给了他一巴掌,打的自己手都有点痛,真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给男人这么大力气却不给女人相同的力气,

他随便一巴掌就把她打地上,而她用尽自己全力也不过是把他打的头偏过去。

“500块不用给了。”

沈月把手放回到裤子口袋里,冷漠没有感情的说。

“跟我去医院。”

顾景站在警局门口,看着要走的人,他白皙修长的手一拉就把人拉了回来,低声说。

“你自己去,我不去。”

沈晚伸手就要把顾景拉着她胳膊的手给弗下来,只是很突然就被男人摁在了怀里,两人隔着单薄衬衫相贴,彼此都能感受到快要被风吹散双方的体温。

沈月一愣,她又打算伸手去推顾景,只是突然听见很低凉带着难过的声音从头顶的方向传来

“沈月,你对我的报复是不是就是作践你自己?”

沈月敛着眸子,她纤细手指紧紧攥在一起,攥到手心发疼,然后又推开顾景,冷漠的说:“衬衫脏了,换一件吧,顾景。”

“顾景,知道我这双手有多少人碰过吗?”

沈月看着站在医院消毒池旁,已经给她洗了十几遍手的顾景冷漠低声说。

“你给我闭嘴,沈月。”

顾景像是发疯一样给沈月洗手,他冷凉的语气对沈月说。

“我告诉你,我这双手被无数的男人牵过,我的嘴被无数的男人亲过,我跟无数的男人上过床,洗的干净吗?”

沈月另一只手夹着手里的烟吸,然后声音低冷的说。

“沈月,就是仗着我他妈喜欢你,喜欢不上别人,在这里作践我是吧?”

顾景抬头眸子满是凉薄,他松了沈月的手,带着怒火和难过的声音说

“你他妈的爱跟谁上床就跟谁上床,可你能不能挑一下,见个男人就要上,你把自己当……”

顾景顿住了自己的语气,他还是没说出那两个字,他欣长身影伫立,漆黑的眸子看着吸着烟的沈月,顿了一下,又伸手去抱她

身上凉的很,一抱涌入的都是凉气,他的声音很低很低。

“沈月,你把自己当公主行不,我不当王子,当骑士也行,你到底把自己当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

“顾景,我不配,你也别作践自己。”

沈月的头在顾景肩膀的位置,手垂在两侧,她顿了一会,低凉的声音说。

“配不配你说了算?天王老子来了说了都不算,只有我说了算。”

顾景伸手摁着人在自己怀里,眉间依旧是桀骜和肆意,他肆意带有嚣张的说

“我说,沈月和顾景天生绝配。”

沈月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她浑身发冷,好像怎么暖都暖不了,就是冷,像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