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魇

现在晚上刚8点,沈月跟刘妙编了个借口,说要去街上买本练习册,然后就摁电梯下楼了。

“超时三分37秒。”

顾景低头看一眼手腕精致的表,看着打开单元门,手插着兜,不紧不慢下来的沈月,低声说,然后长腿直接向沈月单元门口密码摁单元号

“好久没见阿姨了,就今天吧,我刚好拜访一下。”

“顾景,你,换个拖鞋都要一分钟,你五分钟本来就不合理。”

沈月慌的把手从卫衣口袋伸出来拉顾景,又低声说。

“对你来说当然不合理,你下次别坐电梯,从楼梯上跑下来就合理了。”

顾景被她用手拉住,也就没有在走,而是漆黑眸子低凉的看着沈月说。

“你先跟我走。”

这里是单元门口,沈月还是怕撞见什么熟人,况且这样拉扯,从窗户那里是可以看见的。

顾景被沈月拉着胳膊,也就任由她跟她走。

“你说有什么事?”

沈月拉着人走出小区,才松开他的胳膊,凉着声音问。

“跟我去吃饭,我让你放学等我,你是记性有多差?”

顾景低眸看着只到他脖颈的人,低声略带些奚落的说,然后修长手指擒住沈月的下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

“要不是我出现,估计连有我这么一个前男友都忘了吧?沈月。”

“你要真的想把自己弄脏也可以。”

沈月纤细手指把顾景的手拿下来,然后又低冷的声音说。

“你还知道自己脏,沈月,如果给你一巴掌,能把你扇醒,我一定把你打到耳膜穿孔。”

顾景眼底凉薄,他低凉好听的声音带着怒气嘲讽道。

“顾景,你以为你是谁,你给我滚,你别出现在我面前。”

十月的风往沈月这里吹,沈月低头敛着眸子,伸手到裤子口袋拿烟点了吸,然后呼出口中的薄雾,冷淡的声音说。

“沈月,没你说话的份,你看你还能不能像两年前把我当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顾景从口袋里拿出烟点燃,把沈晚指尖的烟拿过来掐灭,递了自己的烟,然后他把剩下的一整包烟放到沈月卫衣帽子里,温凉的声音说。

“要作践自己就好好作践,吸那些地摊货别把自己脑子也给吸坏了?”

沈月拿不了卫衣帽子里的烟,她吸了口手里的烟,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喜欢是吧,她伸手拉着顾景的衣领踮脚去吻他。

“够了吗?顾景。”

沈月,你从现在敢亲别人一下,你试试?”

顾景伸手牵沈晚的手,他眸子很黑很亮,像都是星星,就这样直视着沈月,低凉的声音说。

“顾景,我是说真的,你别来找我。”

沈月冷漠的去抽自己的手,然后又冷淡的说。

顾景牵着沈月的手,她根本抽不出来,他语气缓和了些,然后温凉声音说

“你请我吃饭。”

“顾景,你……”

沈月抽不出来,眼尾就红了,她被顾景拉着拉到了小区附近的商店。

“你付钱。”

顾景随便挑了几瓶饮料,然后拿到收银台前,看着站在旁边的沈月温凉的声音说。

“我没带钱。”

沈月站在旁边,她进商店也没有掐指尖烟的意思,吸了一口,蹙了蹙眉,然后又冷淡的说。

“可以微信支付。”

商店的老板及时好心的提醒道。

“手机也没带。”

沈月手机没电了,她放卧室充电了,她又低声说,现在回去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不想来回跑一趟,还要在找个借口,而且她为什么要请顾景。

“把她抵押在这里。”

灯光投射下,顾景欣长身影投射下一大片阴影,他看着老板温和的说。

“顾景,你可以把东西放下。”

沈月就在旁边低凉的语气回。

“你欠我多少钱自己记住。”

顾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扫码,然后边扫码边看着沈月说。

那时的沈月记住了顾景看向她眸子中的光,那么亮,但是她知道自己不配。

恶梦像是梦魇一样笼罩在女孩上空,她紧紧咬着唇,四肢蜷缩在一起,梦里有一双男人的手,他先掀开了女孩的被子,无视女孩的哭泣和哀求……

“不,不要……”

沈月像个虾米一样四肢紧紧蜷缩在一起,她手指紧紧的蜷缩在一起,被头发披散的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珠,然后突然从梦中惊醒。

她拿起旁边充电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3:27,然后冷漠的擦了眼尾残留的泪,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明明身体在轻颤,但是眼神确是异常空洞麻木,然后她开始痛苦的干呕,颤着手去拿抽屉里带血的小刀。

等到所有都完成已经五点多了,黑暗拉上窗帘透不了光的房间,手机屏幕亮度印照出她空洞的眼神。

“宝贝,晚上易欣广场8点等你。”

沈月冷漠的退出了聊天界面,然后又看了下发过来的聊天申请,验证只有两个字顾景,

沈月清澈通红的眸子凝视着聊天申请,最终她伸出自己的手指轻轻摸了下那个名字,然后又拿床旁边书桌里面的湿纸巾小心擦了十几遍,有泪落到手机屏幕上,被她用湿纸巾一起擦去。

“月月,妈妈这次有事出差,钱放在桌子上,你要买什么就买,别舍不得花钱。”

刘妙收了围裙,她把牛奶端出来,然后看着低眸坐在桌子上的沈月温和的说。

“月月,我怎么看你像是哭了的样子,没睡好吗?”

刘妙坐在沈月对面看着乖巧坐着,低眸喝牛奶,双眸通红的人疑惑温和的问。

“妈,你这次出差要多久才会回来?”

沈月握着喝剩的半杯牛奶,抬头温和的问,也算适时转移话题。

“大概需要大半个月吧,你知道妈的工作就是要天南地北的跑。”

刘妙温和的回,她也没有问,大概是觉得沈月因为她走,想她,哭的吧。

“我也要走,正好一起送你去学校吧。”

刘妙边收拾一些剩下的东西,边温和的问沈月。

沈月握着水杯的手微微收紧,然后又若无其实的温和说

“妈,现在太早了,学校门还没有开呢。”

“那你在去睡会吧。”

刘妙看了下现在的时间5:37,确实太早了,她把行李收拾好,然后又把站在旁边的沈月揽进怀里温声说

“月月,妈妈对不起你,这也是为了挣钱,让你过的更好,你一定照顾好自己,有事打电话知道吗?”

沈月被刘妙揽进怀里,背对着刘妙,那双眸子露出几分冷漠空洞,然后又回暖,她纤细手指紧紧攥在一起,然后又伸手回抱了刘妙的腰,温声说

“妈,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

“这次是又犯了什么事?”

何霞把几张百元大钞拿过来,看着沈月温声问。

“早恋。”

沈月低眸看着衣着得体的女人冷漠的回。

“现在的孩子怎么跟我们那时候就不一样,小小年纪的这么早就谈恋爱了……”

“沈月家长,沈月是个好苗子,她是我们学校重点培育的学生,很有希望刷新我们学校的记录

但就是早恋这个问题,孩子还小,还没有成熟的三观,你们家长在这方面可要引起重视……”

沈月站在旁边冷漠的听着,她只是在看见顾景的时候蹙了蹙眉,顾景知道她妈的样子……

“沈月,正好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顾景,你学习好,又听说跟他认识,他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你尽量帮一下。”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虽然带了一副眼镜,但是知性优雅有风韵,她端正靠在靠椅上,又开始介绍顾景。

“老师,我有一件事……”

顾景精致的脸印照在阳光下带了几分野,在加上凉薄,让他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他低声温凉的开口。

沈月慌张的借着书桌的遮挡摁顾景的胳膊,她这时候冷漠的眸子才有了反应,开始心慌起来。

“什么事?”

班主任双手优雅的叠在身上,她看着顾景温和的问。

沈月真的有点慌,她拉着顾景的衣袖,眸子已经带上了哀求。

顾景泛凉的眸子看了她几秒,最终收回了视线,然后又温凉好听的声音说

“我刚来没多久,学习可能会不适应,我想让沈月做我的同桌。”

“这个还要问下沈月同学的意思?”

班主任又看着沈月温和的问,沈月学习一直都是年级第一,所以学校真的是对她期望很大,所以在知道她不仅跟校内的谈恋爱,还跟校外的谈恋爱才会这样着急。

“我,我没意见。”

沈月现在根本没选择,她害怕顾景告诉老师旁边的不是她家长,所以她只能敛着眸子低声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