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来

“沈月,把你家长叫过来,给你说几次了,你这学习成绩在好早恋也是不行的,你能不能对你自己负点责,!”

沈月站在旁边,眸子低敛的听着老师的训斥,然而仔细看那双眸子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

顾景进到老师办公司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也没穿校服,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简单干净,衬的他身形挺拔修长。

他听到名字的时候脚步微滞,然后凉薄好看的眸子就看向沈月那里。

女孩身材高挑,清纯至极的长相,日光撒在她身上,会显得几分瘦削,她像是有感应一般,转头看了顾景一眼,然而只是几秒,又若无其是的收回了视线。

然而这一举动又让老师蹙了蹙眉,她心里火气愈加旺盛,声音又提高了几度

“沈月,你这个学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把老师的话当耳旁风是吧,我告诉你,在不把家长请来,你给我退学回家!”

老师还想在说些什么,只是桌子上多了一张轻飘飘的认错纸,纸上随意几个字,她看着顾景,火气又上来,不过顾景不好说,这栋学校都有顾景家里人的投资,所以她什么都没说,想着现在的学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放学,跟我去吃饭。”

顾景从后面跟上来,他个子很高,腿又长,所以直接把沈月给堵在走廊转角,低凉的声音说。

“我没空。”

沈月手插在校服兜里,秋风把她的刘海吹的稍微凌乱,她敛着眸子低声说。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顾景低眸看着女生,低凉的声音说。

“如果你是找女朋友的话,你来的不是时候,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上课铃已经响了,沈月微低的头抬起来,看着顾景冷淡的说。

“脚踏两只船你还用我教?”

顾景眸子更加凉薄冷淡,他温凉问

“如果你愿意的话。”

沈月眸子微微凝滞,然后声音也同样冷淡凉薄。

“分手,现在。”

顾景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边拿打火机点边冷凉的说。

“顾景,你闲得没事就学习去我不吃回头草。”

沈月蹙了蹙眉,两年多不见,他说话语气都变了,还学会抽烟了,不过想法只是一瞬间,她声音又冷淡了不少。

“沈月,我说了我没在跟你商量。”

顾景骨节分明修长手指夹了烟吸了一口,白色雾气弥漫的瞬间,性感又薄情,他冷淡的说。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沈晚看着顾景熟练的点烟,他以前从不吸烟,即使班里的其他男生吸他都不吸,两年不见,人变化太快了,不过她也只是冷淡的说,然后试图绕过顾景走。

“顾景,你想我告诉老师是吧?”

顾景冷淡的把烟掐断,沈月被摁到教室墙壁上,带着浓烈烟草味的吻像是能掠夺掉她所有的呼吸,她被亲的喘不过气,呛的咳嗽,缓过来又看着顾景说。

“老师已经看见了,所以你写两份检讨书。”

顾景漆黑眸子依旧凉薄,但是涌动了几分情欲,他低凉好听的声音说。

“我会让老师调监控。”

沈月手根本挣不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她去踢顾景,顾景不用看,他在她踢的时候就用腿把她压住了。

“老师不会信你。”

顾景这两年话已经变得很少,他周身都是凉薄疏离的气质,冷凉的声音作了判断。

“老师就会信你吗?难道现在这样是我在强吻你吗?”

沈月知道顾景说的是事实,她现在说是声名狼藉也不为过,老师也是怕麻烦的,她纯粹是想让顾景放开她,要不然她也不会多说。

“我就是强吻你,让你那个男朋友来找我,多带几个人,我等着。”

顾景单只白皙修长的手擒住沈晚的下巴,又挑衅似的落下一吻,低凉的声音说。

沈月靠在墙角,她眸子是偏浅的茶褐色,很好看,也自带几分冷凉的气质,她偏头看着已经走到走廊尽头的身影,几秒后,冷漠的收回了视线。

从下面校服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烟挺廉价的地摊货,她纤细手指拿了一根点燃,烟草味就吸进乐肺里。

现在已经快下课了,但是她就站在走廊的窗户口,也不管有没有人,有人又怎么样呢,吸了是会得肺癌吗?

沈月低眸冷淡,无所谓的想……

“月儿,你吃了饭在回房间吧?”

刘妙做好了饭,她将围裙摘了,对着背着书包要进房间的沈月温和的说。

“嗯。”

沈月换了校服,只穿了一件浅粉色卫衣,下身是一件紧身黑色长裤,那双腿笔直修长,她顺便把学校发的成绩单递给了刘妙。

“月月你的成绩这样下去考到东华大学肯定是没问题的,不愧是我女儿。”

刘妙看着成绩单上的全校第一名的位置,眸子带了几分笑意,温和的夸奖道。

“是吗?我还不知道考到东华大学要多少分?”

沈晚掩盖了眸子中的凉薄,然后又假装带了几分笑意像是很感兴趣的问。

“670,680就够了,你708,这样下去,你不仅能进东华大学,专业都是任你挑的,顾景父母不都是在东华专业任教的,到时候有空可以问问?”

刘妙又给沈月夹了几个菜,她经常出差,一个月回来不了两次,所以回来一般她都会做饭。

“我听说顾景这一个月刚出国回来,还去了你们学校,你们两个同龄的又认识,他毕竟刚回来,学习上可能还有差异,你能帮也帮一下。”

“我不想帮他。”沈月边吃饭边冷淡的说。

“你这孩子,我记得人家以前还帮过你……”

刘妙又低声打趣的说,虽然认识,但是两家其实是不经常见面的,尤其是现在,更是断了联系,如果不是因为她爸,想到这里她又心里愧疚。

然而这禁忌,在这个家里是没人敢提的……

“出来。”

沈晚把碗筷收拾了就回房间了,她听着电话里冷凉的声音,不知道顾景是怎么知道她手机号的,蹙了蹙眉,就要挂断电话,拉进黑名单。

“敢挂电话,我就把你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告诉阿姨。”

顾景站在沈晚家单元门口,料到了一样低凉磁性的声音开口。

“你的所做所为是不是也需要我告诉伯父伯母?”

沈月家在15楼,她窗户是开的,又低头只能看见一个人影,她坐在床上温和的说。

“你现在就可以告诉。”

天已经快黑了,顾景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他拿着手机,漆黑眸子凝视着地面,冷凉声音不在意的说。

“五分钟,你不下来,我就去敲你们家门,顺便告诉伯母你在学校到底做了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