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来去自如?

那我能出去街上?

这么想着打开家门,发现入户花园跟电梯口连接的地方是一堵墙?

林纾瑜有点失望,看样子,这是被隔绝了一样,类似于储藏空间……

林纾瑜突然想起自己因为疫情在家里空了一个房间来做药房。

里面放置了比较全的药材和一些西药。

因为买的房子就在市立第一附属医院对面,有时候休假(虽然一年也没几次休息)自己在家捣鼓病例的药方还是挺方便的,也不用跑去医院申请。

林纾瑜想到这里,打开冰箱拿起一串葡萄就吃了起来,刚刚挖人参消耗太大了,干吃肉夹馍好难吃啊。

看着厨房里比较齐全的厨房用品,林纾瑜心里安定了下来。

自己从小到大独立惯了,除了学习上班,那就是做吃的了,厨房可以说是啥都有。

真棒,这样子对于养个孩子来说还是很方便的,营养食谱安排!

可是这个空间的东西是用了就没了的吗?如果是,总有用完的一天。也不知道从外面带东西进来行不行。

林纾瑜重新打开冰箱,看了一下刚刚葡萄所在的地方,咦?!!葡萄又回去了?

又看了了刚刚吃掉的葡萄皮和葡萄籽,还在垃圾桶躺着!?

在这林纾瑜不得不爆出了一句牛X啊,这是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为止最开心的事了!

林纾瑜又试了一下药房里的药,跟房间里的衣服,取了都会又还原回去。

找到书房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看看网络能不能用,居然可以用!

林纾瑜登录了某宝,搜索汉服棉衣,现代工艺yyds!

下单了十几套不同款式的,如果能收到,这个冬天应该不愁了,这要怎么签收?

心里想着,门铃居然响了,林纾瑜打开门,发现没人,入户花园地上一摞的快递纸箱!?

就地打开,赫然是自己刚下单的一套汉服,溜了溜了!

照这么看来,可惜自己存款也就十来万,不然买啥买不到?

林纾瑜想起顾峥海还没回来,自己进来那么久万一他回来了找不到自己岂不是要糟,。

赶紧把快递都放回家里衣柜后正想着咋出去,一个念头,眼前景象就变了,是山上。

望了望四周,顾峥海还没回来,林纾瑜也不敢再进回空间,主要是在山里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实在太诡异了!

被人看到当妖怪抓起来咋办?

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些常用的药材,其他东西等有机会了再拿出来吧。

林纾瑜这么想着把药材放篓子里继续等顾峥海回来。

大概过了两刻钟,顾峥海扛着一些猎物回来。”

林纾瑜惊喜的问道,“都有什么收获?”

“比较幸运,有一只鹿跟几只野鸡跟兔子。今天先这样吧,你还有什么药需要采的吗?”

顾峥海呼吸平稳的问着,好像八十多斤的猎物扛着不累一样。

也多亏林纾瑜做的肉夹馍,味道不错还顶饱!

刚刚看到猎物的时候,为了不被猎物压坏,顾峥海把肉夹馍都吃了。

“今天发现的人参已经很值了,先这样吧,下次等开春先了。”

林纾瑜不贪心,入冬的山上确实很危险,更何况自己有空间倒是不怕。

下山的速度很快,就是费脚……林纾瑜感觉脚底和脚趾头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

晚点得弄点药材泡个脚,不然第二天怕是走路都打拐……

顾峥海看在眼里,时不时在后面伸手扶一扶,这才避免林纾瑜滚下山……

到了山脚,前方是昨天顾峥海砍竹子的竹林。

林纾瑜一时兴起想看看有没有冬笋冒尖,便低下头找着,还真被她找到了几个。

随手用锄头把周围的土都挖开,很快就得到了几个笋尖,扭头笑着对顾峥海说:“过两天有好吃的~”

顾峥海跟着笑了笑,他不知道这个怎么吃,又苦又涩的,但是媳妇说能吃就是能吃,她说的都对!

回到了家,两人把东西放下,又拿了一打到的山鸡到刘婶家接顾郅笙。

“娘,爹!”顾郅笙开心的奔出来就要抱住林纾瑜大腿。

“慢着点,别摔着了。”林纾瑜轻声说道。

“我抱你,你娘今天上山很累了。”顾郅笙听了乖乖的由顾峥海抱着。

“辛苦婶子了,今天收获颇丰,这只鸡给您,炖了给家里打打牙祭。”

刘婶子看着林纾瑜手里的山鸡,“这两天给了我们不少肉了。”

“过年都没这么好的伙食,下次不要再拿来了。

你们刚成亲,打到的猎物用来换了银两生活也够一家人的。”

“放心吧婶子,你也知道我家之前开医馆的,会些医术,识得些药材,上山采药也能补贴家用的。”

“是啊,我怎么忘了,你这么说起来,我想让你帮我个忙,不知道行不行。”

刘婶一脸为难的问林纾瑜,一边用眼睛在顾峥海和林纾瑜两边来回看。

林纾瑜知道大概是不想让顾峥海听,就让顾峥海抱着顾郅笙先回去了。

“婶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现在可以放心说我听听,也许我能帮上呢?”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也知道,我娘家是隔壁小阳村的。

我那弟弟跟弟媳成亲也快两年多了,这一直也怀不上,他们夫妻俩年轻,我弟那人面皮薄,一直不肯去看。

我弟媳就比较着急,这主要也是不晓得两人哪个需要调理身体,我就想托你帮我给看看?”

林纾瑜一听,是简单的不孕不育?虽然自己是外科医生,不过中医理疗也是没问题的,当下答应了让刘婶过两天带她弟弟跟弟媳来看下。

刘婶子得到准信也不敢再耽搁,送林纾瑜到门外后转身回去吩咐家里,自己得趁天没黑回一趟娘家。

林纾瑜回到家里看到顾峥海在教顾郅笙怎么给猎物剥皮,不理会父子俩。

林纾瑜进厨房把半只鹿的鹿腿用盐腌制了起来风干,打算做腊火腿,虽然费盐,但是这是目前保持食物新鲜的不二之选了。

另外一半明早带去镇上酒楼,应该能得些银两。

其他部位今晚打算烤了吃,再用骨头炖点汤,做个拉面今晚晚饭就够了。

顺手把笋子剥开切好放水里浸泡,过两天就可以吃了。

林纾瑜趁着去茅房的机会,闪身进了空间里,手里拿着一扇鹿排骨,她想试一下能不能带进来,好放冰箱保存。

事实证明是可以的,真是天助我也!

话说做医生的家里有五六个冰箱会不会很奇怪?

林纾瑜觉得很正常,平时有些培养皿需要恒温控制,但是又不能跟日常用的混一起,而林纾瑜又是个喜欢屯食物的人。

光装食物的冰箱就有三个大双开门冰箱,另外还有三个在药房放培养皿的。

想着反正也是自己一个人住,怎么喜欢怎么来嘛~谁知道这才住半个月,就穿越过去住土坯房了……

放好肉进冰箱冷冻层林纾瑜从调味料区给搬出来装箱子里。

闪身又出去了,茅房离厨房就一个过道的距离,林纾瑜把调味料装到厨房的罐子里,苦恼着这箱子咋办。

没这么先进的,又不好在厨房就闪身进空间,能不能用意念收回去呢?

想着就这么试了试,还真可以,回头找机会再看看收回去的箱子是不见了还是怎么样。

看样子这空间的使用方法还是得多研究下才行。

放下杂念不想那么多,过好现在是最重要的!

林纾瑜先把药材分开好,拿到院子里趁还有太阳晒一晒。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