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山采药(二)

顾峥海洗漱完回到房间,便自觉的在地上铺了地铺。

林纾瑜从茅厕回来一边心里吐槽着茅厕多落后一边盘算着挣到银子第一步先把茅厕重新弄一下……

一进房间看到顾峥海在地上坐着,愣了一下,完蛋,自己忘了睡觉要面对的尴尬了!

不过好在顾峥海因为昨晚成亲的时候原主哭的太那啥而达成协议,分床睡……

“咳,你跟笙儿睡还是?”顾峥海看出林纾瑜尴尬。

“我跟笙儿睡吧,晚上要是他踢被子了我还能照顾他。”林纾瑜回道。

回完又觉得自己真的没出息,堂堂医学博士,三十岁也没来得及谈个恋爱就穿越了。

可是这也怪不得林纾瑜,从小父母亲就因为意外双双去世了,辗转家里亲戚一大圈,没一个靠谱的。

最后是福利院的院长养大的林纾瑜,好在林纾瑜自己争气,在学医方面有天赋还肯努力,三十岁的双料医学博士,那是杠杠的人才啊!

“当时我把聘金给媒婆的时候特地嘱咐了,让她给你家说我带着个孩子的,没成想是这样……”

顾峥海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不然自己岂不是成了骗婚的那个?

“如果你不同意,我当时说了可以不同意这门亲事,可你爹娘那边回复了同意,我一高兴就没有多探究下去,是我疏忽了……”

林纾瑜很诧异这个男人居然跟她在解释这门亲事,看样子他找媳妇不假,但也是个厚道人。

“既然你坦诚,我便以诚相待,我也知道了这婚事不怪你,但一时间我怕是有些不好接受,我们先试着相处一段时间,你看行吗?”

顾峥海得到原谅,听着林纾瑜商量的语气,也觉得既然木已成舟,那便相处看看。

“行,如果最后你觉得误了你,你想走了,我便写放妻书,就这样,早些睡吧。”

顾峥海说完就翻身盖被躺下了。

林纾瑜也看出了顾峥海眼底的无奈,但自己虽然在现代已经要开始相亲了,但也不是这种盲婚哑嫁的找对象。

“诶,好。”简单回了一句,林纾瑜扭头看着已经在床上睡着的顾郅笙,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林纾瑜一天实在是累极了,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纾瑜就醒了,不是不想睡,是常年值夜班留下来的习惯,因为没结婚也没谈恋爱,同事换班几乎都找林纾瑜……

轻轻的出了房间,到厨房用细面给做了包子,还煮了些粥。

因为没有酵母粉,家里好像也找不到碱,做出的馒头是自然发酵的,有点酸味。

林纾瑜把昨晚还剩的一点干锅兔肉把肉都脱了出来,剁碎了做馅料,夹在馒头里,简单的肉夹馍?味道还行。

漱了漱口林纾瑜转身进房间,看到顾郅笙和顾峥海也起来了,顾峥海正笨手笨脚的给顾郅笙穿衣服……

“我来吧,漱个口你去吃早饭,吃完带笙儿过去刘婶子家然后就可以出发了。”

顾峥海点了点头,他穿自己的衣服真的没那么复杂,给顾郅笙穿反而不会了,唉!有媳妇儿真好!

林纾瑜不知道他心里这么想,要知道得气笑,感情是把林纾瑜当煮饭婆和保姆呢……

林纾瑜给顾郅笙穿着衣服,一边跟他说了今天要跟他爹一起上山,会把他放在刘婶家,不会让他自己一个人。

“嗯,笙笙会乖乖等母亲回来的!笙笙听话!”

很好,不过好像他说漏了些什么,但是乖就好!

走到饭桌前,顾郅笙看到肉夹馍,也是第一次见,惊奇的不行。

“娘,这是什么?这么好次!”吃了一口后就嚼着东西都不肯停下,好吃到舌头差点咬掉!

林纾瑜听到这声“娘”愣了一下,到很快就反应过来,心里也是暖的一塌糊涂。

这孩子应该是彻底接受了自己了,之前听他叫自己母亲,虽然没有错也很合理,但总觉得有一股疏离感。

“这叫肉夹馍,好吃就多吃一个,做了挺多,一会儿带几个过去给刘大娘一起吃吧。”

林纾瑜扭头对一旁只顾着吃的顾峥海说,“我也留了肉夹馍带上山吃,你慢点吃,吃饱点没事。”

顾峥海听着,心里妥帖的不行,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师傅那么爱师娘了,大概是媳妇做的都对!?

突然自己有点不想放手的冲动。

一家三口不大一会儿就吃饱了,收拾好东西,把顾郅笙送到了刘大娘家。

去的时候刘大娘正在院子里喂鸡,看到林纾瑜一家,听了来意当下欣然应予照看顾郅笙的任务。

“这是一些早点,笙笙吃过了的,今天麻烦刘婶你了!”

“客气啥,你们放心去,孩子一定给你们照顾好了。”

听了林纾瑜和顾峥海也就放心了,跟顾郅笙和刘婶道了别,带着家伙什的上了山。

上山的路不算很难走,一路上看到了一些风寒感冒常用的药材,林纾瑜都很好的连根一起采了下来,回去晒干了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高兴的到处望着周边的风景,突然林纾瑜瞥到了一种植物的叶子,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这,这是人参?

这还是林纾瑜两辈子第一次见到连根带叶的人参,不由得激动的扯了扯顾峥海的衣袖。

看到顾峥海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林纾瑜忙低声道,

“那边树根下有一株人参,你跟我一起过去吧,那个坡有点陡。”

顾峥海听了疑惑的想着,为什么要低声的说话?

大概是害怕人参跑了?

挖人参要很小心,得一点点慢慢的挖,破坏了根须就不好了。

林纾瑜让顾峥海用绳子把她腰栓在树上,免得她一会儿脱力滑下去。

回过神的顾峥海回想着自己刚刚听到了人参?真的人参?

自己为什么不知道这山上还有人参?

自己确实也没见过生的人参,当然也认不出来,林纾瑜这运气也太好了些……

林纾瑜做好准备,确认了一下人参有十年份,可以挖!

于是就慢慢的一点点的把土用指尖扫去,幸好带了个木勺子,林纾瑜不敢用锄头。

怕伤到了根须,足足挖了半个时辰才把完整的人参挖了出来!

费劲得跟做一台手术差不多了。

把人参用布包好放篓子里,林纾瑜松了一口气,坐地上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起来。

这具身体也是太弱了些,林纾瑜从大学到博士毕业都是在国立第一军医学院的,每天五公里拉练是最少的。

明天开始要锻炼身体才行了,这才哪到哪,就累成这样了……

“媳妇儿,喝点水……”顾峥海轻声说道,手里把水壶递了过来。

听到“媳妇”两个字的林纾瑜还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是自己……

“好,谢谢相公~”

院长说体贴媳妇儿的男人要多夸夸才会越来越体贴!

林纾瑜看着耳根悄悄变红的顾峥海,真纯情,不像是有过孩子的男人,哈哈哈……

不过林纾瑜不会主动问这些,想来顾峥海来到这个村子恐怕有所隐情,对村子里的人都没说实话,证明是有意为之。

自己也不去好奇这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林纾瑜了。

反正既来之则安之,自己本来也是只身一人,在哪生活其实都可以,就是有点想院长。

顾峥海看着发呆的林纾瑜,以为她累了,让她在缓一点的坡上等他,他去看之前挖的陷阱有没有收获。

林纾瑜点了点头,自己确实累了,就闭目靠着一棵树休息等着顾峥海。

闭上眼的林纾瑜想着现代的事,不小心睡着了……

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醒了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山上,而是类似现代的房间?!

这装修还挺像自己买的房子,什么鬼?我又回来了?

顾不得惊讶,林纾瑜到厨房看了看冰箱,里面的东西是自己两天前刚做了大采购填满的,一动没动!

真的回来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