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五章 欲练此功,必先……

苏翰景见自己被发现了,倒也没什么尴尬,只是将这室内挂着的一件袈裟拿下,然后推门而出,走到那一个地下室房间的门口,打开些许后,把袈裟递了进去。“先将就一下。”苏翰景说道。她之前的衣物,不知为何,在她修成后,便都沾满了血污,甚至还出现腐朽迹象。下一秒,他便感到手上一空,继而一道银铃般的欢快少女声音从里面传出:“嘻嘻,多谢住持了呢!”苏翰景没说话,只是转身走了。他边走边思量。虽然少女所修的古经内容,苏翰景又已经忘了,但少女修成时的异状,以及他帮她修行那一卷古经时的经过,却仍在脑海中。而眼下,苏翰景可以确定一件事,修行这种古经,会将人的本性,给释放出来。比如那少女便是。这修成那一卷古经前后,明显画风变化很大。修成前,尽管骨子里很大胆,但这份“胆量”被束缚了不说,还有几分小女孩的容易羞涩,并且恪守老幼礼法。可在修成后,小女孩的羞涩完全是没了,言语间更是没了对他这位“太太太爷爷”的尊敬。走出地下室的密道后,苏翰景便站在一旁等着里面的少女出来。他还等拿回那一卷古经。不过在等了一会儿后,苏翰景却没看到那少女走出来,反倒是看到一条如同大号蚂蟥般的鲜红色身影,沿着密道的墙壁,飞速流淌出来。而这时,一件袈裟飞起,遮挡住苏翰景的视野。当袈裟落下,这件袈裟已经穿在一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少女身上,发丝飘落,露出一张眉眼如画的脸蛋。她看向苏翰景,然后莲步缓缓,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到苏翰景面前。“呶,住持,你的仙经,还给你。”她嘴角噙笑的看着苏翰景,同时将一卷古经递过来。苏翰景伸手接过,却是又打开来,然后仔细看起来。这是要确定一下,是不是那一卷古经。而随着古经展开,这一卷上的内容自然是再次呈现在苏翰景脑海内。但令苏翰景诧异的是,这一卷古经上此时一个文字也没有!是空白一片!可他脑海里有这仙游经的修炼方法和行功路线。就在苏翰景微微蹙眉时,他脑海里又出现了一段新的记忆画面,那是一百多年前,一个叫“阿绫”的女孩,修成了仙游经后,这一卷古经当时也是这个样子,直到过去了一个甲子,上面的文字和图案才恢复。只是这仙游经在有人修成后,会变成这样,还是这些仙者古经在被人修成后,都会是这个样子?如果是前者的话还好。可要是后者,苏翰景这个时候就很怀疑“无法老僧”的那位好友“蓑衣客”,把这几卷古经给“无法老僧”的居心了。“寺内不便留女客,你早些下山去吧!”苏翰景开始赶人了。他的目的达到了,占了这具身体所欠的人情,也算是补偿给“无法老僧”的后人了,那么眼下这少女对他而言,就和陌生人差不多了。不过客套话还是要说的,于是苏翰景说道:“一路上注意安全,多保重。”“太太太爷爷,谢谢您老人家啦!”少女双手合十,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便见有袈裟飘落,一道鲜红色残影则沿着大殿内的柱子,飞速到了门边。只听砰的一声,大门像是遭受到什么巨力一般,在被开启的同时,带起一阵强风,而那一道鲜红色残影,则随之窜到外面,眨眼间便已经消失不见。苏翰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然后略作思索,便立即关上了大殿的门。片刻后,拿走了另外三卷古经的苏翰景,已经回到了不问佛禅院。而此时躺在床榻之上的苏翰景本体,在分身回来时,便已经睁开了双眼,他之前把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分身那边。见到分身关上了房门,他便想坐起来,但下意识的手掌一撑后,却发现力道到了肩关节位置,便自行散开了,这让苏翰景一怔后,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的无奈感。然后他对自己的分身说道:“你练弃人经!”分身此时已经把三卷古经都摊开,放在了苏翰景面前。看着三卷古经上的记述,苏翰景做出这一个决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因为当前只有这弃人经,才能让他这具衰老不堪的身体,重新恢复活力。再者,这切的也不是他啊!切的是分身!分身的意识,和苏翰景的意识是一体的,但是当苏翰景做出这个决定时,还是让分身看苏翰景的目光忍不住带上几分幽怨。毕竟这是所有正常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一件事!不过随后,分身倒也没犹豫,将“无法老僧”留下来的东西全部找出来。其中有合适的刀具,上等的烈酒,百年份的参丸,以及用止血和辅助修炼的药材。无法老僧活了近四百年,这一类的东西,倒是留下来不少。尤其是百年份的药材,无法老僧是不缺的。因为这老僧生前时不时就会去种上一些,加上其出家前,祖上还是杏林妙手,传下来些许医书,是以无法老僧对于种植药材和熬制药丸,倒是颇为精通。也是凭借着自身医术,无法老僧才得以撑了三百多年,直到半个甲子前,才需要常卧床榻之上。方外寺的前两任住持,可都只撑了两百年不到,便选择自我解脱了。活死人一般躺在床上,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堪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引刀自宫,而后内外上药,随着一缕清气浮现,沿着那弃人经的行功路线游走四肢百骸后,苏翰景又一次亲眼目睹了堪称诡异的一幕场景。而这一次自己发生在自己的分身上。首先如干尸一般的皮包骨形体上,缓缓出现了几分血肉的痕迹,甚至还变得白皙起来,紧接着那颗本该是光净的脑袋上,长出了如同女子般的乌黑长发。原本面部的五官,此时正在逐渐消失。当五官彻底消失后,分身的十根手指,就跟练了九阴白骨爪似的,猛地探出来一根根黑色的指甲。长约一尺有余,仿佛刀剑利刃。轻轻划动一圈,屋内的一把椅子,便是在悄无声息间碎了一地。“这是从和尚变成了贞子呐……”自语了一声,苏翰景便将露在被褥外的手掌,轻轻反手一抓。玄牝珠凭空出现。而那一道分身,则一步踏出,形如鬼魅般靠近苏翰景。继而两者合二为一。苏翰景还是那一副样子,没有丝毫变化,但他手掌往床榻上一撑后,这次直接站了起来。而且随着此时体内一股清气的自发流转,他的枯干身躯,又再度出现了血肉痕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