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二章 无法老僧

苏翰景迎着模糊的月色,走出不问佛禅院。禅院外,就是冷清无比的石阶路,蜿蜒直下一阵子后,便是方外寺内的大殿,里面供奉着方外寺的唯一佛像——古摩罗佛。苏翰景远眺了一番,见只能看到黑漆漆一片后,便收起了多余的心思,按照无法老僧的记忆,径直往大殿方向走去。他的目的地,也正是这方外寺的大殿。在无法老僧近四百年里的记忆里,仙者这个词,出现的频率是非常频繁的。那些仙者,无一例外,都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很可惜的是,无法老僧直到选择自我消亡,以此来解脱,都没能见上一次仙者。不过,无法老僧这数百年的生命,也不是在白活。这些年里,无法老僧通过一位偶然间结识的好友“蓑衣客”,陆陆续续地收集到了几卷古经,其上有如何成为仙者的方法,通通被无法老僧藏在了这大殿内。眼下,苏翰景便是要去取出大殿内的几卷古经。他是一个想法简单的人。方外寺存在诡异诅咒,此方天地又有仙者掌握伟力,那么自然是自己也要成为仙者。不过这里有一处疑点。无法老僧的记忆里,事无巨细,什么记忆都有,唯独没有那几卷古经的内容!这很不正常。因为辛辛苦苦收集来了几卷古经,还是自己惦念不忘的,没理由不看!“说起来,无法老僧的那位好友“蓑衣客”,每次将古经给无法老僧,神情都很古怪,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般思索着,苏翰景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大殿前。然后他就发现,此时在大殿外,居然蹲着好些个和尚。刚才跑了的那个小和尚也在这,但被一个年轻和尚给按在身后。而见到苏翰景的到来,这一群和尚顿时惊讶起来。“住持,你能起来了?”“弟子见过住持!”这群和尚里,有年长的,不惑之年的和尚,也有年轻,而立之年的和尚。当然,还有那个小和尚。这其实是寺内一个和尚的儿子,因为父母都亡故了,无法老僧知道后,便托人把那个和尚的儿子送来方外寺。但这不是无法老僧出于一时不忍,而是早有所料。苏翰景环顾四周,便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然后他便径直走向了大殿。此时,大殿屋门紧闭,但是内里却隐约可见灯火。于是苏翰景看向一旁的一个中年和尚,按照记忆里的称呼,问道:“孽徒,这是为何?殿内怎么有人?”被苏翰景唤作孽徒的中年和尚,在夜幕笼罩下,他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抹愤恨之色,但等到他开口时,语气却是恭敬无比:“住持,是留宿寺内的刘家千金,想要礼佛一会儿再去休息,所以我等便将她给带来了。”“混账!”苏翰景面露愠色。而这一声怒喝,除了无法老僧一贯的性格外,还夹带了点苏翰景此时的些许情绪。因为方外寺这些年的名头不算好。尤其是无法老僧在床上躺了三十年后,原本就只靠无法老僧支撑着的方外寺,名声上可以说是一落千丈,白天里来上香的人就不多了,更何况还是留宿寺内的千金小姐?寺内的龌龊,无法老僧即使躺在榻上,也一清二楚。此时苏翰景就有一种预感,那位刘家的千金,恐怕就是为无法老僧收集到的那几卷仙者古经而来!因为类似的事情,在一百多年前,也曾发生过。“住持息怒!保重身体要紧!”而听到苏翰景的呵斥声,一众和尚不由慌忙跪下。哪怕方才那个中年和尚,这个时候也是如此好生劝慰,不敢有丝毫反驳,亦或者有怨言!苏翰景看了这群和尚一眼。他很清楚,这些和尚其实并不是在怕他这个寺内住持——“无法老僧”,而是担心他此时动怒下,会气急攻心而撒手人寰罢了。方外寺的名头,可以说全靠无法老僧活了近四百年这个噱头在撑着。于是他便说道:“下不为例,退下吧!”“是,住持。”看着这一群本来想要欲行不轨的和尚离去,苏翰景才打开大殿的门,然后缓步走了进去。大殿内,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尊怪模怪样的石像。有三头四臂,三颗脑袋上,一张是正常人脸;一张狰狞面孔,不似活人;还有一张嘴生獠牙,头顶生独角。纵使这尊石像是盘膝而坐,四条手臂都作双手合十状,但看起来还是像妖魔鬼怪多过像佛。而一名眉眼如画,身材窈窕的美貌少女,正看着他。“住持?”“正是老僧。”苏翰景校对着脑海中的记忆,隐隐猜到了这少女的身份,他便主动问道:“你是阿绫的什么人?”“太太太爷爷,阿绫祖母是我的太太太奶奶。”少女说着,便是两膝整齐跪下,同时手放在地面上。在此方世界,这是肃拜,也叫雅拜。通常是晚辈在见到自家长辈时,所行的最为庄重之礼,以此来表达尊敬之意。然后,她拿出了一支木发簪,双手高高举起。看着这支木发簪,苏翰景便再无疑虑,这就是这具身体一百多年前那次风流过后,所留下来的血脉后裔。于是苏翰景问道:“是你父母让你来的吗?可是出什么事了。”他想借此打听一下,知道他这里有仙者古经的人,到底有多少!无法老僧留下的记忆里,明明对此是保密无比的。“没有,只是孙女不想嫁人,所以想来太太太爷爷你这里求一卷仙经。”少女小脸微微一红,说着这话,两只手不由揉捏起了自己的衣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那是谁告诉你仙经之事的?”苏翰景问道。“他自称是太太太爷爷你的好友,蓑衣客。”少女连忙回答道。“他还活着啊?”苏翰景默了默,然后便招呼少女过来:“你去佛前磕三下头。”少女不明所以,但是乖乖照做。见状,苏翰景才按着记忆里的信息,悄悄启动了藏在殿内的机关。顿时,那一尊足有一丈多高的佛像,缓缓移动起来。在古摩罗像移开的地方,出现一个凹下去的小格子,里面存放着几只小木箱。“你要的古经就在里面,随便拿一只箱子。”苏翰景说道。少女听闻这话,姣好的面容上,顿时就有些兴奋,只是她看着下方有好几个箱子,神情却又变得庄重严肃起来。然后,苏翰景就看到,这少女又是磕了好几下头,额头都碰红了,才闭上眼,从中抓起一个小木箱。少女睁开了眼,看着手里这个小木箱,脸上居然露出了仿佛“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般的神情,然后只见她满眼希冀的看向苏翰景:“太太太爷爷,这个挑选箱子,应该是有什么缘法讲究在里面的吧?”苏翰景总算明白她刚才那一通操作是在干什么了,于是他说道:“你想多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