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一章 活了四百年的人

月色已冷。那扑落的寒风,让庙中榻前的小和尚,不由紧了紧身上衣衫。然后赶紧伸出双手,护住快要被吹灭的烛火,直到火苗没了熄灭的危机,小和尚才看向躺在床榻之上的一名行将就木老僧,问道:“住持,今天留宿寺内的人,是刘家的千金,很是漂亮,师兄他们已经过去了,我该如何是好?”老僧微微睁开双眼,他看着这个小和尚,由于刚穿越过来的缘故,一时间还有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小和尚见老僧一动不动,只是睁眼,先是一愣,但随即便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多谢住持教诲,弟子明白了,这是要让弟子睁一眼闭一眼!可是,弟子也想和师兄们一起呀!还请住持教我!”闻言,老僧的目光顿时古怪起来。他的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下,一只枯干无比的手掌,便立即从被褥底下伸出来,然后朝着这个小和尚竖起了一根中指。不过小和尚见到老僧这一个举动,却是瞬间满脸笑容:“南无阿弥陀佛,弟子悟了!住持这是要让弟子身心如一!多谢住持赐教!我这就过去!那位刘小姐那般美貌,理当有小僧一份!师兄们太过粗鲁了,那位刘小姐落到他们手里,完全就是在暴殄天物。”说完,小和尚双手合十,便匆匆离去。而老僧看着那因为太猴急,而一下子跑入黑暗中的小和尚背影,却是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是什么鬼地方?”他下意识的开口。然后便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因为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干涩嘶哑无比,好似那夜枭,猝不及防下,听起来格外渗人。这时候,脑海中有点点滴滴的陌生记忆画面浮现出来。于是他便静下心来,耐心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他才把这具身体的记忆给完全接受,因为这具身体存在的年月有点久远,以至于留下来的记忆量太过庞大了。“永生人?”他不由看向自己裸露在外的双手,枯干如柴,青筋凸起,两只手掌,更像是鸡爪子似的。就凭这双手,不用去照镜子,他都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样一副鬼模样。但是,这具身体是不死的。无论遭受了多么严重的创伤,亦或者中了多么可怕的剧毒,只要不是被挫骨扬灰,把尸体腐化成一摊脓血,那么都可以在随后不久死而复生,伤势痊愈。只不过,永生并非不老。所以早在三百年前,这具身体就已经衰老不已,而到了现在,更是完全如同风前残烛。即使死而复活,也无法改变这奄奄一息的现状。只能日复一日地拖着这一具衰老躯体。“这样的永生方式,难怪前身会在躺了半个甲子后,选择自我消亡。”苏翰景呢喃自语。他此时还算平静。就是有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穿越了?他记得,自己应该是刚看完一本盗版小说,然后……然后就变成了这座方外寺的住持,一名看起来像是快要老死了的僧人——无法老僧。而且,这穿越还是没有金手指的。虽然这具身体那将近四百年的记忆,勉强能算是一个金手指,但是那也得建立在苏翰景能站起来的前提下!要是没人帮他的话,凭这具身体眼下的肢体行动能力,就是坐起来都有点够呛。“不过还好,我自带金手指。”苏翰景目光偏转,那方才用来竖中指的手掌忽然握紧,然后又是五指撑开。此时,原本空空如也的手掌心,却是凭空多了一颗圆润珠子。这颗珠子有一个鹅蛋般大小,通体灰蒙蒙的,看起来就像是用极为劣质的玉料打磨而成,既没什么出奇之处,也不怎么值钱的样子。顶多就是扔在路边,小孩子才会多看两眼。但随着这颗珠子出现,一道不着寸缕的枯瘦身影,却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苏翰景的视野当中。这是一个形如干尸般的皮包骨老僧。而躺在床榻上的苏翰景,看到这个老僧出现的一瞬间,先是愣了一下,毕竟他才刚穿越,还没熟悉自己的新身体。然后在反应过来,这就是从自己身上“映照”出去的分身后,顿时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虽说在取出这颗珠子时,他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可这真实的模样,还是让他有点破防。那沙漠里风干了七八年的干尸,都比这无法老僧好看!这无法老僧,整个就是一人间尸鬼的模样。实在是无力吐槽的苏翰景,便闭上了双眼,因为想挑剔也没那条件。而随着苏翰景闭眼,这一具从他身体“映照”出去的分身,却是很突然地就睁开了双眼。然后,苏翰景的双眼也睁开。他看过去,正好和这具分身四目相对。饶是这不是苏翰景的第一次,但他的心头这会儿还是忍不住有些古怪感。这种意识一下子一分为二的感觉,就像自己突然精分了似的。这颗珠子叫玄牝珠。但并非是《蜀山传》中的那一颗玄牝珠,只是在功能方面,有一点点相像之处,这才被业余爱好是偷懒的苏翰景称之为玄牝珠。这颗玄牝珠,每隔一段时间,便可以给他生成一具分身。除了一模一样且可以轻易操控的必备条件外,这些分身都具备本体所没有的一个优点:不会疲惫,仿佛一台永动机。因此,在没穿越前,只要玄牝珠能够生成分身了,苏翰景便立马让新生成的分身去努力学习,同时坚持锻炼,好不断充实自己。这是因为,只要是分身所学会的东西,都可以完美转移到他这个本体身上。这让苏翰景充分享受到了来自学习的快乐!分身出去各种勤学苦练,而他则躺在家里睡大觉,一觉醒来便有了大量知识,甚至连分身锻炼出来的强健体魄,都转移到了他身上……这是多么令人快乐的一件事情啊!苏翰景试着活动了一下这具“映照”出去的分身,不仅活动自如,而且还仿佛少年人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这尽管在苏翰景的意料之中,可还是令他心情愉悦起来。“就是不知道这分身,能不能豁免方外寺的诅咒?”苏翰景心中一动,眼中目光不断闪烁。因为方外寺并不是一座普通的寺庙。这座寺庙中,存在着三个诅咒。这第一个,便是方外寺的住持,将会在永生中逐渐枯朽,承受生不如死的折磨。但这不是苏翰景想要豁免的诅咒,他想要豁免的,其实是这寺内的第三个诅咒:方外寺的僧人,不得随意外出。苏翰景没有继续再想下去,他让分身换上无法老僧的一套僧袍,便推门而出。但他不是为了去验证自己的猜测。此时门外是一派阴郁的场景。屋檐下的走廊,暗沉沉的,似乎连不请自来的月光,都被吞没了些许。整个院落里悄无声息,只有当风猛烈时,摆放在走廊边沿上的几个盆栽,会迎风呼应。苏翰景看着这一幕,脸颊不自觉地抽了两下。“这住的地方,要不要也这么渗人?”他忍不住吐槽。然后,苏翰景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刻在院子大门上方的“不问佛”三个字,这是无法老僧在半个甲子前,自身还没有丧失活动能力时特意刻下的。其中包含了无法老僧修佛三百多年的心得。因为无法老僧认为,这世人拜佛,所拜的都不是佛,只是人心间的欲望而已。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