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灵琅村

干咳几声,顾知非在一阵疼痛中醒来。

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痛。整个人像是被割开了一般。

想到被割开,顾知非打了个寒颤。

她想起来在她昏迷之前,就已经有修士闯入了她的府邸。难道说,冷暖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且把自己绑起来凌迟了?

顾知非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口更痛了。

她挣扎着想要看看自己究竟在哪,却因为眼睛肿得厉害,没法睁眼而放弃。

“姑娘你醒了?”

耳边传来一个老伯的声音。

修仙者的岁数大多停留在青年时期,只有修行凝滞,或者渡劫失败后,才会呈现老态。通常情况下,除了外貌,他们的声音,也会显得年轻。

刚刚在她耳边响起的声音,恐怕不是修仙者的。

“你别动,你受伤很重,再动伤口又裂了。”

顾知非又怎么可能不动?她是这本书主角的死敌,她必须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大概是看出了顾知非的不安,老伯开口:

“你放心,已经没事了。村医将你身上伤口包扎好了,你没事了姑娘。”

通过老伯絮絮叨叨的话语里,顾知非提炼出来了信息:

老伯姓李。这里是灵琅村,距离女魔头艳珏的桃花坞并不远。李老伯外出打猎的时候,正好碰见修士们将桃花坞的尸体清出来。

与李老伯同行打猎的还有同村的黄伯。他儿子得了咯血病,只吊着一口气,就快要死了。他见修士们丢弃的尸体,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他想给自己的儿子拉一门冥婚。

等修士离开后,黄伯拖着李老伯去瞧那些尸体,想找个相貌周正的,不料看见死人堆里,有一根手指在动。

顾知非就这么被刨了出来,被他们二人带回了村子里。

“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们也不能当没瞧见。”李老伯不知道将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

顾知非闭目,不想说话,也没想说话。

她最关心的一件事还没打听到——她手里的神骰,去了哪里?

尽管半边身子都是木的,她还是能感觉到自己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拼了半条命抢来的神骰,就这样没了踪影。

她写的世界,她最清楚普通人活的有多艰难:

要小心凶恶至极的魔修,要警惕可能随时来犯的兽潮,要进贡所属仙门,甚至还要提防身边的人。

没有修为,活着都是一种奢侈。

通常,有天赋者修仙,没天赋者认命,或者逆天修魔。

艳珏这具身体没有灵根,如果混沌五灵莲落入了冷暖手里,她恐怕只能修魔。这也就是为什么艳珏走上了魔道。

顾知非不想修魔,她想光明正大的活着。

神骰不见了,大概是按照原剧情落入了冷暖手里。

好在她现在还不知道神骰的作用。

在冷暖找到白胡子老头打开神骰之前,她都还有机会。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是多的,当务之急,她得把她的伤养好,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顾知非闭目,迫使自己不去想太多,沉沉睡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