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八百年,我成了禁忌生命 003 玄霜魔教

……【主动奖励:请选择——……法器/术法/丹药/灵石/人脉】……【你选择了术法——……你获得了‘望气术’(精通级)……望气术:可粗略判断旁人命格、修为、功法与来历】……望气术?古早网游小说主角人手一份的鉴定术的仙侠版?魏不倦觉着还不错。可惜周边无人。似乎没什么用武之地。他试着对菜圃栅栏边那团黑乎乎的焦炭丢了个望气术——……【被电焦的逐风兔(已死亡):生前是炼气期灵兽,身手敏捷善御风,皮毛可用于制作炼气期通用飞行法器‘逐风笔’……疑似是乱灵宗某弟子的宠物】……乱灵宗?没印象!魏不倦新习得术法正手痒。对着周遭一应事物一顿猛望气。可惜除了那团焦炭之外并无结果。他遗憾了一会儿。而后突发奇想。对着人脉栏里的三位来了一波望气。……【姑射山人:望气失败!疑似遭山门护山大阵屏蔽天机……】……【玄祯子:筑基期,男,67岁,碧水山庄内门弟子,修行外丹之法,炼丹术为一绝;因与一名女冠暧昧不清,主动离开碧水山庄后,于青崖山上自立门户清风观……】……等等!魏不倦一拍大腿:“我这凉亭所在的地方,好像就是清风观!”“劫云虽然只攻击我这边,但整个清风观都被罩进去了……”坏了!这一老一小俩道士不会被自己害死了吧?!魏不倦心有戚戚。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人脉栏里仍有这两人的好感度显示,这是否说明他们还活着?如果真因自己而死。总不会好感度还这么高吧?况且那小道士对自己的好感度还是熟悉偏上的!一念及此。魏不倦心头稍定。继续向下看去。……【阿元(大气运者):凡人,男,四岁,俗世王朝玉龙国添威将军幼子,其家族受太子谋反案牵连而被满门抄斩,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如今跟随玄祯子生活、修行。……先天命格——……一代宗师(紫):有较大几率成长为修仙界中开宗立派的大人物。……化险为夷(紫):人生中拥有三次从绝境中逃生的机会(剩余次数:1)。……红尘中人(绿):命中注定与俗世红尘纠缠不清,一生经历坎坷,杀劫无数,情劫更甚,难以超脱】……看完之后。魏不倦眼皮直跳。须知先天命格几乎是一个人一生的写照。极少有人能脱离天命。而命格又有品级贵贱之分——以望气术勘探到的颜色分辨,从贱到贵分别是灰、白、蓝、绿、紫、红、金七个级别。一个人命格中拥有的贵命越多。自然过的越是快活!芸芸众生。三大先天命格基本上都是灰白为主。偶尔有个蓝色的便算是精英了。绿色命格可称人中龙凤。紫色更是天命贵胄!而这道童阿元。一人便占了两紫一绿的命格。是当之无愧的大气运者!比较可惜的是。阿元小小年纪,【化险为夷】这命格居然已经用掉了两次!魏不倦心里有数。第一次肯定是他从俗世满门抄斩的案件中脱身用掉的。第二次搞不好就是从自己带来的天劫之下幸免于难。虽说穿越也不受自己控制。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引发的人祸。是以魏不倦心中对小道童多少有些愧疚。“愧疚好像也没用,我现在被困在天劫里,想做点什么也无计可施。”“希望他们远远避开,别再回来……”魏不倦轻叹一声。他现在的活动范围只有凉亭附近。再走远一点。就会刺激劫云进入暴走模式——虽然雷帝护符在手他也不怕天劫娘来大姨妈。但渡劫这种事情变数极多。能不节外生枝最好不过。当下。他调整状态。继续苦心修炼五龙功!魏不倦还没躺平!他告诉自己。说不定自己只是没找到修行术法的窍门呢?!说不定找到窍门修行速度便一日千里了呢?!“说到底,现在就放弃自己……”“太早了!”“这一次,我要努力久一点!”魏不倦斗志昂扬地入了定。…………又十日。清风观外。一株生长着石壁上的青松下,站着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冠、一个眉眼满是笑意的老道士、还有一名眼睛扑闪的小道童。三人并肩而立,像极了一家三口。“二十天了……”“这小子渡了二十天的劫?莫非他是大乘修士?”“何时才能把老夫的道观还给我啊!?”远望劫云。老道玄祯子表情复杂。“咱们玉龙国境内,史上记载过的境界最高的修行者也不过元婴,化神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怎么可能有大乘期修士肯住你这破道观?”漂亮丰腴的女冠朱唇轻启,言辞颇为爽利:“这劫云凝而不散,反常至极,是不是你在外头招惹了什么冤家,人家上门来寻乐子了?”听她话中有话。老道顿时苦着脸解释:“流云宗的那个女修我早就和她解释清楚了,半山派的金仙子九年前就断了往来,流花剑宗的那两位我也回绝很多次了……”女冠仍端庄地微笑着。但眼神逐渐凌厉。玄祯子忙话锋一转:“要说仇家那确实是有,三个月前,金溪谷的事儿你也是知道的——为了那株百钱草,我和玄霜魔教的一名长老起了些嫌隙……但他也不过和我差不多的修为,哪有可能蒙蔽你我的双眼?”“再说了,以障眼法捉弄仇敌,这也不是玄霜魔教的行事风格!”他越说越是不解。女冠也是满脸疑云。她看了玄祯子一眼,忽然轻笑道:“你这天天来看劫云是否散去,我看这不是记挂你那破道观;而是怕玄霜魔教的人过来寻仇,万一撞上了那少年刚渡完劫正虚弱,怕他遭了毒手吧?”玄祯子面色一红:“倒是被你瞧出来了。”女冠啐了一口:“你这人嘴硬心软,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老道哈哈一笑。他拉起昏昏欲睡的阿元的手:“事到如今也只能看那位道友自身的造化了……”“走吧!”“咱们回静云庵!”三人背影渐渐远去。山风中偶有说笑声。又过了几个时辰。天色渐暗。北边的天际忽地飞来一道暗红色的光团。那光团颜色暗沉。远看似一抹红云。待到近处了瞧。却是一枚人形大小的血茧!那血茧绕着清风观转了两圈。稍许。一名眼睛里透着股机灵劲儿的矮瘦男子从血茧里钻了出来。他落在清风观后院的围墙外。远远地窥探了一会儿。男子眼神闪烁不定:“有人渡劫?”“不可能!”“玄祯子在筑基中期蹉跎了很多年,纵然得了那株百钱草,修为有所突破也不过后期,距离渡劫远得很!”“也没听说玄祯子有接近渡劫的朋友……”他思索了一会儿。忽的冷笑一声:“管他是谁渡劫?!”“等劫云散去,我正好一网打尽!”一念及此。男子便在后山崖上寻了个落脚之地。原地打坐调息起来。然而这一静坐。便又是一旬过去。……十日后。男子远眺白墙灰瓦的清风观。眼神越发诧异:“劫云还在?”“九霄火雷跟不要钱似的向下砸,这都砸了一旬了!”“就算是我教中人,也不可能有这种待遇……”难道?是障眼法?此念一起便不可遏制。男子忍不住稍稍靠近。他还是很小心的。没有大幅度接近。只是没等他多走两步。明明距离劫云笼罩的范围还有五十米左右。那平日里只轰凉亭的劫云突然攻势一转——“刺啦!”一道横贯天地的惊雷落下。可怜这男子的逃命法诀才捏了十分之一。人便已魂飞魄散!……【你杀死了玄霜魔教的长老刘致远,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仇恨度列表开启中……】……“啊?”魏不倦望着突如其来的这则消息。眼神里透着深深的迷茫。“我杀人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