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八百年,我成了禁忌生命 001 开始渡劫

……落仙洲。青崖山。山间一小道观上空。此刻正阴云密布。性灵的走兽飞禽早就嗅到空气中游离的电丝儿远远避开。唯有一头憨憨的毛兔子一头扎进了道观后院的菜圃里。只是还没等它扒出心心念念的白萝卜——“刺啦!”惊雷过后。道观里飘起了淡淡的肉香。菜圃对角是个小凉亭。凉亭里。一名书生打扮的清秀男子正襟危坐。只是他脸上丝毫没有守株待兔成功的喜悦。相反。他的眼神呆滞得厉害——……【雷元不灭真法修行启动!灵荒界930年,四月初一,你开始了渡劫生涯……】……【预计剩余时间:799年364日23时58分30秒】……【当前天劫:九霄火雷劫】……【雷帝护符生效中……你免疫了九霄火雷劫99.9999%的伤害】……轰!一团裹着烈火的炽热雷球砸在了魏不倦的脑门上。只刮起了些许微燥的热风。就好像脑门被人轻轻拍了一下。魏不倦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后脑勺。还好。昨天花了30大洋刚做的寸头发型并未受到影响。花了3分钟。他的眼神终于从呆滞变成了淡定。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最近在玩的一款单机仙侠游戏里!魏不倦记得很清楚。穿越之前。他正按照论坛上查到的攻略,用大号辛辛苦苦地刷出了60份《雷元不灭真法》的碎片凑成一套,又通宵和天帝山的女天妖拉扯缠绵,直到破晓时分才搞到了传说中的那件仙器——雷帝护符。他刚把这两样东西通过‘飞剑传书’送到新开的小号身上,准备体验一把‘挂机八百年即可成仙’的快感呢。突然就眼前一黑!然后就是现在了……弄明白前因后果。魏不倦人有点麻。游戏里的八百年不过是自己上完一天班晚上回来的事儿。可现在……轰!似乎是因为魏不倦冷淡的态度。劫云突然开始爆发。一连七个澡盆大的雷火球砸落下来。雷劫无视死物。凉亭菜圃相安无事。魏不倦自己也有雷帝护符撑腰。只是可怜了他脚边的那窝蚂蚁,几条蚯蚓还有一条蜈蚣。瞬间就被熔成了焦灰!魏不倦轻叹一声。然后无视劫云继续思索:“好消息是这功法是挨雷劈就变强,都不用我修行,只要躺着挨劈就完事儿……”“坏消息是这八百年,我可能要独自与劫云作伴了……”没有手机。没有WIFI。没有可乐。有的只有日复一日、脾气忽冷忽热的天劫娘?魏不倦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不过很快他就想开了——修仙界这么危险。自己这个小号不过炼气3层的实力。出去乱跑还要耗费心思找功法找资源找道侣求包养……哪有在天劫下躺平功法自然增长来的舒服?不过八百年。一晃就过去了!介时自己修成仙人。有的是时间逍遥自在!“也对,我都穿越到修仙界了,总不好像之前那样懒散了!”“既然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不努力一把呢?”“除了挨雷劈,我自己应该也要主动修行点什么!”明心立志后。魏不倦仿佛豁然开朗。他兴致勃勃地将视线聚焦在人物面板上。……【姓名:魏不倦】……【寿元:16/44(短命种)】……【种族:人族】……【先天:根骨45(+1)/悟性66/福缘80】……【后天:气力46/五感71/姿容78】……【修为:炼气3层】……【功法:雷元不灭真法(唯一绑定)】……【术法/神通/法器:无】……【成就:初试天劫(新)】……【初试天劫:和天劫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天雷濯体,舒爽不已!……你获得了奖励‘根骨+1’】……乖乖。居然是个几乎满福缘满姿容的极品角色!魏不倦当时都没注意。这角色要搁游戏里。就算不修行雷元不灭真法。随便出山走两步恐怕就会有高境界的仙子要求结为道侣。送财送药送功法送洞府的舔狗更是不在少数。坏处是根骨太差又是短命种。就算走软饭硬吃流派。一路堆资源恐怕到元婴也就是极限了。介时免不了上百个道侣含泪送自己兵解轮回的凄婉画面……这么一想。果然还是挨雷劈比较适合自己!《雷元不灭真法》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只要扛得住天雷。再差的根骨也能直指大道!魏不倦定了定神。点开唯一绑定的功法。下面果然有五花八门的术法、神通和法宝——……【掌心雷:一团雷火手中罩,震得八方聩耳听(可修行)……五龙功:五指化龙,电光火石(可修行)……乾阳一气剑:一口真阳气,漫天剑霏雨(筑基期可修行)……】……掌心雷。就你了!第一次主动修行术法。魏不倦新鲜感很足。没多久。他便沉浸了进去。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他穿越过来的这名角色并非是这座道观的主人。…………道观外。一名衣着朴素、扎着整洁发髻的道童天真地问:“师父师父!”“为什么你要突然抱着我跑出来呀!?”旁边那名佝偻的老道士喘着粗气说:“那可是雷火!”“沾着就要魂飞魄散的!”“这小兔崽子真是不讲究,我看他人长得白白净净,衣裳也是好料子,便以为他是个富贵人家出身的公子哥儿,多少是有些教养的……昨晚才同意了他投宿的请求。”“谁知道竟是个修真,还一声不吭地引来了劫云!”“要不是师父我跑得快,咱爷俩和就得和后院那只毛兔子凑伴儿了!”稚童恍若未闻地吸溜了下鼻子。眼珠转的贼快:“师父师父!有肉香诶……”老道士哑然失笑。他在道观外观望了一会儿。而后牵起小道童的手往山下走。“这天劫没个三五日是停不下来的,好在应该不会毁坏咱们的物件,我看那雷云中正阳刚,渡劫之人该是个正道中人……”“可能是我错怪他了,可能他并非有意,许是太年轻,突然就心血来潮引来了劫云吧!”老道士思索道:“不过等那年轻人渡劫成功,还是要提醒他一点——阿元,你也要记着——无论是修真还是做事,都不可毛躁……”稚童点了点头。然后依依不舍地看着道观。“走!”“我们去静云庵借宿几晚!”老道士红光满面地拍了拍稚童的脑袋。“师父师父!”“咱们道士投宿尼姑庵,是否有些不妥?”道童认真地说。“我辈修行中人,本该超然物外,谁在乎那些闲言杂语?”“况且你不说我不说尼姑们不说,谁又能知道?”老道士斜眼看他:“还是你会到处乱说?”道童顿时把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的:“不会、不会!”老道士哼了一声。拎起稚童就走。后者被老道士提在手上。如同小鸡仔一般挣扎着大喊:“师父师父!”“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万一这劫云一直都不散去,咱们的清风观怎么办?”声音渐渐小去。转眼山道上就没了师徒俩的身影。只有老道士的笑声顺着山风飘荡过来:“哈哈哈!”“哪有人天天渡劫……”……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