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虎蛟开始 第1章 虎蛟传闻

“传闻虎蛟这种生物,都住在祷过山下的泿水,别的地方没听说有出现过啊。”“谁说不是呢,也不知这县令老爷突然抽了什么疯,非要俺们在这钟梧山上寻这奇物。”“哎,要我说,没有才好呢,那可是传说中的物种,上古异兽,是咱们这些凡人能觊觎的吗?”“哼哼,俺可不怕,上头说过了,在这出现的虎蛟可还是个刚刚出生的小崽子呢,能有什么好怕的,真抓到了,赏千金,够俺娶上几个大屁股媳妇了。”“这赏钱再多也要有命拿才好使...”两个身材高大,裹着兽皮,背弓箭,手持长矛的年轻猎人在一个年长猎人的带领下沿着山间的小溪搜寻着此次的猎物。这是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皮肤黝黑的老猎人,他的左眼上三道抓痕,让他本该看起来宽厚的面容多上了几分凶狠。眼睛虽然浑浊,但却无时无刻不透露着警惕和锐利,仅仅从这一双眼睛就能让人明白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经验丰富的猎人。他的眼睛不仅仅盯着脚下的小溪,也时刻盯着一旁的密林,随时警惕可能会出现的危险。“李叔,俺们走了那么久都累了,要不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吧。”年轻猎人当中一个同样皮肤黝黑,但体型偏胖,膀大腰圆的汉子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提议道。“是啊,李叔,在这深山老林里体力不行了万一碰上野兽咋办?”另一个身材有些瘦高的年轻猎人也赞同,他脸上虽然没什么汗,但却气喘吁吁的,走起路来也脚步轻浮。被称作李叔的老猎人瞥了一旁的瘦高猎人一眼,“大椿走不动了我理解,富山你走不动,昨天怕是没少折腾你家婆娘吧?”“嘿嘿,这不是因为我们要在山里呆上一段时间了吗,家里那位昨天缠的紧。”富山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哼,瞧你那样,老汉我快六十多岁的人了,昨晚也是大战了一宿,看看今天咋样?照样生龙活虎。”李叔哼声道,语气里多有不屑。“不是吧,李叔,您这年纪,那玩意还好使。”富山当即竖起了大拇指,只留大椿在一旁有些羡慕的看着两人谈论。“你们别看我上年纪了,可这枪...”“...该挺的时候就没软过!”唆的一声,李叔手中的长矛猛的刺出,正中富山脚下一个长条形的事物。两个年轻猎人连忙看去,发现是一条体色斑斓的长虫,三角状的头颅,还有两颗细长的尖牙,一看便知有剧毒。富山原本还想问问李叔有没有什么保养的秘诀,一看这长虫的模样,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还好李叔的长矛正好扎在长虫头颅边,让其不得寸进。“是水钻子,这要是被咬一口,你小子一条腿算是废了。”李叔用矛串着将长虫移到近前,眯着眼观察,水钻子是这钟梧山上特有的毒蛇,半水栖,有剧毒。“这次得亏有李叔带着,这长虫藏的还隐秘,李叔您是怎么发现的?”富山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又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他们这些靠山吃饭的人,经常要跟这些毒蛇猛兽打交道,他刚才虽说在闲聊,也没完全放松警惕,怎么就让这长虫靠近了。“老汉我大半辈子都是在山上度过的,这玩意也见了不少。”李叔倒是没什么隐瞒。“你们看这旁边的溪水,水钻子性烈,在它栖身的地方,其它的鱼虾什么的是不会存在的。”两人往溪水上看去,发现小溪中果然连鱼影都见不到。“这都能观察到,李叔你真神了。”大椿赞叹道。“行了,把袋子拿出来,将这只长虫装进去吧。”每一次上山都是在刀尖上走,他们这一趟上来自然不可能全盯着县令大人说的什么虎蛟异兽。“好嘞。”大椿从身上解下一个绑着的麻布袋子,此时李叔已经将长矛从不断扭动着身体的毒蛇上抽出,往其头上刺去。矛尖左右转动一番,毒蛇很快就没了声息。大椿蹲下身子,正要将死去的蛇尸装起。一道黑影霎时间从天上俯冲下来,叼住了蛇尸。大椿先是一惊,但随即大怒,提起手上的长矛就要刺下。“住手,你疯了吗?”一只有些枯瘦,但却异常有力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可是...”大椿看着李叔严肃、难看的脸色,又看向在一旁若无其事啄食着长虫的一只有成人胸膛高的黑色苍鹰,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但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矛,颇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这钟梧山的规矩说了那么多遍,你还记不到吗,你信不信你刚才要是刺下去了,这山上我们所有的人都要跟着遭殃。”面对无声无息摸到身前的毒蛇还能游刃有余,谈笑风生的李叔此时却有些不受控制的暴怒起来,厉声呵斥。大椿低着头也不反驳。李叔更是气极,但却顾虑着什么,强行压下怒火。他对着苍鹰的位置虚拜了下,说了声告罪。又有些肉疼的从身上拿出一根手掌长的人参,放在苍鹰旁边。大椿看到李叔的动作想说些什么,但嘴巴张了张,终究是没说出口。原本自顾自啄食着蛇肉的苍鹰这才回过头来,不慌不忙的走上前将人参抓起,随后再度转过头啄食剩下的蛇肉。看到苍鹰收下人参,李叔舒了口气,带着两个年轻猎人离开。只剩下黑色的苍鹰还站在小溪旁若无其事的啄食着,除了接受猎人献上的人参,它全程都没有在意就在它面前的几个人类。好像料定了他们不会有什么动作,只是把几人当成了空气或是这山间的草木。忽然,苍鹰有些疑惑的转过了头,看向身后的小溪。就在刚刚,它好像听到后面传来了什么声音。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只觉得这身后的小溪好像凸起了那么些。它到底不是人类那样具备智慧的生物,虽然悠久的寿命让它比起普通野兽多出了那么一些灵性。但很多问题却还是想不明白。不过它也不准备呆下去了,因为它觉得这周围似乎有些太安静了。而且总是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丝让它心悸的气息。对于危险的直觉让它以极快的速度啄食完蛇尸,煽动翅膀就准备飞离这里。嘭!就在此时,小溪内的水突然四溅开来,一个黄色的身影猛的从中跃起,咬住了苍鹰的翅膀。啼...苍鹰发出尖锐的啼叫声,但叫声还未完全的释放开来便被一只粗壮的爪子摁住了鹰嘴。猛的一撕!苍鹰的头部带嘴巴的部分便被连皮带肉的撕下来一大块。它的挣扎一下子少了很多,被黄色身影扔到了地上,痛苦的抽搐着。这尊从小溪中冒出的生物这才完全的暴露出来。虎头,鱼身,蛇尾,像蝾螈一样长有四肢,皮肤上长有鱼一样的鳞片,身上是黑黄交接的纹路,背脊上还立有利箭般的背鳍。样子像极了传说中的龙,但比起龙来却要多出几分虎的狰狞。它就只是立在那里不动,便能感受到从它身上散发出的凶狠,威严。或许连李叔也不曾想到,这一片小溪之所以没有鱼虾,不是因为剧毒的长虫,而是在小溪淤泥底下静静的躺着他们此行的目标,那个传说中的生物——虎蛟。虎蛟缓缓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猎物。苍鹰的生命力异常的顽强,即便大脑已经被撕去了一小半,却仍然没有完全的死去,只是不停的抽动着。不过看那样子也是活不了多久了。虎蛟抖了抖自己的身体,将身上的淤泥甩下去。又看向了三个猎人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追忆。在前世,他也是属于人类当中的一员,只是一场意外导致的死亡让他不得不短暂的告别了人间。是的,短暂的告别人间,而不是长辞。因为他亲眼见证了地府,清晰的记得自己走上了奈何桥,还见到了地府的判官。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意外死亡被人误判为自杀,还上了某电台。众口铄金,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灵魂上也会多出印记来。于是他顶着一个自杀的名头坠入了阴间。更让他惊愕的是,判官看了他身上的自杀名头一眼,甚至没有拿出生死簿看他的生平,直接就给他宣判了。自杀者,轮回中入下三道,并且要在地狱反复感受死亡时的过程以作惩戒。于是乎,在无间地狱遭受了大量痛楚后,他被丟进了畜牲道进行轮回转世。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还有着前世的记忆,相比于轮回里其它懵懵懂懂,只能按部就班投胎的灵魂,他有自己的意识。虽然还是只能投入畜牲道,但畜牲也分三六九等。为了能让自己下辈子投个好胎,他在轮回里兜兜转转,终于是找到了一个看着应该明亮的出身。出生后才发现自己是个孤儿,从蛋壳里出来就是一片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好在这一世的身体血脉不同寻常,是神话传说中的一种异兽,虎蛟。这代表着他还有不断变强,改变命运的希望。为了能够平安的度过幼生期,他忍辱负重,平时只在深山密林中的小溪小河底下沉睡。捕食水里的鱼虾,近段时间体型和力量得到增长才偶尔上岸捕捉一些猎物。没想到这都被这里的人类发现了。这才有了猎人上山搜寻他的情况。

设置
字号 18
颜色